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 理想与忠诚(中)【三更求花】

    是了!

    一定是这样的!

    八成,这几个在西方世界里权势熏天的强权人物秘密来到华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一直都潜伏在暗中,直到今日才终于现身!

    他们,一定在议会里安插了眼线!

    要不然不可能出现的这么巧!

    自己两人刚刚和叶无双因为大事上意见不合而闹翻,他们立马就找上门来了……这种种迹象,只能证明这些人一直都在议会安插有底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吧,当时隐杀就冷笑道:“几位好手段吧,想不到从来都是铁板一块的议会你们都能多只眼睛给你观察一切!”

    “雕虫小技而已!”

    卢切斯家族的族长抿了抿那非常薄、看起来总是给人一种刻薄感觉的嘴唇,轻声道:“相比较之下,似乎我们在暗黑议会的安插的眼线和你们暗堂的情报人员那是天差地别吧?嘿……这些年,你们安插在我们卢切斯家族的眼线据我所知就最少都有三四百人了,监视着我们整个家族的一举一动!就算是老子那位的可爱的小*都他妈是叶无双强塞给老子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那娘们其实也不过就是巴黎红灯区一个出来卖的,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玩烂了,身上的梅毒刚刚治愈就被叶无双给老子送过来了,可偏偏老子还得装出一副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每天搂着个破烂睡觉都不安稳,而那臭婊子更是在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会向暗黑议会报告老子的行踪,就算是连老子晚上坚持了几分钟,穿的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内裤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他妈的,要说过分,你们暗黑议会才是最过分的!”

    一说起这个,饶是卢切斯家族族长这等人物也是气的面色铁青,情绪有些激动,站起来指着冷箭的脖子就吼道:“你他妈的现在还好意思跟老子提这个,你问问在座的诸位,哪个人没被你们暗黑议会羞辱过?时至今日,要怪就怪你们暗黑议会多行不义吧!”

    卢切斯家族族长的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因为……他的一言一语,全都是真的,比真金白银还真!

    这些年,暗黑议会对他们四个家族的制裁是越来越严厉,刚开始归顺的一两年里叶无双还带着面具,就算是监视他们也是在暗处,可到暗黑议会的势力水涨船高以后,干脆连那藏着掖着的功夫都省了,光明正大的派人过来监视,美其名曰“关注归降家族的未来发展”,其实说到底就是监视!卢切斯家族族长的情况还好,最起码送给他的还是一个身上梅毒好了的娘们,最惨的就是克隆波家族族长了,刚有个如花似玉的孙女成年,暗黑议会立马就送了一个“如意郎君”过来——一个身上带着淋病的伦敦鸭子!于是,一个纯洁的闺女就这么被糟蹋了,听说两人在一起还没半个月呢,那闺女的下半个身子就全烂了,可谓是凄惨到了极点!

    诸如此类的事情,那是数不胜数!

    这些年,四个黑手党家族几乎都是在这种欺压下苟延残喘的,生怕自己一个“不敬”给了暗黑议会开战的理由,让叶无双整以闲暇的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收拾掉!

    这点,四个家族还是多多少少有底的,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们压根儿就是叶无双的眼中钉、肉中刺啊!

    这一口怨气一下子积压到现在,怨念究竟有多深,很难想象。

    因此,即便是向来都城府极深的甘比诺家族的族长都是面色阴沉沉的,想到了那个每天晚上都往死里整他的臭婊子,当时就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你说他他妈的都七老八十快进棺材的人了,叶无双送给他的居然也是一个女人,还是在那方面需求量特别大的女人,每天晚上就跟发疯一样疯狂索需,他都不能人道了还不放过,抱着那个蔫不拉几的小玩意儿吸啊吸个没完,好悬没给他整死。弄得他对那个女人是恨之入骨,日夜琢磨着要杀掉那臭婊子,可惜一直都没机会,真要杀了那娘们,指不定叶无双又能扯出什么理由来灭掉他!

    此刻,这些怨气一下子涌上来,屋子里面的气氛顿时也就变得怪异了起来!

    完全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哪怕双方都已经是站在这个世界尖端的人物了,这种积压下来的仇怨也不是用一身气度能忍下来的,真要能做到占了上风继续忍的,这种人就算是想不当皇帝都难!

    到最后,格列高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索性干脆一下子站了起来,挥手制止了脸红脖子粗的双方,微微眯着眼睛说道:“叶无双当初从华夏逃亡的过程诸位应该都听说过吧?嘿……他背负着那样的深仇大恨都能咬着牙齿忍上八年,诸位也不过就是让羞辱了而已,为什么就不能暂时放下仇恨,专心为自己的家族的前程好好考虑考虑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

    就是这一句话,让黑手党四个家族的族长全都闭上了嘴!

    是啊……他们家族的未来在哪里?

    叶无双如今几乎已经等于打下亚洲了啊!

    命运留给他们的时间还剩下多少?掰着指头算都没多少了!

    只要等叶无双收拾完亚洲,完成了一统,恐怕调转枪头第一个就得收拾他们这些表面上臣服,其实内地里还不知道藏着多少花*思的家族!

    现在,他们只能走上反抗这么一条路了!

    顿时,四个家族的头狼全都安静了下来。

    而血手那边此时也制止了隐杀,压低声音说道:“不要忘记了我和你的选择!”

    “我一直记得。”

    隐杀淡淡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我所爱的议会和议会的兄弟做打算,哪怕背上恶名也无所谓,但如果有人针对议会,那就是我的敌人!”

    毫无疑问,四个家族在议会内部安插眼线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议会,要不然隐杀不会反应这么激烈!

    他认清楚了自己的内心,他效忠的是议会,不是叶无双!

    所以,立场反而更加明确了一些!

    血手只能苦笑,将目光投向格列高利后,道:“教宗陛下,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

    “当然!”

    格列高利一指自己对面沙发,道:“请坐!”

    血手和隐杀也不客气,当下一屁股就坐到了格列高利对面,略一沉吟后,道:“教宗陛下,咱们明人就不说暗话了,你大费周章的找到我们,是什么意思?”

    “你一定也有了猜测所以才来见我的吧?”

    格列高利十六世笑了起来,不过很快,苍老的脸上就转为严肃,微微眯着眼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诛杀叶无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