正文 第2347章 一丝微妙和暧.昧悄无声息的滋长 蔓延

    “湛少,那我这就告诉老首长,老首长一定会很高兴的。”

    叶湛一直是叶老爷子的骄傲。

    但因为他母亲的死,他这几年便疏远了叶老爷子和叶彰明。

    如今老爷子是想借墨陌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

    挂了电话,叶湛又朝前走了几步,对等在原地的下属吩咐,“继续监控好机场这块,有任何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

    那名下属很严肃地行了个军礼。

    答“是”。

    叶湛快步走到停车位,上车之后,又拨出唐晋琛的电话。

    叶湛到银琥的时候,墨陌和叶老爷子刚下完三局五子棋。

    “要是早知道叶爷爷连五子棋都这么厉害,我就不该答应和您下棋的。”

    墨陌一手抚额地笑着摇头。

    叶老爷子看着她带着一分苦笑的小脸,好笑地说,“你要是不故意让着,我们应该是平局,我一把年纪了还要你一个小丫头让着,觉得丢脸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我可不敢让着您,我刚才心里和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希望不要三局都输得太惨。”

    叶老爷子不相信墨陌的话。

    但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因为他看见了走进来的叶湛,他眼底的笑意被骄傲替代了一部分。

    不管什么时候,看见叶湛,老爷子充满了骄傲。

    特别是他穿着军装的样子,让他仿佛看见了自己过往的功绩。

    “爷爷,你们这是结束了吗?”

    叶湛来到桌前,挺拔的身躯在离墨陌身旁停下,深邃的眸扫过桌上的棋局,眉目温润地看着坐在那里的叶老爷子。

    “嗯,结束了,墨丫头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你们先聊,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叶老爷子说完,便起身,由老管家陪着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一下子只剩下了叶湛和墨陌两个人。

    空气里因为叶湛的到来,多了些许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

    他离得近,那丝丝缕缕的阳刚气息随着空气钻进墨陌的肺叶,不着痕迹的影响着她的心绪。

    她想忽略都不行,不由得蹙起秀眉。

    抬眸看去,却正好对上叶湛深黑如墨的眼眸,眸底,清晰的映着她精致的五官。

    她不知道他在注视着自己。

    心跳不受控制地顿了一下。

    她抿抿唇,刚想跟他解释一下自己为何在这里的原因。

    叶湛却先开了口,“我爷爷没为难你吧?”

    不知道是不是墨陌的错觉。

    叶湛的声音分明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磁性。

    可是,她却觉得他的语气里有着关心。

    她眨了眨眼。

    如水的眸迎着他深邃的眸,那里面犹如浩瀚星海,温润得令人移不开眼。

    “没有,叶爷爷很好。”

    她说着,站起身。

    身旁,叶湛见她起身,本能的伸手去帮她拉开身后的椅子。

    墨陌不防他会有些一举。

    紧靠着椅子的双腿毫无防备之下,身后的椅子被拉开时,她身子失去平衡……

    下一秒,一条有力的手臂揽上她细腰,男人强健的力度隔着层层布料都感知得清晰无比。

    鼻翼间原本就不纯粹的空气突然被温热的男性气息全数替代,她瞳仁深处,是男人写着担忧的英俊面容。

    一丝微妙和暧昧悄无声息的滋长,蔓延,以雷电之速形成了一张大网,将近距离对视的两人笼罩在网中。

    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停滞了一般。

    除了彼此的呼吸声,室内静得令人慌乱。

    墨陌怔了好几秒。

    才心神回笼,白皙的脸颊肌肤上蔓延开一层薄薄的红晕,让如玉的肌肤更添几分诱人心动的娇媚。

    叶湛眸光微深了深。

    在她挣扎之前关心地问,“没事吧?”

    “没事。”

    墨陌摇头。

    声音受心绪的影响,有些许的不平静。

    就算叶湛没有伸手扶住她,她也不会跌倒在地。

    毕竟不是完全失去了重心,只是双腿软了一下。

    叶湛薄毅的唇角抿了抿,揽在她腰间的手拿开,随意的抄兜,“我不知道我爷爷会找你。”

    墨陌无所谓的摇头,“就当我帮忙帮到底好了。”

    叶湛眸子微闪了下,温润的凝视着墨陌,“昨天晚上你没去叶家,墨梓奕跟我爷爷说你生病了。我爷爷还让我带着医生去看你。但昨晚上事情太多我分不开身。”

    所以,早上他才会发信息,问她的情况。

    墨陌了然的点点头。

    她昨晚不去叶家,是不想和他太多牵扯。

    倒没想到,梓奕那家伙会说她生了病。

    更没想到,叶老爷子会因为谣言找上她。

    她精致的五官忽然绽出一抹明媚地笑,“叶爷爷是太关心你了,才会因为那些谣言找我。叶湛,这件事可是你找我帮忙的,要是将来叶爷爷怪罪,你可要跟他老人家解释清楚。”

    “不会。”

    叶湛低沉的嗓音透着笃定。

    墨陌不太相信,只是说,“反正我明天就回g市了,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搞定。”

    她指的,是以后叶老爷子问起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或者关心他们的关系时。

    他要自己处理。

    她不会帮他永远的骗下去。

    今天来见叶老爷子,并且没有解释的任由叶老爷子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就算是报答完了他之前帮她的恩情,不再欠他任何的人情了。

    “明天几点的航班?”

    叶湛的重点,似乎不在她说的重点上。

    他也不担心叶老爷子发现他骗他之后会不会生气……

    墨陌挑眉,“你要送我去机场?”

    “嗯,演戏演全套。”

    叶湛嘴角微勾地回答。

    话音微顿,他又温润的补充道,“上午我的人发现疑似有个时栋梁的身影出现在机场附近,但对方太狡猾,不仅我的人没有抓住他,连监控都没有拍下他。”

    他看着墨陌微微诧异地小脸,“目前没有他出境了的消息,你离开帝都之前,都要小心。”

    “你这么一说,我都害怕了。”

    墨陌不知是真害怕,还是假装的。

    但看在叶湛眼里,他却笑了,“不用怕,我明天送你去机场。”

    虽然不一定时栋梁就会报复墨陌,但叶湛觉得,只要时栋梁一天不落网,他就有可能报复的。

    毕竟他是因为时家的爆炸案牵扯出了其他的问题,最终轮为通缉犯。

    他心里对墨家和时家定然恨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