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刀光冷,手足情断(中)

    “你要和我……单挑?”

    叶无双有些夸张的咧了咧嘴,似乎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

    教士……说实话,确实是铁卫之中的最强者,但如果说要叫板一个正值年轻力壮、春秋鼎盛的狂战士,还是稍嫌嫩了些!

    叶无双眸光四下游离一圈,发现自己这边的人再没有损伤,一时间便放心了许多,而楚灵韵则被竹叶青护持着,很难想象,竹叶青这么一个隐身在黑暗之中的王者,此刻竟然会为了自己的“竞争对手”而放弃优势,像个武士一样与人贴身刃战,在干掉一名教会的裁决者后,劈手就夺过了刀,领着楚灵韵左冲右突,作战风格相当剽悍,手起刀落,每一刀砍出去,必然见血!

    喊杀声,震耳欲聋!

    见自己这边还能支持,叶无双就放心了许多,冷笑着盯着教士,虽然神色轻蔑,但是眼中哪里有半点儿轻蔑的样子啊?很显然,教士让他感觉到了压力!

    不,准确的说,是教士手中的那个盒子让叶无双感到了压力!

    “千万年来沉睡的信徒意志啊,请苏醒吧!”

    面对着叶无双的蔑视,教士很平静,轻轻抚摸着自己手中的盒子,竟然一脸虔诚的嘀咕着一些叶无双根本听不懂的话!

    但叶无双知道,那些他根本不曾听过的话,是古神语,是一些教会的核心人物才多多少少懂一些的语言,据说是一种祷文,不过谁知道?

    也就是在教士话音落下的时候,惊变,终于发生!

    “啪”的一声!

    那盒子竟然自己弹开了,紧接着,一道宛如实质化的银光陡然从里面冲了出来!

    速度快如闪电,竟然在半空中就发生变化,化成一道光斩,直接朝叶无双劈了过去!

    甚至,肉眼可见的,就连空气都发生了一些扭曲,那光斩之上,蕴含着令人心悸的能量!

    叶无双目光一凝,甚至就连瞳孔都变成了淡金色的了,狠狠一拳打出,势若奔雷,竟然以拳头直接迎上了那道光斩!

    整条右臂,瞬间变为金色!

    耀眼的金色,就是一条手臂,都在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那是一种毁灭性的力量,肌肉线条非常流畅,穿透空间,登时就迎了上去!

    “唰!”

    二者交集,白光一闪!

    没有预料之中的冲击力,也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响!

    一切……都是安安静静的!

    叶无双眉头当时就挑了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仿佛一拳打在了空气里,根本不曾感觉到有任何的能量与自己发生碰撞!

    更加奇怪的是,那道光斩,在迎上叶无双拳头的时候,竟然“唰”的一下,直接化成一道流光冲进了叶无双的身体!

    下一刻,一股无法言喻的刺痛从脑海中传来!

    而后,遍及五脏六腑!

    “啊!”

    意志坚韧如叶无双,也是情不自禁的就是一声惨叫,捂着头颅疯狂摇晃着,那种疼痛似乎是直指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承受的,就像是一口喝下了硫酸,正在腐蚀他的内脏一样!眼中,也是一会儿赤红如血,红中带有金芒,一会儿恢复清明!

    这种无法言喻的痛苦,已经让他走到了极限狂化边缘!

    这绝对是他有史以来碰到的最诡异的战斗了!

    “可笑,竟然妄图以个人之力对抗千百年以来所有信徒的意志!嘿……我说过的,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

    教士神经质一样轻轻自语着,然后……隔空缓缓朝叶无双伸出了手!

    一支金属长矛凭空凝练了出来,无限延伸,狠狠就朝叶无双后背捅了过去!

    直指……叶无双的致命点!

    然而,叶无双却一动不动,只是捂着头颅在怒吼!

    教士已经疯狂冷笑了起来,可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忽而感觉后背寒毛直竖!

    不好,有刺客!

    教士那双幽绿的瞳孔当时就是一缩,不过看到叶无双后,一咬牙,竟然生生朝旁边移了一截,但是那金属长枪的去势却未减!

    “铿!”

    “噗!”

    一道血肉分离的闷响,与一声金属颤音同时响起!

    教士的右臂当时就被斩落,高高飞起,而那金属长矛也刺在了叶无双腰间,只不过却爆出一连串火花,根本没有对叶无双造成任何影响!

    一个一头长发如水的美丽女子出现,樱……终于现身了!

    “位置不对吗?为什么?”

    教士心里闪过这么一个点头,瞳孔急剧收缩,同时身子已经朝旁边横移而去,满脸不敢置信,今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意外!

    叶无双的身边竟然还藏着一个高手!

    而且……难道判断错误,他的致命点不在腰间吗?

    “我早已无缺!”

    一声大吼传来,顿时惊醒了教士,抬头一看,只看到一道金色光影一闪而过!

    “噗!”

    下刻,教士顿时浑身一震,双眼暴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眼毫无征兆就出现的在他身边的“金人”,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痛苦模样?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那里,已经被一只金色的大手洞穿,长大嘴,嘴角鲜血狂涌,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只憋出一个字:“你……”

    “你在进步,我也在进步。”

    叶无双冷笑着,血红的眼睛,金色的瞳孔,冰冷而无情,看着教士的时候只剩下了残忍与凶戾,从始至终都不曾拔出自己的手:“我在你危难之际救你性命,八年以来待你如手足,你却叛我!嘿……今日,老子就看看你的心脏是红是黑!”

    语落,双手一捏,“噗”的直接将教士的心脏捏碎于腹腔!

    “呃……”

    教士那一直以来盖在头上的黑斗篷终于掉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瘦削的脸……

    原来,他真的是个很英俊的人,只是嘴角却带着笑容!

    叶无双一抖手将教士的尸体丢了出去,指间,有鲜血流淌!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完全没想到叶无双竟然出现了如此诡异的变化,而且……如此强悍!

    “嗖”的一下,铁王座上坐着的异端裁判所裁判长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无双,喃喃自语道:“怎么回事……从来没见过的狂化模式……”

    忽觉一道冷芒袭来,当下就是一个哆嗦,却见,叶无双已经将目光投向了他,眸光宛如利剑,非常迫人,当时就吓得亡魂皆冒,转身就打算逃走!

    “乱我兄弟情义者,杀!”

    叶无双口中吐出七个字,宛如做出了宣判,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缓缓朝那铁王座的方向探出了手!

    手臂,在延伸!

    手掌,在放大!

    很快,几乎是一闪就到!

    那裁判长这个时候才终于知道了恐惧,吓得屎尿齐流!

    他妈的……人的肢体怎么能局部变长变大!?

    当下欲逃,可惜,叶无双太快了,他只觉眼前一黑,意识就陷入了良久的黑暗!

    原因很简单,他被叶无双活生生拍死了!

    不,是拍碎了!

    “噗”的一下,就直接被拍得四分五裂,骨头渣子,血肉,肠子,内脏,一瞬间支离破碎,四处横飞!

    鲜血,染红了铁王座。

    黑铁、血,交织出了一幅说不出的图!

    这一幕着实太骇人了!

    活活把一个人给拍成了烂泥!

    血手和隐杀也被吓了一大跳,两人凭空对视一眼,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放弃了各自的对手,将虎牙和屠撂在一边,朝叶无双这边掠杀了过来,同时杀到!

    叶无双眼中只剩下了冰冷,对这昔日“兄弟”没有半点儿手下留情的意思,两人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在他看来,真的很慢,慢如龟爬!

    当下,左手一挥,手臂边将血手给抽飞了,甩在十多米开外,浑身上下的都在抽搐!

    而后,右手一探,便捏住了隐杀的脖子,轻轻将之提在手中。

    “让我来看看你是什么样子吧。”

    叶无双轻笑一声,看着隐杀的时候,再没半点儿感情,轻轻掀开了对方的斗篷,露出的……是一张有着北欧人特有面目特征的脸,其实很普通,但是此刻却憋成了酱紫色,写满了恐惧!

    “竟然知道害怕?呵……倒是真教我看轻了你,临死都不曾拿出铁卫的勇气!”

    叶无双摇头,道:“你挣扎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八年前被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你,那时的你……就像现在一样,一个十足的小可怜!可惜……八年前我有恻隐之心,能收留你,如今……既然叛我,我岂能容你啊!”

    隐杀一直在疯狂摇着头,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曾经他们的敌人的绝望!

    叶无双从不与他们动手,他们自以为看清了叶无双的实力,可直到真正对上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让人绝望!

    所有的祈祷与冰冷,在这一刻都没用了,曾经所有的情义,也早就成为过眼烟云!

    叶无双面无表情,最起码从脸上看不出他的任何内心写照,只是……缓缓将隐杀举起,而后狠狠朝着地上掼去!

    “啪嚓!”

    主殿厚重的石板在崩碎,烟尘弥漫,待得一切平静下来后,隐杀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身体成一种不规则的姿态扭曲着,七窍流血,被叶无双给活活摔死了!

    “唉……”

    一声轻叹,如此的突兀,蕴含着太多悲凉,叶无双负手缓缓朝趴在一边的血手走了过去,伸手扯着对方的头发将之踢了起来,弯腰深深凝视着血手已经满是鲜血的脸,问道:“你可后悔?”

    血手咧嘴笑了……

    “叛我还能笑的出来,你的笑容……让我很厌恶!”

    叶无双摇了摇头,似乎是真的厌烦了血手的笑容,扯着头发,一把将血手拉倒在地!

    血手以头抢地,“嘭”的一声,便再无声响,一股黑血从其身下溢出,缓缓在地板上弥漫开来……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很平静,八年前,他亲手将这三人从地狱大门前救回了人间,八年后,又亲手结束了他们的生命,似乎是面对了一个轮回般,轮回之后,只剩下了凄凉的平静。一双血眼四下扫视,瞳孔冰冷而无情。

    面对着此时的叶无双,屠他们几个都是浑身上下汗毛倒数,尤其是被叶无双的目光扫中后,身上竟然冒着寒气!

    不错,就是毛骨悚然!

    此刻,看着叶无双,他们感觉……似乎在面对着一个即将死去的帝王一样!

    这尊帝王,似乎正在打量群臣,看看自己若倒,谁会居心不良,谁会誓死辅佐自己的后代……

    然后……以雷霆手段扫灭一切威胁!

    就是这种感觉!

    让所有人都很不自在!

    到最后,叶无双终于挪开了目光,轻声道:“教会的走狗,今日一个都出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