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爱在末日前【一更求花】

    第二日,清晨。

    当明媚的阳关撕破大地的时候,姬娜的房间中,一男一女相拥而对,阳光射在他们的肌肤上,泛着柔和的光泽,交融在一起的时候,堪称绝配!

    这一对男女,正是叶无双与姬娜。

    不知不觉中,他们就这样已经相互拥抱着整整对视了一夜,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样。房间里,衣服散落的遍地都是,处处都留着他们欢好的痕迹。

    姬娜两条温润洁白的手臂就这么静静搂着叶无双的脖子,沉默了很久,脸上才终于露出一丝嫣然笑容,歪着脑袋打量了叶无双很久,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嗯……就是这种感觉。”

    说着,从始至终两条盘在叶无双腰间的修长双腿还动了动,惹得叶无双心里痒痒的。

    不过,现在已经不再是从前那悠闲的日子了,叶无双非常清楚,他在华夏的时间不长了!沉默了一下,不禁在姬娜额头轻轻一吻,轻声道:“我也喜欢这种感觉,不过……咱们今天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一说到那很多事情……

    姬娜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就消退了,幽幽看了叶无双一眼,涩声道:“亲爱的,这一次……你真的有把握吗?”

    “平乱,我很有把握!”

    叶无双嘴角掀起一道笑容,微微眯着眼睛,道:“暗黑议会以武勋立世,这么多年以来,我南征北战,手底下的兄弟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只要是常规作战,我无惧任何人,哪怕他格列高利集结起一百万狂热信徒,我只需十万铁骑,就能横扫了他!若说非常规作战……”

    说到这里,叶无双脸上竟然涌现出一丝近乎嘲讽的笑容:“他……格列高利十六世,敢么?!”

    是啊,格列高利敢么!

    吓死他也不敢!

    这些年,伴随着议会的一步步扩张,叶无双非常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必然是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打击,所以,在他拿下欧洲之后,便暗中开始收敛全世界的科学鬼才,大规模制造非人道的、毁灭性的武器,这项计划,被称之为“玉碎计划”!

    这些年以来,这项计划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进行着,许多非人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制造了出来,暗黑议会的那群科学鬼才曾经放出豪言,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藏下的毁灭性的武器足够毁灭十个地球!

    不错,就是十个地球!

    这个秘密,也是在暗黑议会在美洲大局已定时才传出来的,当时吓尿了一大片人,据说当时成人尿不湿的销量急速上升!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暗黑议会才走上了一条专横跋扈的路!

    教会要跟暗黑议会玩非常规武器,简直就是上赶着找死!

    一说起这个,姬娜也笑了,抬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叶无双的眼中,非但没有笑意,只剩下了无尽的严肃……脸上的笑容不禁一滞。

    叶无双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姬娜柔顺的长发,幽幽道:“最让我担心的,还是藏在圣保罗大教堂的那个东西,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我知道……那一定是个相当可怕的东西,或者……干脆是个生命体!我有预感,那或许会是我这一生碰到的最强大的敌人,没有之一!甚至,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如果不能战胜那个东西,就永远无法铲除教廷!若是放在几年前的话,我甚至都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个玩意儿,现在,我虽然已经有了面对那东西的力量,但真干起来,谁生谁死,尚未可知啊!”

    姬娜眼神也有些变了,沉默了好久才终于说道:“那个东西……真的很可怕?”

    叶无双数年前入圣城梵蒂冈被惊退的事情,姬娜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那玩意儿竟然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叶无双没说话,只是伸出了手,眼光下,他的手臂飞快变成了金色,而后,双拳狠狠一握!

    “喀吧……”

    一连串爆响传来,而后,肉眼可见的,周围的空间都在波动!

    然后,姬娜沉默了。

    “那是一件……你越强大,越觉得可怕的东西!也是到了现在,我才深刻的知道了那玩意儿究竟有多么的恐怖!教会……图谋很深啊!”

    叶无双苦笑,看着自己的拳头,轻声道:“最后的战役已经打响了,这一次,我已抱定死志,欲拼一线生机!”

    姬娜愈发的沉默了,只是抱得叶无双却更加紧了,清秀的脸轻轻贴在叶无双胸膛,聆听着男人强健有力的心跳,过了许久,才幽幽说道:“好舍不得静天啊,他还那么小……”

    “我会为他安排一条出路的。”

    叶无双叹了口气,道:“今天你就留在家中等候收拾吧,我一会儿会带静天离开,为他寻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一次,不能打出个四方无敌,就弄出他个日月无关的世界末日,这等事情,静天便不必搀和进去了。”

    说此一顿,叶无双苦笑道:“我在今天就会安排铁卫提前返回欧洲,至于咱俩……明早离开!”

    说到这里,叶无双起身,轻轻拍了拍姬娜的肩膀,看了眼桌上准备好的暗黑议会的作战服,咧嘴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轻声道:“帮我穿上议会的作战服吧!”

    “好。”

    姬娜点了点头,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起身开始为男人穿衣,动作很细腻,十几分钟才总算为叶无双打扮好,看了一眼整体效果,眼中闪过一丝说不出的味道,轻声道:“很英武!这身衣……大概你有五年的时间没穿了吧?”

    “嗯……”

    叶无双点了点头,很平静,拉起了姬娜的手,道:“走吧,咱们下去吧,你也该和静天道声别的。”

    话刚落,女人已经泣不成声。

    ……

    当叶无双与姬娜来到一楼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左右的事情了,只是,在楼下的沙发上,却有一人正在静静等候,小静天正赖在其怀中撒娇。

    这人,赫然是楚灵韵!

    叶无双没想到楚灵韵会从京华杀到沈阳,当下一愣!

    而小静天则冲到了他母亲姬娜的怀中。

    姬娜有些复杂的看了这对视中的男女一眼,叹了口气,抱起叶静天去了旁边的一间小屋。

    至此,楚灵韵才终于抬起了头,轻笑道:“怎么?准备离开了也不打算和我说一声了?!”

    叶无双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没说话。

    楚灵韵嘴角掀起一抹嘲讽,道:“我从我哥哥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也知道了你现在的处境,只是……我唯一想问你的是……”

    说到这里,楚灵韵停了下来,冷冷盯着叶无双,一字一顿的说道:“难道在你叶无双的心里,我楚灵韵就是这么一个只可同享福,不可共患难的女人吗?”

    “当然不是。”

    叶无双苦笑道:“只不过……”

    “只不过是因为你这一次面对的困难不小,所以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对吗?叶无双,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的拿你自认为的爱护来衡量我,却不知,你的爱护,我不需要!我只想看着我的男人,不想在后面懦弱的等待,哪怕我的男人战死沙场了,我也要看着,睁大眼睛看着,看清楚他的不甘和意志,以及杀死他的仇人的嘴脸!”

    楚灵韵深深呼出一口气,道:“我跟你走。”

    叶无双没回答,只是与女人对视着,可从女人眼中看到的,只是坚定。他敢保证,如果他拒绝,这个疯女人敢死在他面前!憋了好半天,终于缓缓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涩声道:“好吧。”

    楚灵韵笑了。

    这个时候,姬娜终于出来了,抱着叶静天,眼睛红红的。

    叶无双知道,即便是短暂的告别,姬娜也没能管住自己的眼泪,可也只能在心中叹气,接过小静天后,便拂衣而去,只留下一句:“我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