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理想与忠诚(下)【四更求花】

    “诛杀叶无双?!”

    听到此话之后,血手和隐杀二人非但没有任何诧异,反而一脸平静!

    不错,他们在见到格列高利十六世以后,就已经基本上确定了这些人的来意了!

    这个世界上,大概能让格列高利走出圣城梵蒂冈,抛下一切来京华角落这么个四合院里缩着的,恐怕也只有叶无双一个人!

    血手整以闲暇的靠在沙发上,经过了这么一出,身上的酒意已经散去了,摆弄着自己的食指,沉默了很久之后,才终于抬头道:“叶无双号称地下世界最强武士,一身实力深不可测,跟了他八年了,我从来就没发现他什么时候是真正的虚弱期,甚至……我怀疑现在就算是触动一个王牌师团包围住他,也未必能像八年前华夏军方所做到的那样,给他*到跳崖的地步!前段时间,西湖一战,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却是听说了,叶无双一人挑翻三尊石王!那可是三尊石王啊,却被他力毙,这份实力,谁人能挡?你,格列高利十六世,又凭什么敢放出要诛杀叶无双的豪言?真的是大言不惭!”

    “既然敢说这个话,当然是有一定的把握!”

    格列高利的神态很从容,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缓缓道:“教会传承了这么多年,从古代到现在,虽然衰落了,没有了从前的那份辉煌,但一些‘底蕴’还是多多少少留下来的!”

    底蕴!

    几乎是提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血手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圣保罗大教堂里藏着的那个东西,当初暗黑议会和教会矛盾刚爆发的时候,叶无双就曾经亲自潜入过圣保罗大教堂,准备亲手将格列高利刺死,可他也就是刚刚踏入圣城梵蒂冈的时候,就被惊退了!

    不错!

    就是惊退了!

    用叶无双的原话就是——圣保罗大教堂里藏着秘密,究竟是什么就不知道,但里面有非常可怕的东西,是常人所无法抵抗的力量,充斥着暴虐的毁灭性!

    这就是叶无双的原话!

    而前段时间,“狂狮”凯恩那个疯子将一颗导弹丢到梵蒂冈的时候,圣彼得教堂里就有白色光罩升起,愣是在一颗导弹的爆炸中心里护住了圣彼得大教堂,被很多信徒称之为“神迹”,但暗黑议会的人却知道,一定与叶无双当初感受到的那股可怕的力量有关系!

    现在,一听教会的底蕴,血手几乎本能的就猜到,一定是那个让叶无双无比忌惮的东西,当时就微微眯起了眼睛,向前探出半个身子,一字一顿的问道:“是你们教会的那个底蕴么?”

    格列高利没有回答,不点头也不摇头,从始至终脸上都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这么一来,血手更是确定,一定是那个可怕的东西了!

    格列高利问道:“现在,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

    开口的是隐杀,根本不想跟格列高利兜圈子,上来就直接开口道:“我想知道,此次合作之后,你我之间何种关系!”

    非常犀利的问题!

    “我只是消灭我的敌人而已!”

    格列高利淡淡道:“叶无双将地下世界带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公然与我们作对,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只要叶无双死,那暗黑议会自然会回到原来的定位上,我们之间也就不存在其他问题了,到时候,你们在你们的地下世界称王称霸,我们带着我们的信徒朝拜我们的神灵,双方互不干涉!”

    “很好!”

    隐杀的脸虽然被黑袍笼罩,但仍旧可以轻微的听闻他“咯吱咯吱”的咬牙声,一字一顿道:“但有一点我还需要补充,叶无双是我的魁,对我有救命之恩,只是很可惜,如今的他最终走上了一条我不认可的道路,为了大义,为了所有议会兄弟们的利益,我不得不走上他的对立面,甚至亲手杀死他,但……有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的是——他是我大哥!所以,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但需要申明的是,叶无双死后,你们不得不对他的家人动手!否则,我就算是拼尽暗黑议会的力量,也要向你们讨债!”

    格列高利一愣,随即轻轻摇头,道:“我说过,我的敌人只有叶无双!”

    这么说,几乎已经无异于答应下来了。

    隐杀默默点了点头,重新靠回了沙发上,淡淡道:“那么很好,我没有问题了!”

    格列高利点头,将目光投向血手。

    “我没有什么额外的条件。”

    血手道:“只是,即便是你们教会的那件东西非常可怕,要想诛杀叶无双怕是也没那么容易,所以,不如取巧!”

    格列高利眸光一闪:“取巧?”

    “不错!”

    血手道:“我也曾听过秘闻,说每一个狂战士身上……都有一个致命弱点!虽然这个是叶无双本身最大的秘密,但却有人知道!在叶无双回国的时候,一个叫苏樱雪的女人就知道她的致命弱点,并且曾经动过手,确实有用!我当时观察的很仔细,已经隐约猜到了几个位置!所以,我们大可以趁叶无双不备,给他来一下子狠的!只是……我计算过,要完成这样一次袭杀,光我们两个人可不行,还需要一个!只是……别人又近不了叶无双的身啊,即便靠近了,叶无双也会下意识的防备着!”

    “如此……?”

    格列高利陷入了沉思当中,过了很久,忽然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教士!”

    教士?

    血手眼神一变!

    当初,教士可是从教会里叛逃出去的啊,这些年,一直以来都在和教会作对,若是让教士做这种事情,可能吗?

    似乎是看出了血手的意思,格列高利微微一笑,忽然从宽大的衣服里摸出了一个古迹斑驳的铁盒子递给了血手,冷笑道:“你只需要把这个东西递给教士,无论是什么样的忙,他都会帮了!”

    血手皱起了眉,呆呆的看着这小铁盒子,只感觉……里面似乎藏着什么非常恐怖的力量,不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一件教士无法拒绝的东西,对他来说,为了这个东西可以背叛一切!”

    格列高利桀桀怪笑了起来,道:“这东西,就是我准备用来诛杀叶无双的东西,不过,我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打开它!”

    “哦!?”

    “……”

    看着血手不在乎的模样,格列高利无奈,只能解释道:“如果打开它,你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可给血手吓的够呛,憋了半天,最后只能点头道:“好,这一次我选择信你!”

    “嗯……”

    格里高利点了点头,再次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那么……我们达成协议了?”

    “达成了!”

    血手微笑着和格列高利握了个手。

    也就是在握手的瞬间,格列高利忽然压低声音说道:“你最近就开始准备吧,我敢保证,用不了多久叶无双就会返回欧洲,那时,就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