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光明和黑暗【五更求花】

    破晓。

    当血手与隐杀从四合院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破晓时分,正值天地中光明与黑暗的交替的时候,大地边际,看上去昏昏沉沉的,没有枯寂的黑夜,也没有刺眼的光明,一片混沌,就像现在的整个世界格局,在光明与黑暗之中浮浮沉沉。

    破晓之后。

    究竟是永恒的光明灼烤着人类。

    还是枯寂的永夜永远笼盖着这个世界。

    不知道。

    隐杀真的不知道,站在门口,双手所在宽大的袖子里面,抬头望着远方昏昏沉沉的天际,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那双幽绿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是一种叫做迷茫的东西,过了很久,才幽幽问道:“血手,你觉得我们做的真的是正确的吗?”

    “说实话,我不知道。”

    血手双手插兜,垂着头,那张满是疤痕而看起来有些狰狞恐怖的脸上带着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深沉,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我只知道,暗黑议会是我的家,为了打下这万里江山,我付出了很多。其实,一直以来,议会都是所有兄弟的精神寄托之地,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地方是能让我得到安宁的话,那么一定是咱们的奇迹之城,那里就是我的安魂地,我不同意,也不允许有人将这一切破坏!即便是魁,他如果伤到议会的利益和兄弟们的利益,我也会反抗!就像他说的——反抗!反抗!反抗!直到绵羊变成雄狮的那一刻!所以,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不知道我的做法对还是不对,但我只会用我的方法去守护议会和铁王座!”

    隐杀摇头苦笑,看着辽远的天际,忽然苦笑道:“你说魁真的是那样一个人吗?为了他个人的民族情节,就牺牲所有兄弟共同的利益?”

    “我同样不知道!”

    血手淡淡道:“我只知道,他在将议会带上一条我理解不了的道路!虽然……他一直都是议会的领路人,但这一次他走的路,我看不懂,我更加不知道他打造的那一片新世界是怎样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向往之情,我只想活在我能理解的了的地下世界!”

    隐杀迟疑了一下,又追问:“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一天真的降临了,你会不会像那天在机场上魁对待我们一样,因为惦念着从前的情义而一时手软,放过魁?”

    “不会!”

    血手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有些自嘲的说道:“魁放过了我们,可最终得到的结果是什么?是我们两个人的背叛!难道,这还不足以敲响警钟吗?呵……他可是魁啊,我真的不敢想象,当他将心底的最后一丝感情斩断,当他怀揣着一颗黑的彻彻底底的心的时候,他会爆发出怎样的力量!总之……若一击不死,你和我,包括里面坐着的那四个家伙和格列高利十六世,全都会落得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说完后,血手拍了拍隐杀的肩膀,涩声道:“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其实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隐杀默默点了点头,最后看了眼身后的四合院,直接走过去上了教会裁决者的车,格列高利也确实有够谨慎的,即便谈判已经达成了,也仍然让手下给隐杀和血手的眼睛蒙上了黑布才算放心。

    车子,很快消失在了旷野之中。

    ……

    四合院内,正房。

    里面的五个在西方世界权势熏天的男人仍然没有离开。

    黑暗与光明的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在这种时候,没人能轻松离开,悠闲的放松一下。

    格列高利十六世的老脸上始终都有些阴晴不定,似乎在算计着什么,就连眼睛里的目光都有些闪烁,时不时的爆出一抹阴森寒光,过了很久,才终于沉声问道:“你们在欧洲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

    说话的是甘比诺家族的族长,是个睿智的老头子,在除了杰诺维斯家族外的四个黑手党家族里,一直拥有着相当高的威望,哪怕是其他三家的家长对他的意见都会仔细的斟酌考虑,算是三个家族的代言人了,理了理打理的非常细致的满头白发,缓缓道:“所有的安排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需要一声令下,就能立马开始行动!”

    “那就好,等咱们回到欧洲了就让你们的人动手吧,杰诺维斯家族一直都是暗黑议会的忠狗,这些年虽然和暗黑议会的关系闹僵了,但那也是一家亲兄弟在闹矛盾,外人冲上去了他们还是会团结在一起的,尤其是因为叶无双和姬娜之间的关系,只要你们动了杰诺维斯家族,叶无双一定会出手!嘿……那时,就是咱们的机会!这可是咱们走的第一步棋,你们一定要走好了!”

    格列高利沉吟了一下,道:“还有血鹰那个老家伙恰尔巴耶夫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

    “那条老狗……嘿……”

    克隆波家族的族长冷笑了起来,道:“那条老狗现在已经是一条落水狗,在也没年轻时候那一口咬住人打死不放的冲劲儿了,义子被叶无双杀了屁都不敢放不说,就连他自己都被叶无双拿高尔夫球杆砸断了四肢,可他却一直在沉默,真是可笑可悲……这一次我们找上他的时候,这家伙的态度犹犹豫豫的,显然是不想提前下注,不过……我看他也明白眼下的局势,等形势稍微明朗一些了,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决定的!”

    “那就好!”

    “……”

    随后,房间里陷入了安静,几个老家伙窝在黑暗的角落里,四周死寂,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甘比诺家族族长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教宗陛下,您觉得……叶无双一死,暗黑议会真的会如我们所料那样崩溃吗?”

    “肯定的!叶无双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搞个人崇拜,到现在,几乎是所有暗黑议会武士的精神信仰,相信,暗黑议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武士都是绝对效忠他的!这些武士可没血手和隐杀他们的主见,只是凭着他们对叶无双的崇拜,就是叶无双让他们去死他们八成都不会犹豫!在暗黑议会,像血手和隐杀这样的人还在少数,他们若杀叶无双,暗黑议会必然会陷入无休无止的内战里!诸侯割据,就算不灭亡也得元气大伤,成为一个不值一提的组织!血手,隐杀……嘿,两个蠢货!”

    说着,格列高利将目光投向了甘比诺家族的族长,轻声问道:“你也看出叶无双这一次禁毒的目的了?”

    “多少有些猜测。”

    甘比诺家族的族长叹了口气,道:“虽然是敌人,但却不得承认……叶无双真的是有大气魄啊,气吞万里如虎,当得起一代豪雄!”

    “是啊……一幅波澜壮阔的战略图!可惜,没人看懂……”

    格里高利冷笑了起来,道:“想想也真替叶无双可悲的,他一直都在保护的兄弟理解不了他,我这个敌人反而理解他!”

    语落,老头子站了起来,迈开步子离开了这间大屋,只是临走前说的话,却在黑暗之中飘荡:“作为规则,我允许黑暗的存在,但黑暗决不能凌驾于光明之上,否则,必将招致我的净化!”

    这是格列高利十六世以前经常对叶无双说的一句话,一直以来,叶无双对此都是嗤之以鼻,甚至在公众场合给出了三字评价——吹牛比!

    久而久之的,因为暗黑议会的实力暴涨,格列高利更是没自信了。

    只是这一会,他的话中,充斥着一股莫大的自信!

    ……

    (总算五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