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多年兄弟不如狗【二更求花】

    从门口到大殿,九十九层台阶!

    数之极尽,寓意登天之路!

    有一种大气势。

    只是,一行人走在这台阶上的时候,却显得有些过分沉默了。

    到最后,甚至就连姬娜都察觉到了诡异!

    似乎……自从叶无双一步踏入这院落之中后,就显得愈发的沉默了起来,沉默的都不像是姬娜印象中那个叶无双!

    姬娜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叶无双,背影显得多多少少有些萧索!

    九十九层台阶,似乎很多,但走起来,又很快。

    也就是十多分钟的功夫,一行人边已经走到主殿门前。

    “吱呀!”

    沉重的开门声,在主殿中回荡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主殿之中,空空荡荡!

    正中部位上方,高高耸立着铁王座,背后有刀剑交叉,看到后竟然能感受到一种血与火的气息!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进入主殿之后,叶无双的脚步陡然加快了起来,几乎已经在小跑了,转眼睛就已经远远超出众人将近二十米的距离,这才“嗖”的一下猛地站住了,轻笑一声,道:“姬娜,灵韵,琪丫头!来我这里!”

    很突兀的一句话。

    弄得三个女人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三人还是依言脱离了铁卫,走了过去,直到她们站到叶无双身边时,才发现背对着铁卫的叶无双脸上,竟然闪烁着浓浓的悲伤,竟然挂着……两行清泪?

    不错!

    那是泪!

    三个女人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一时间,疑窦丛生!

    向来都是宁可流血也绝对不肯落下眼泪的叶无双,竟然在这一刻流泪了么?

    而这时,北极熊瓮声瓮气的声音已经从后面传了过来:“魁,您怎么了?”

    叶无双没说话,沉默了很久,才终于怅然一叹,负手而立,背对自己的兄弟,轻声道:“还有谁?”

    语气很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魁,您在说什么?”

    虎牙皱眉问道:“您究竟在说些什么?”

    “其实……我真的挺惊讶的,甚至……打死我也不愿意相信,一起打得了江山的兄弟,却一起坐不了江山。从古至今,历来都是君王不仁,卸磨杀驴,残害手足忠良,可事情到了我这里却好……”

    叶无双摇头轻笑,终于转过了身,脸上泪痕已干,很认真的看着对面七个跟着自己征战多年的部将,忽而感慨道:“多年兄弟不如狗啊!”

    种种怪异的举动,更是让所有人奇怪。

    唯独……姬娜若有所思!

    “老大,你究竟是怎么了?”

    北极熊晃着大脑袋,他虽然憨,但不傻,叶无双的种种怪异举动,以及刚才那指桑骂槐的话,让他想到了许多东西,当时就皱眉道:“老大,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那么糟蹋人!”

    叶无双轻轻摇头,并未多言,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血手,轻声道:“血手,你倒是说说,你说这多年的兄弟与狗比起来,强到哪里了?”

    血手面色一窒,随即飞快的垂下了头,并不曾与叶无双对视,沉声道:“魁,您的问题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那我来告诉你答案吧,答案是……人不如狗!”

    叶无双笑了,笑的有那么些疯狂的味道,一字一顿道:“这个问题,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追寻答案,可是知道刚才,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人真的不如狗啊!狗养上八年,哪怕是条疯狗,也知道喂它吃,喂它喝的那个人是谁,没有那个人它早就饿死街头了,纵是疯狗都不会咬主人!可人呢,是这个世界上最喂不熟的东西!”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血手微微后退了一步!

    甚至,铁卫之中,也是神色各异,有的满脸愤怒,有的满脸委屈,有的非常的尴尬……总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神态!

    如果叶无双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七铁卫要是再听不出的叶无双的意思的话,他们真的可以去死了!

    很明显……叶无双在怀疑他们中间出了内贼啊!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在认真观察着几个铁卫的神色,目光如炬!在铁卫微微退后的时候,便是一声大喝:“屠、冷箭、北极熊、虎牙!你们给我滚过来!”

    一声大喝,宛如炸雷!

    被点名的四人被惊得当时就是一个哆嗦,不过还是依言朝叶无双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叶无双与血手他们中间的时候,叶无双才再一次开口了:“好了,停下吧,就在那里!”

    “老大!”

    北极熊吼了起来,双眼赤红:“为什么他妈的要怀疑我?!我哪里对不住你了?草!从你把我从西伯利亚训练营的刑架上救下来的时候,我这条命就早卖给你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怀疑我!我真的没有背叛您啊!”

    就连屠这个向来都非常冷峻的汉子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无双,毫无征兆的,“噗”的一膝盖就对着铁王座所在跪了下来,宛如教会的信徒在朝拜他们的神灵时一样,满脸虔诚的喃喃自语着:“入得此门,就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又何欢,死又何妨;义字当头,退无可退;福祸与共,九死不悔!”

    那是他们曾经在铁王座前立下的永恒誓言!

    虎牙咧着嘴,脸皮都有些僵硬,帅气的一塌糊涂的脸上闪烁着一种说不明白的味道,轻声道:“魁,您是君,我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就是君,也不能侮辱他的臣,否则……绝不接受!”

    说到最后,已经是在怒吼了,整张脸都已经扭曲了!

    冷箭没说话,只是单膝跪于地上,轻轻解下了自己腰间的大马士革刀,微微垂下头颅,缓缓将刀朝叶无双的位置递出!

    这是……暗黑议会的礼!

    只要单膝跪地,垂首向别人递出自己的配刀,那就相当于把性命交给了别人,只要人家愿意,完全可以过来割下他的头颅!

    面对着这一切,从始至终,叶无双都很平静,只是摇头道:“不是你们!”

    语落,虎牙等人大惊,豁然转身,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在他们身后的血手、隐杀和教士!

    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

    难怪叶无双要远远离开他们,难怪叶无双后来甚至让他们离开血手!

    原来……叶无双真正怀疑的人是这三个啊,让他们离开血手等人,是害怕他们遭了毒手啊!

    一瞬间,他们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态了,更不敢相信这一切!

    “亘古以来,每一位狂战士的身上都有一个致命弱点,这是狂战士自己最大的秘密!因为,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一拳砸在致命点上,都能干掉一个狂战士!而我的致命点……就在腰椎上!你很聪明……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察觉到我的致命点的……”

    此时,叶无双冷幽幽的声音再次飘来,忽然抬起头,直视血手,一字一顿的问道:“血手,你方才一路上盯着我腰椎的位置看,意欲何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