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刀光冷,手足情断(上)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么?”

    叶无双轻笑了起来,眼神多多少少有些冷,甚至就连嘴角都浮现出了一丝冰冷的弧度。

    其实,兄弟和老婆一直都是个挺俗套的话题。无论是在电视剧里还是在现实里,为了老婆插兄弟两刀的事情从来都是屡见不鲜。

    叶无双没想到的是,这种他妈的俗爆了的剧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还真有那么个自己视之为兄弟的人,为了女人来插自己两刀!

    自己的头颅就能让他得到那种力量么?难不成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能将一个死去的人复活的力量?

    叶无双不信。

    看着教士那写满狂热的眼睛,只知道这个从来都有些缄默寡言的男人怕是承受不了失去,早就已经完全变态了,要不然哪里能干得出这种蠢事?

    不过,叶无双不是个圣人,自己这条狗命虽然不值钱,但是最起码也知道应该留下来去保护谁,也知道这个世界上需要自己这条狗命的人不少,比如自己的老婆、比如自己的孩子,这是绝对不能舍弃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甚至不愿意发动这一场注定会打的天崩地裂的战争,可是没办法,他不杀人,人就要杀他,没得选!挣扎了半辈子,说到底全是为了活着,这个时候也是绝对干不出那种杀己身而成全兄弟的蠢事。

    今日,兄弟手足情断,刀兵相见已是在所难免!

    当下,豁然一抬头,轻喝道:“还有谁?让他们出来吧!”

    “……”

    沉默!

    窒息的沉默!

    过了很久,血手才终于缓缓抬起了头,很认真的看着叶无双,道:“魁,你真的很聪明,聪明的可怕,不愧是曾经引领议会走向巅峰的男人,我自认为我已经做的很隐蔽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您看出了破绽,甚至,就连偷袭的机会都没给我留下!”

    话说到这里,显然血手已经认下一切了!

    叶无双有些讽刺的瞟了血手一眼,扬眉道:“不装了?”

    “装还有用吗?”

    血手摊了摊手,道:“也是直到刚才,我才忽然明白了过来,其实您恐怕早就发现了这里面有危险了吧?”

    “武士的直觉!”

    叶无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当一颗子弹朝一个身经百战的勇士射来的时候,他会因为一种在战场上培养出来的嗅觉做出有效规避,我这一生,一年三百六十日,几乎日日横戈马上行,若说危险的嗅觉,怕是无人能超越我。”

    叶无双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涩声道:“可是……再谨慎又有什么用?能躲过的杀场上的枪林弹雨,能扛得住敌人的明刀长剑,却躲不过自己人从身后捅来的黑刀,我终究还是被你算计了,从我毫无防备的进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落入圈套了,甚至就是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暗黑议会的正殿庭院周围,怕是早就全都埋伏了许多教会的裁决者吧?而送我来的那一队议会武士,怕是在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就被干掉了吧?嘿……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我从不曾想过,原来他妈的我还有明知走进了埋伏圈,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的一天!不得不说,血手,你真的长进了,安排可谓是万无一失!”

    “多谢夸奖!”

    血手微微摇头,道:“只要你死了,我有的是办法平息议会!魁啊……您千错万错,不该带着议会走上一条洗白的道路,地下世界中人就是地下世界中人,哪怕洗白了,骨头里都是黑的,放弃了罪恶,就是放弃了我们赖以生存的手段,到最后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不需要你来指责!走狗而已,兄弟们是我召集起来的,天下是我打下的,说到底,你做了什么?一个没资格指手画脚的土狗罢了!”

    叶无双冷笑,道:“让那些教会的人都站出来吧,既然都敢踏入我奇迹之城了,那就全都留下吧!”

    血手被叶无双噎的眉毛立了起来,当时就“啪啪啪”拍了三下手掌!

    随后,大殿之中,各个角落里皆有“悉悉索索”声传来!

    四面八方,很多隐藏的角落里,都有教会的裁决者走出!

    更有一人中年人……竟然负手缓缓从铁王座的后面踱了出来,冷笑的看着下方的叶无双,桀桀怪笑道:“好感人的兄弟真情啊!”

    此人,每一个议会之人都不陌生!

    最近这段时间才上位的,教会异端裁判所裁判长维鲁斯!

    然后……他竟然一屁股坐到了铁王座上!

    “亵渎,这是亵渎!”

    北极熊当时眼睛就红了,愤怒的咆哮了起来:“血手,我草你妈的,你怎么能让教会这群肮脏的杂碎进入奇迹之城!”

    语落,一下子就朝血手冲了过去!

    竟然没有变身!

    叶无双面色大变,北极熊性子最是憨厚,将情义当成性命,哪怕是血手叛乱,估计也不会下死手,这么一过去,那不是送菜呢么,当时就吼道:“回来!”

    可惜……迟了!

    北极熊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冲上去一把就将血手提了起来,怒瞪双眸:“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噗”

    一声闷响。

    北极熊的动作陡然停滞,低头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腹部,那里,一柄军刀已经完全捅了进去,此刻正在滴血!

    “我的兄弟,你太傻了,现在……我是你的敌人啊!唉……历来,最天真的那个人,往往都是死的最快的那个!”

    血手叹了口气,道:“我不想杀你,可又不得不杀你,你真的很碍事,铁卫之中,你近战几近无敌,在这大殿之上一旦交锋,你必然是最碍事的那一个,对不起!”

    语落,一把推开了北极熊,这个憨厚的汉子当时就一屁股坐倒在地,就是到现在,他都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他真的没想到血手会那么毫不迟疑的捅他一刀!

    他是很天真!

    天真的以为情义大于天,天真的以为……早就走火入魔的兄弟还能挽回!

    “畜生!”

    就连姬娜也红了眼,手一伸,随身携带的一柄短刀便已出鞘:“给我杀!”

    所有的情义,在这一刻,完全斩断!

    虎牙、血手、冷箭与姬娜几乎是同一时间就狠狠朝血手等人扑杀了过去,时至今日,真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就算以前是兄弟,也只能活着走出去一方!

    激战起!

    叶无双的胸膛同样被怒火充斥,看着捂着肚子坐在地上的北极熊,心中刺痛,转身就朝坐在铁王座上那中年人杀了过去!

    可有人更快!

    “唰”的一下,教士竟然加速挡在了他前面,目光坦然的看着他,只说了一句:“你的对手,是我!”

    教士手中抚摸着的,是一个小盒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