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背影似曾相识【二更求花】

    这一次,叶无双直接乘坐的是私人专机,直飞京华,大概也就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抵达,此时正是中午。

    机场,已经有京华分部的人在等候。

    上车后,叶无双只是报出了一个地址,就一直都在轻轻揉着太阳穴,脸上……带着一种说不明道不明的神色,不喜不悲,似乎已经斩断了红尘中的七情六欲一样。

    小静天是个聪明的孩子,已经从自己父亲和母亲的异样表现中看出了很多东西,一双虽年少却已经沾染上血腥的小手不禁握紧了自己父亲粗糙的大手,昂起小脑袋看着自己父亲棱角分明的侧脸,忽然道:“爸爸,你和妈妈是不是要离开我了?”

    叶无双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的扭头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不过很快又自嘲一笑……自己的这个儿子这么聪明,就是自己隐藏的再好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呢?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掀起那么一道叫做苦笑的弧线,本来还想说自己只是离开一段时间的,不过后来一想,觉得那样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自己的儿子,终究不是一个简单的孩子,少年时代,就已经头角峥嵘,堪称少年至尊,说那些哄骗小孩子的话也就没用了,于是,扭头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孩子,有些事情,我想爸爸现在已经可以告诉你了。”

    “现在,爸爸和你的妈妈正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抉择,所以,我们必须离开你走上战场。那是一片……浩瀚的战场,可能我们这一去,怕是就回不来了,所以,我们需要在离开前,给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不管怎样,叶无双还是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儿子,他也没去想一个五岁的孩子究竟能不能承受这一切,他只知道……既然是自己的儿子,就注定了这一生的与众不同!

    “我猜到了……”

    叶静天昂起了清秀而干净的小脸,那是一张融合着叶无双和姬娜各自特点的小脸,惹人心疼,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那为什么您不能带着我呢?我们就像上一次一样……并肩作战!”

    “对不起,儿子……我不能答应你!”

    叶无双苦笑,道:“这一次,情况与以前不同,你必须留在这里,即便是我和你的母亲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也必须给我安安稳稳的呆在这里,和你的妹妹,和你的一个阿姨生活在一起,在你成长到足以面对世间所有风霜之前,千万不要企图为我复仇,直到……有一天你超越了我,才能堂堂正正的站到世人面前!”

    说此一顿,叶无双扶住了自己儿子的肩膀,一字一顿道:“因为你的肩膀上承载着我和你母亲的希望和……意志!”

    叶静天缓缓垂下了头,明明那双干净的蔚蓝眼睛里已经泛起了水雾,但就是倔强的没有流出眼泪:“好的,爸爸,我听从您的安排,我会在华夏完成蜕变……”

    叶无双脸上终于露出的了笑容,再没多说什么,因为没有必要,虽然也静天才五岁,但稚嫩的肩膀一定能承担起一切,只因是他叶无双的儿子,就注定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

    一个小时后,馨语花店。

    叶无双带着叶静天来到了这里,今日,柳馨彤在店里,正与小霜儿吃饭。

    此时,正值中午,烈日炎炎,街上行人稀稀落落,看上去有些凄清。

    叶无双带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花店门口,等柳馨彤和小霜儿反应过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

    “爸爸!”

    最终,还是小霜儿反应最快,当时就扔下饭碗跑出来冲进了叶无双怀中。

    小丫头粉雕玉琢,非常可爱,也很聪慧,在父亲抱住她的时候,顿时察觉到了今天父亲身上的不对。

    父亲……抱她抱的真的很紧,似乎害怕一放开就会失去她一样!

    人都说女儿要富养,当爹的最疼爱的就是女儿了,这话虽然有所偏颇,但却点出了父女之间的一些相处之道,此刻,杀人如麻、心智如铁的叶无双在抱着自己女儿的瞬间,终于动容了,竟然连眼眶都红了,也不知道是他妈的怎么回事,脑子里面竟然想到了一首最近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里的几句歌词。

    “记忆中的小脚丫,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把爱交给她,只为那一声爸妈……”

    叶无双真的很舍不得,即将面对圣彼得大教堂里那个让他这辈子最没把握的东西时,他真的感觉到了舍不得,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之后,还能不能再见到自己这一双儿女!即便,他已经在姬娜面前尽量装的很平静,装的比较淡定,但事实怎样,只有自己最清楚!

    “你……怎么来了?”

    一声轻呼,总算将叶无双惊醒,抬头一看,却是柳馨彤居然已经出来了,俏生生的立在他面前,美的宛如画中人,是一种婉约的美。

    叶无双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连忙收拾了一下心情,摸了摸有些发红的眼眶,这才站了起来。

    柳馨彤从始至终都在打量着叶无双,早就察觉到了叶无双的不对劲,不禁问道:“你……怎么了?要不先进屋吧,一边吃饭一边说?”

    “不用了,彤姐。”

    叶无双摇了摇头,脸上闪烁出一丝苦笑,道:“很抱歉打扰了你的生活,不过,今天来你这里,其实是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的……”

    叶无双陌生的语气,让柳馨彤心中微微刺痛,要知道,从前他们可是从来都不会用打扰这个词的啊,自己的空间随时为对方敞开着,根本不需要这么……客套!

    柳馨彤的脸有些微微发白,不过还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什么事情?”

    叶无双飞快将叶静天从自己身后拉到了前面,笑道:“这是我的儿子,叶静天!彤姐你应该知道的。我这一次来,其实就是想麻烦你帮我抚养我的儿子,我知道这样很不合情理,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把他托付给谁了,虽然可以托付给我父母,但我终究不想让他和华夏的军方沾上什么关系……”

    这时,懂事的小静天已经问候道:“彤姨,姐姐……”

    小霜儿顿时眉开眼笑。

    柳馨彤也含笑摸了摸小静天的脑袋,只不过叶无双的所作所为让她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不禁问道:“为什么?”

    “有一点个人的原因要离开。”

    叶无双笑了笑,笑的有些苦涩,随后抬头直视柳馨彤,一字一顿的问道:“彤姐,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我……”

    柳馨彤张了张嘴,可又实在张不了那个嘴去拒绝叶无双,憋了半天,最终还是无奈点了点头。

    叶无双笑了,然后弯腰紧紧抱了自己儿子一下,又对柳馨彤深深鞠了一躬,道:“再见,欠你的,以后有机会还!”

    言罢,甩了甩袖子,转身就走,钻入车中后,扬长而去。

    柳馨彤呆了,死死咬着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叶无双的背影,与八年前是何曾相似啊!

    那感觉就像是在……托孤!

    不错,就是托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