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阿瑟

    一间空荡的仓库内。

    “怎么会这样”

    阿尔萨斯望着那具再熟悉不过的尸体,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噩梦。

    黎胖子和韦伯斯特陪在他身旁,两个人默不作声,表情凝重。

    刚才阿尔萨斯询问起阿瑟下落时,黎胖子如鲠在喉,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他和韦伯这才发现,他们还没来得及将这个消息告诉阿尔萨斯。甚至几个小时前,他俩还在为阿尔萨斯担心,担心他是不是也

    xìng yùn的是,阿尔萨斯平安归来,这让他们暂时忘记了那些悲痛回忆。

    其他人不肯告诉阿尔萨斯,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作为f社的盟主,阿瑟的好兄弟,阿尔萨斯只能来找黎胖子了。

    可是,比起其他人,黎胖子似乎更难回答这个问题。

    “他死了。”

    最终,是韦伯斯特告诉的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还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就像黎胖子刚来精炼厂,他们被韦伯斯特怂恿着演了场戏那次一样。

    况且,这话还是出自韦伯斯特嘴中,阿尔萨斯更加确信了这个想法。

    直到来这间仓库的路上,阿尔萨斯跟在韦伯和黎胖子身后,他依旧认为这只是一场恶作剧。

    可当他看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煞白的阿瑟时,阿尔萨斯整个人都懵了。

    没关系的他们肯定是在演戏当初井上不是也装死来着么

    阿尔萨斯不断劝慰自己,伸手朝阿瑟的腰间摸去。

    无论他怎么搔痒,阿瑟还是一点反应没有。

    阿瑟,好像真的死了

    问完一句怎么会这样,阿尔萨斯便再也说不出话。

    诺大的厂房只有他们四个,安静的甚至有些令人害怕。

    黎胖子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庞,他不忍心看,却强迫自己去看。

    他要让自己记住这种感觉。

    如果自己不够强大,身边的人就会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托尼,小香港,阿瑟

    兄弟们,你们还好吗?

    想着想着,便红了眼眶。

    黎胖子和阿瑟的感情不必多说,除了托尼以外,阿瑟是黎胖子唯一一个在灾难发生前就认识的朋友。

    虽然两人曾经断过联系,但多年累积下来的友情却没有因此而变淡,反而在末世的背景下绽放的更加炫丽动人。

    而现在,仅剩的一个了解黎胖子过去的人,也消失了。

    阿瑟死后,黎胖子一直处于忙碌的状态,忙到焦头烂额,忙到无暇去想阿瑟的事情。

    诚然,意外一起接一起,可黎胖子却更像是强迫自己在忙一样。只有这样,黎胖子才能逃避阿瑟死了的事实。

    作为兄弟,韦伯斯特,井上他们都很清楚黎胖子的想法,但却没有人说破。

    因为他们知道,对于阿瑟的死,最难受的那个人一定是黎

    直到今天,直到阿尔萨斯问起,黎胖子才终于被拽回现实中。

    阿瑟死了,再也听不到他那爽朗的笑声了。

    阿瑟死了,身边的兄弟又少了一个。

    阿瑟死了

    “哭吧。”

    黎胖子将手搭在了阿尔萨斯的肩上。

    阿尔萨斯鼻头一酸,再也忍不住,任由眼泪从脸颊滑落。他仰天咆哮,却因为会把丧尸引来,最终都化为了无声的呐喊。

    黎胖子不在的那段时间,阿尔萨斯和阿瑟相依为命,他们差点饿死,差点被丧尸困死,差点放弃,差点

    他们这支因求生而凑在一起的小队,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充满了人员交替。

    有人加入了,也有人消失了,这都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大家也早已习惯。

    末世,总归是要死人的。

    可为什么会是阿瑟为什么

    阿尔萨斯涕泪横流,伤心欲绝。

    恐怕,没有人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韦伯斯特在旁看的动容,叹了口气再去看黎胖子,后者受到阿尔萨斯的影响,眼睛通红,泪水马上就要喷涌而出。

    强忍了好几天,终于还是要忍不住了。

    一只手搭在了黎胖子肩上,是韦伯斯特。

    “只会劝别人好好哭一场吧。”

    “啊啊啊啊啊啊!!!”

    黎胖子大声喊道,毫无顾忌,泪水漫过眼角,滑过脸颊。

    “阿尔萨斯,韦伯”

    “嗯。”

    “从现在开始,是战争了!!!”

    “嗯!”

    阿瑟被埋在了f社的墓园。

    黎胖子认为人死后,入土为安最重要,所以几个人当晚便为阿瑟完成了下葬。

    从新社区到墓园这一路遇到不少丧尸,这给黎胖子他们制造了一些麻烦。

    黎明号被if收回大修,暂时一段时间是用不上了。

    驾驶着两辆普通suv,带着死去的兄弟们,黎胖子一行人顺利抵达墓园。没用多长时间,f社的墓园又多了几座新坟。

    除了黎胖子他们三个以外,井上和if也跟着一起来了。

    此时已是深夜,黎胖子没有让更多的人同行。

    和阿瑟一起被葬的,还有达里安等几个兄弟,他们都是最早跟着阿尔萨斯和阿瑟的那些。

    f社这几天死了很多人,远远不止眼前这些。

    可黎胖子他们能力有限,剩下那些兄弟只能等精炼厂安全之后再集体下葬了。

    站在一座又一座的新坟前,几个人都沉默了。

    大雪一直没停,坟堆很快就白了一片。

    看到这一幕,放哨的if走过来,道:“大家道别吧。”

    现在精炼厂里遍布丧尸,据泰戈尔的消息,还有一只神出鬼没的狐狸不知所踪。大半夜这样暴露在外面,实在是不理智。

    “上帝保佑你们。”

    韦伯斯特为死去的兄弟祈祷道。

    “不用着急,我们会在天堂再次见面的。”

    其他人觉得韦伯这话实在是过于悲观,可是仔细一想也没有错,只得由他了。

    比起冷静的韦伯,井上表现出的情感则更为强烈。

    “你们放心,我一定让多明尼克,还有射箭的那个小子血债血偿!”

    阿瑟中箭的那一刻,井上就在他身旁。

    如果那支箭再偏一点,被射中的可能就是井上了。

    阿瑟喉咙被射穿的那一幕不断重现在井上脑海,成为挥之不去的噩梦。

    跟他俩相比,阿尔萨斯全程没有说话,直到回到车上时也还是一样。

    没有人知道阿尔萨斯是怎么想的。

    他们只知道,老实人发起脾气来,其恐怖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他们还知道,咬人的狗从来都不叫。

    未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