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教士的往事【一更求花】

    意欲何为!

    简短四字,铿锵有力!

    血手沉默不语!

    隐杀更是头颅低垂!

    毕竟八年兄弟,因为对议会未来走向的意见不统一,闹到现在这种地步谁他妈的心里也不好受!

    只是,意见不合就是意见不合,谁也没办法,从古至今,这种权力场上的事情,如果是两个利益集团因为李姨的分配不均而相互倾轧的话,那最起码还是多多少少有回旋的余地的,只要有契机出现,就算是握手言和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可如果是双方政见不和的话,那基本上已经就是死局了!

    从古至今,那些忠臣良将之间因为意见不合到最后磕的头破血流的例子是不胜枚举!

    如今,他们就是面临着这样的选择!

    叶无双一言点破之后,北极熊他们都是一脸不敢相信看着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打死他们也不愿意相信,号称铁王座最忠诚捍卫者的铁卫,竟然是从议会建立以来第一个背叛叶无双的,实在是太过讽刺了些!

    “他妈的!”

    北极熊扭头就咆哮了起来:“多年兄弟,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否则,只有兄弟刀兵相见!”

    “多说无用!”

    叶无双挥手打断了北极熊,幽幽看了始终缄默的可怕的教士一眼,轻声道:“教士,我待你不薄,完全没想到,你会叛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魁,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教士开口了,语气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面对着叶无双质疑的目光,终于垂下了他那颗高傲的头颅,轻声道:“对不起,魁,他们开出了我没办法拒绝的条件!”

    “教会是吗?”

    叶无双笑了,轻声道:“看来你这些年以来真的还和教会是藕断丝连啊!”

    叶无双的嘴角……已经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丝苦涩!

    当初的教士,那可是教会里宛如明星一样的存在!

    虔诚的信仰,强悍的身手,早年就已经成为教会中最瞩目的存在,被誉为星空下与神同在的圣骑士,身上笼罩着光环,走到哪里都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被无数人拥戴。甚至,有人曾经说他会成为格列高利十六世以后的下一任教宗,毕竟当时在教会里,就连一段裁判所的裁判长都得对他俯首帖耳的!

    可惜,就在八年前,这位教会的明星人物毫无征兆的就狂性大发了,悍然背叛教会,更是亲手诛杀了不知道多少一段裁判所的裁决者,据说鲜血都染红了圣保罗大教堂的青石板,最后更是左冲右突的杀出了圣城梵蒂冈,亡命天下!

    事发后的第二日,教皇就直接对教士宣判了,定义为教会的异端,并直接对一段裁判所下达了命令,开始满天下追捕教士,并且对此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这件事情,在当时一度成为了一桩悬案!

    毕竟,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也有人曾经在背后议论过这件事情,反正说来说去,到最后最靠谱的一个说法就是——教士最终是卷进了教会的权利斗争的漩涡里,因为直接威胁到了异端裁判所裁判长的地位,遭到了异端裁判所的打压,以至于到最后直接爆发了硬性冲突,双方混在一起打了个天崩地裂!而教宗格列高利十六世则在这一场争斗中最后站到了异端裁判所这一边,活生生将教士迫走了!

    具体是不是这样,就连叶无双都无法得知了,因为教士对这件事情从来都是守口如瓶,根本不愿意多提起!

    不过叶无双对属下的一些过去也从来不会寻根究底,毕竟他的过往也从来都不愿意和别人说起,这也是没了办法的事情!

    对于叶无双来说,他和教士之间的所有相识,一切都是重新开始,不愿过多询问过去,他只知道,在他刚刚一统欧洲地下世界之际,一次意外,碰到了一个落魄的男人,然后,两人说话很投机,最后那个男人向他效忠了。

    就真么简单!

    再然后,地下世界出现了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教士,被人称之为堕落的十字!

    原来那个叫圣?斯卡罗的教会的传奇圣骑士,已经死了!

    此刻,想起从前的种种,叶无双只剩下了苦涩!

    “没有,别的不敢说,最起码在跟随魁四处征战的这些年,我是在诚心诚意的为您效力!数年犬马之劳,权当是还了当初您的救命之恩罢!”

    教士垂下了头,一字一顿的说道:“请原谅我,魁,这一次我真的没办法拒绝教会开出的条件!”

    叶无双扬眉不语。

    教士似乎觉得这么解释还不够,虽然面对着残酷的现实,说这些都有些白扯的味道,但还是抬头道:“魁,您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成为教会公敌吗?”

    叶无双依旧不语!

    “因为……当初我无意中发现了教会的一个秘密,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

    说到这里,教士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闭上了嘴,只是道:“信仰是种非常可怕的东西,如果那种无数人的意志成千上万年以来一直都在沉淀着的话,到最后,会形成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一种……已经超越我们认知的力量!您从来不会想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的力量竟然能有那么可怕!”

    教士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一字一顿道:“一种无限接近于神的力量,有着太多不可思议的能力!能追回逝去的东西,也能逆转这个世界的所有规则!我当初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才被格列高利追杀!”

    “因为力量么?”

    叶无双嘴角微微翘起,其实教士说的话让他已经隐隐猜测到了很多,对教会这些年一直都藏着的那个可怕的东西也多多少少有了些猜测,不过这些东西终究不如眼前的背叛让他来的震惊,只是轻声道:“你既然是因为抵不住诱惑,那我倒是平衡了很多!”

    “我渴望那种力量……因为只有悟透了那种力量,我才有可能弥补我的遗憾!”

    教士垂下了头,言语中透露着一种悲伤:“魁,其实我这一生最大的痛苦,就在于曾经一不小心丢了一个我最爱的女人!那时候,我真的很年轻,年轻的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在一次外出传教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她……她是个很美丽的姑娘,有着蔚蓝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笑起来总是甜甜的!是的,我沉沦了,我没办法拒绝她的笑容!可惜……天妒红颜啊!最后,还是让疾病带走了她的生命!魁,您永远不知道面对着她的尸体的时候,我那时候究竟有多么的无助!”

    教士的浑身都在颤抖:“我是多么再想看一眼她的笑容啊!可惜……人类的生命脆弱的让我绝望!所幸,老天给了我希望,一次意外,我发现了教会的那个东西,不,是那种力量!我坚信,那种伟大的力量一定可以让她回到我的身边!于是我发誓,就算是我注定要下地狱,也要得到那种力量!”

    说到这里,教士陡然间平静了下来,抬头看着叶无双的时候,目光中的歉意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坦然,一字一顿道:“说什么王权富贵,又怕什么戒律清规,其实……我只想要她!哪怕……哪怕让我背叛的人是……您!”

    “如果……斩下您的头颅就能得到那种力量,让她重新回到我身边,那么……我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