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义气【一更求花】

    叶震麟就这么离开了华夏军方,离开的悄无声息的,没有任何预兆,当消息的传开的时候的,老将军已经递上了辞职信,一帮子老伙伴想挽留已经迟了,毕竟华夏不是闹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一身老式中山装,一个包裹,叶震麟在军方的传奇一生就这么结束了。

    甚至连司机都不曾带,用老将军的话说就是,无论是他坐的车还是其他都是属于公家的东西,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公家的人了,不能用。

    因此,干脆直接拒绝了跟了自己的几十年的老司机的送行,老司机无法,只能步行送他走出十里长街后,等他打上了车这才回去,只是,叶震麟永远没看到的是,那个他从越战战场上回来后就跟着他的司机,铁骨铮铮的活了好几十年后,终于在他走后落下了眼泪。

    一切,无声无息。

    从市中心到他所居住的军区大院的还是比较远的,出租车开到半路的时候,天上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这个季节的雨是冰凉的,当车窗打开的时候,一阵清凉袭来,让叶震麟顿时惊醒了过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

    “江山多娇,自古英雄辈出,这个国家从来不缺天骄人物,该去需要我的地方了,该去找需要我的人了。”

    叶震麟轻声一笑,看着傍晚时分街上行人熙熙攘攘,眼中的留恋与不舍却是渐渐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种豁达与坦然。

    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女需要自己!

    儿子倒下了,去坐死关了,这是儿媳妇柳馨彤告诉他的,所以,他准备前往欧洲,哪怕雄躯已经不再如从前强壮也无所谓,战刃依旧可杀敌!现在,一双孙子孙女需要自己,哪怕是奇迹之城被攻破,最起码也还有一个叶家的成年男人为他们抵挡狂风暴雨,而不是全靠一些赤胆忠肝的外姓人来抵死扶持,自己这个当爷爷的却在华夏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孩子在风雨飘摇中浮沉!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个孙子了,还有一个尚在襁褓之中。

    想到这里,叶震麟笑了,笑的坦然。

    哪怕,他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步踏进黑暗中,就永远不可能再翻身了。

    赢了,叶家当主世界浮沉,输了,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

    ……

    一路飞驰,一个小时后,叶震麟已经到家。

    此时,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朦朦胧胧,只是隐约可见一些景物。

    当叶震麟终于抵达家中的时候,整个人脚步顿时一愣。

    院中,黑压压的全是人!

    有的,穿着的是一身迷彩作战服,有的,是一身黑衣。

    这些人……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外面,几乎将整个军区大院都堵死了!

    看样子,怕是得有接近一千人!

    细雨迷蒙了这些人的双眼,雨水顺着他们的门口老树旁,站着一大排年轻人!

    叶母正在此刻撑着一把伞正在劝着:“孩子们,你们赶紧进屋呗!”

    “不了,伯母。”

    开口的是一个年轻人,身材高大。

    这个年轻人,叶震麟认识,是他的老朋友,沈阳军区司令员的独子,邢无锋!一个不折不扣的红三代。

    其余的,也全部都是叶震麟多少见过,最起码,当中有一个是叶无双儿时的朋友,虎子!父亲也是自己的老朋友,又是一个红三代。

    还有……现在一身名气在整个华夏政坛很大的李天一,曾经的异能组组员,现在的警察局长,跟着叶无双走过最艰难的岁月,是“他们那一代人”中硕果仅存的人了,其他的不是战死沙场,就是选择退伍归隐世间了,不想继续在黑暗的家族统治时代继续待下去了,其实也是无奈,当初第三颗獠牙被害以后,有无数人选择了退伍,都是跟叶无双并肩作战过的。

    叶无双那一代人,那个时代的异能组,是个辉煌的大世,同时也是个可悲的年代,年轻人为了国家和民族鲜血染红了疆场,可歌可泣,可是他们的功绩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嘉奖,甚至等狂沙百战金甲穿透后回家的时候,家中老婆的床上早就睡上了另外一个男人。

    他们守护了社会,社会却没有给他们相应的回馈,只是不断的伤着他们,因此,他们那一代人也是最悲哀的一代人,有很多人走上了不归路。

    此刻……忽然看到这么多叶无双曾经的老友,就连叶震麟都有些呆住了。

    “稍微让让!”

    叶震麟经过短暂的错愕以后,直接提高了声音,顿时惊动了院中的人,很多人纷纷让开了,这才迈开步子挤了进去。

    谁知,第一个迎上他的却不是叶母,而是一个有着外国人面孔的高大男子,穿着一身迷彩作战服,很特别的迷彩,叶震麟知道,这是暗黑议会特有的作战服。

    “叶将军您好。”

    那男子弯下了腰,道:“我叫鹰翼,是议会的武士,奉主母姬娜和秦歌嫂子的命令前来接您赶往欧洲。”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叶震麟完全没想到自己也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下午的功夫罢了,家中就发生了这等事情,当下皱眉问道:“姬娜和秦歌让你来的?”

    “不错。”

    鹰翼垂下了,道:“奇迹之城的战鼓已经擂响,世界各地的议会武士都在往欧美两个大洲的战场聚集,战争的号角响彻在每一个武士的耳畔,所有人都已经动身了,包括亚洲的议会联军也已经出发,只不过究竟他们现在在驻守哪里我就不知道了,不是我这个身份的人能接触的。现在,整个亚洲,我这些人已经是最后一支议会的武士了,所以我来接您!”

    叶震麟皱起了眉,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叶母。

    “没问题。”

    叶母道:“馨彤已经和我联系过了,身份已经确认。”

    语落,叶震麟眉头皱的更深。

    暗黑议会现在连亚洲的人都已经出动了么?

    叶震麟看着眼前这最后一支议会还在亚洲驻留、但马上就要赶赴战场的武士,心中略微有点沉重,看来形势确实很严峻了,在自己不在的这一个下午,再次发生了变化!当下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逐渐趋于明朗。”

    鹰翼道:“该入局的人都已经入局,奇迹之城那边现在一天到晚都在与世界的各个强权组织交涉,战争马上就要爆发了,整个世界都面临着一次大洗牌!而且,教会那边已经发动圣战召集令,现在从耶路撒冷到红海边缘,整个欧洲不断有狂信徒在赶往圣城梵蒂冈,数量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料,而且意大利地下世界除去杰诺维斯家族以外,其余四个家族已经声明完全脱离议会,并且向议会宣战了!说实话……这一次敌人所聚集起来的军队,恐怕已经不亚于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十字军东征!”

    叶震麟扬起了眉,不过也就是淡淡一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那么这些人呢?”

    目光所视之处,正是2号他们。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奉命前来接您,护送您赶往欧洲。”

    鹰翼耸了耸肩,苦笑道:“他们……似乎都是魁的朋友吧!”

    “……”

    (回家比较晚,不过说好五更就是五更,不睡觉也更出来,兄弟们请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