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花开无痕【二更求花】

    姬娜浑身巨颤!

    可是……面对叶无双一系列亲密触碰,她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从始至终,一直都垂着臻首,过了许久,才终于压低声音说道:“可是……除了一战,我别无选择!”

    “那就打一场能看到胜利希望的战争!”

    叶无双嘴角微微掀起,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一字一顿的说道:“亚洲现在基本已定,我还正愁普天之下再无敌人呢!所以……这一次,我和你回欧洲!”

    “什么?”

    姬娜豁然抬起了头,眼睛里写满了震撼,道:“不行!绝对不行!如果我回去,教会可能最多也就是给那四个家族一点儿背后支持,可如果你出现的话……”

    说到这里,姬娜说不下去了!

    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如果叶无双回去,那就意味着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开始!

    这些年……无论是教会还是暗黑议会,谁都在一直避免着这一场战争!因为,双方之间的实力根本就差不了多少,除非……除非暗黑议会能将教会一直都不曾吞下的亚洲完全消化,或许才能真正压制教会!否则,双方一旦打起来,那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弄不好就是一起拼个同归于尽都不是没有可能!

    姬娜一时着急,甚至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道:“你现在虽然拿下了亚洲,但距离将这里完全消化还有很大的距离!别看教会这些年武装力量已经越来越少,但是他们有钱啊,而且,他们还有一批非常狂热的信仰者,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有无数狂热的信仰者立马放下自己的生活,发动一场现代版的十字军东征!而且……而且以教会的财力,他们绝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些狂热的信仰者完全武装起来!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除了穆斯林和你再没人敢公然对付教会的原因,他们看似无兵,其实只要愿意,完全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组织起一支人数超过一百万人的军队!当初,我给你的预估是你用三十年的时间灭掉教会,虽然你这些年的发展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可最起码还得需要十年时间,现在如果爆发了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的话,你占不得便宜的!”

    “说的很对!”

    叶无双耸了耸肩,道:“所以你才决定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趁着教会对你没有太大忌惮,还没有召集那些狂热信徒的时候,在顷刻间扫灭教会的所有重要人物,对吗?这样一来,就算你死了,你也帮我扫平了最后一个障碍,对吗!?”

    说到这里,叶无双有些怜惜的抚摸着姬娜的头发,苦笑道:“还杰诺维斯家族的女武神呢,其实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啊,为了一个甚至都不愿意接受你的爱的男人付出这么多……值吗?”

    一句话,姬娜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就别过了头,眼中有泪水疯狂涌出。

    其实,她本来是个坚强的女人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叶无双一下子戳中她这些年一直埋在心底的苦楚的时候,就是忍不住!

    “你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但绝对不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叶无双摇了摇头,微凉的晚风吹乱了满头的碎发,轻叹道:“其实……他们根本就是冲着我来的啊!嘿……格列高利那老家伙是看我打下亚洲了,所以,最终还是忍不住想要朝我出手了,要不然等我消化掉亚洲的时候,就是他们的圣徒尸血遍地的时候!可惜……他终究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从前,我一直都很忌惮教会,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那存在于普通人中的狂热信仰者,更是因为圣彼得大教堂里藏着的那个东西,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是一个物件,还是一个生命,但……那玩意儿真的很可怕,我知道,就算是我击败了教会的‘十字军’,到最后也肯定打不进圣彼得大教堂,根本不可能彻底铲除教会,甚至,如果我强攻的话,我可能会被那个恐怖的玩意儿彻底击杀在圣城!”

    “只不过……现在,我有信心面对教会了,就算是那个玩意儿再恐怖,我也有能力对抗了!”

    说这些的时候,叶无双的语气里蕴含着莫大的自信,直接扶起姬娜的臻首,轻柔而仔细的为对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道:“所以,不管以后的路多难走,咱们还是一起走吧,这一回,我不会在半途放开你了!”

    “啊……?”

    姬娜红唇微张,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的叶无双,过了很久,才结结巴巴的从贝齿间挤出几个字:“为……为什么?”

    这个为什么,蕴含的东西太多了。

    在问叶无双的心意,也在问——如果真的光明和黑暗之间的战争爆发了,就算是他叶无双可能也会陨落,就算是把整个世界打的崩溃了都不是不可能,这样做……值得吗?

    “为什么?!”

    叶无双大笑了起来,似乎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同时又有些无奈的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有些失神,开口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在那喃喃自语还是在说给姬娜听:“因为……我需要一个能虐我,能对我说逆耳之言的老婆,因为我的儿子,需要一个妈妈!你说的对……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都代替不了你是我的第一个老婆,代替不了你是静天她妈的角色,也再没有人能做的了议会所有武士的主母了!”

    说着,叶无双的手,居然在姬娜身上开始摸索了起来,多年不曾抚摸这个女人,手再次触碰到对方那顺滑而紧致的肌肤,叶无双居然感到了一丝没来由的激动,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说明的东西!

    姬娜也懵了!

    完全没想到这个狗日的东西居然会这么直接,上来就摸,一时身子狂颤,竟然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些怎样的反应!

    然而……叶无双的手,却始终没有跑到那些重要部位,最后,竟然伸进了姬娜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样东西,那是——恶魔的羽翼!

    叶无双微笑着将胸针为姬娜带上,从始至终,动作都很轻柔,再次看到恶魔的羽翼出现在姬娜的胸口,叶无双有些发呆,然后伸出食指与中指轻轻挑起姬娜的下巴,缓缓道:“我们……和好吧!”

    一句……等待了数年的话!此刻终于听到了!

    姬娜的脑海里已经完全变成了空白,只剩下疯狂的点头了,之后,她只觉两片红唇一麻,然后……男人的舌头就跑进了她嘴里!

    月下,一对男女这一吻,似要到天长地久。

    可渐渐的,小树林里的声音就变了味道了……

    悉悉索索的,似乎是……脱衣服的声音?

    中间,甚至夹杂着一声声布帛的撕裂声!

    再然后……传出了一对男女的声音。

    女哀求:“不要,这是在外面呢!”

    男大笑:“反正没人,天为被,地为床,一世逍遥!”

    再然后……变成了另外一种交响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