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章 众女的决定【本卷终】

    也就是在秦歌话音刚落的时候,水如烟便开口了:“您的问题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只想知道……怎么能找到无双?”

    “欧洲,圣城梵蒂冈的对面,台伯河畔,奇迹之城。”

    秦歌道:“无双一定会回到那里的,那里肯定是他的第一站,之后他会去哪里我不知道,但他肯定会率先返回奇迹之城,如果你要去找他的话,那就应该速度快点了,他会在奇迹之城停留多久我也不知道,毕竟双方现在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了,战争随时会爆发,到那时候,无双的行踪就会成为秘密,恐怕就算是我也无法查到……”

    “好的,我知道了。”

    水如烟点了点头,嘴角总算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这个为了爱情勇敢的一塌糊涂的女人这个时候身上闪烁着一种无法让人直视的光芒。

    “你也不用着急。”

    秦歌笑了,道:“飞机我已经安排了,今天傍晚五点的时候我们就出发,估计不会比无双晚多久,肯定能赶得上!”

    “我……我们?”

    水如烟有些犹豫的看了眼秦歌那高高隆起的小腹,有些欲言又止……

    就连其他女人都被吓了一跳!

    柳馨彤更是“嗖”一下就站了起来,道:“姐,你就不用去了吧,你现在已经到了临盆的日子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呢!”

    “自己的丈夫就要战死沙场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那些?”

    秦歌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淡淡道:“无双总是这样,喜欢把生路留给自己爱的人,他自己去地狱,上一次在南方被截杀时他就是这样,若不是上天垂帘,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余生。这回,我不会再看着他孤独的走上战场,哪怕真的是死,我也陪着他,我们一家三口,到下面去汇聚!”

    “可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无双的希望,承载着无双的意志!”

    柳馨彤拔高了声音:“不行,要去,我去!我发誓,我一定会把无双活着带回来!”

    秦歌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话锋一转,忽然毫无征兆的扭头问道:“听说过姬娜·杰诺维斯这个女人吗?”

    众女摇头。

    “她是无双的第一任妻子,就是无双长子的生母!”

    秦歌眼中掠过一丝复杂,轻声道:“她是杰诺维斯家族的女魁,被誉为西方地下世界的女武神。有人说,这个女人一手成就了无双,这一点就连我都没有否认,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秦歌面对的,是一大片疑惑的眼神。

    “因为她,出现在了无双最艰难的时候,并且坚定不移的站到了无双身边!她曾经做过的事情,能称之为传奇的数不胜数!在无双定鼎欧洲的争霸战里,她扮演着无法忽略的角色,她曾经拖着怀胎数月的身子穿上戎装踏入战场,引领暗黑议会的成员抵抗当时欧洲所有黑帮组建起来的联军,最后一战而胜!只是,伴随着她的却是流产的命运,当时,她只是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很坚强的一个女人,都是做母亲的,我佩服她的坚强!她的种种作为,就连暗黑议会的武士都是敬佩不已!知道为什么她被誉为议会永远的主母吗?因为议会的每一个高层,几乎都欠着她一条命!”

    “在北欧时,铁卫北极熊和现在的美洲之主铁浮屠索罗斯·门罗被敌人围困,她曾跃马扬刀,一个人挑翻了不知多少彪形大汉,最后冲杀进去带走了两员悍将,逃走之后,更是在逃亡路上帮助索罗斯·门罗降服了一个残留下来的维京人部落,最后,形成了暗黑议会现在的绝对精锐圣·瓦尔哈拉!”

    “她曾经在阿尔卑斯山下的决战当中,组建敢死队像黑盟发动决死反攻,而她自己,恰恰就是那决死队里冲锋在第一个的人!”

    “诸如此类的事情,她不知道做了多少!以至于,就算是她后来和叶无双分开了,地下世界对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的传颂都没停下过,甚至有人说,叶无双再也找不到一个女人像姬娜那样爱他!”

    “再也找不到一个了吗?这话,我不认同!”

    秦歌忽然昂起了头,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最起码,我秦歌能做到,所以,就算是怀胎十月又怎么了?哪怕是在战场上分娩,我也要在乱阵中陪着我的丈夫!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告诉无双,并非只有一个姬娜才是你的良配,我秦歌同样也是!她能做到的一切,我同样能做到,只恨不曾相识八年前,否则,那个成就你的女人,将会是我秦歌!”

    柳馨彤无奈摇头,知道自己没办法拦下秦歌了,所幸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说实话,无论是秦歌,还是那个故事里的姬娜,她都非常佩服,这两个女人,全部都是那种千古难得一见的巾帼英豪!但她不羡慕,她自有她的方式,当下轻声道:“实话交代了吧,我也放不下无双,都这种时候了,无论什么样的生活上的矛盾都是小事,陪无双走过最艰难的时候才是正经,或许秦姐说的对,如果家中强梁都崩塌,苟且偷安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押上一切!反正,问心无愧了就好。”

    “不用说了,我们也去。”

    开口的是许家的两个女人。

    秦歌挑眉笑道:“你们不介意了?”

    在问什么,不言而喻。

    许艾玲脸一红,最后还是摇头道:“无双正面临着巨大的苦难,这个时候若还纠缠这些有什么意思!”

    安吉丽娜更是一脸得意的摇晃着手中的首饰,娇笑道:“以前也是觉得那个混账做什么都没我的份,所以才忍不住要折腾他一下,现在看到我手中的这玩意儿,总算平衡啦!”

    司徒暄研红着脸垂头道:“我离不开无双哥哥……”

    “……”

    众女纷纷已经表态,只剩下韩歆瑶还在沉默。

    到最后,秦歌不由问道:“歆瑶,你又是个什么想法?”

    “我不知道。”

    韩歆瑶摇了摇头,道:“我放不下他,我想陪他走过最艰难的时候,可又忘不了那天晚上他生裂曾乐时面对我露出的狞笑。”

    “蝼蚁也敢挑衅雄狮,不死才怪。有时候,君就是君,即便是他在爱你,在做事的时候也当有分寸,妒性是一个君王最不容许的挑衅。”

    秦歌想了想,如是说道:“若没有做好践踏苍生的准备,就不要随他君临天下!默默离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韩歆瑶沉默了,垂头想了很久,忽然站了起来,只说了两个字:“我去!”

    “好!”

    秦歌笑了,道:“那你们就回去准备一下吧,和家里的人也告声别,傍晚五点,我们从这里出发去奇迹之城,去看咱们家那位暴君。”

    “……”

    (收官,正式拉开,心里的滋味、。。有欣慰有难受。。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