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理想与忠诚(上)【二更求花】

    “啪啪啪!”

    一看血手竟然真的答应下来了,那中年汉子竟然鼓起了掌,脸上带着阴沉沉的笑容,微微眯着眼睛,随后右手一指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一辆奥迪a8商务车,道:“请!”

    这一切,发生的确实有些突然!

    看到要上敌人的车,隐杀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犹豫的,血手却是忽然抬起了头,脸上缓缓绽放出一道璀璨笑容,歪着脖子压低声音道:“不妨去看看教会究竟打的个什么主意吧!”

    隐杀黑袍笼罩之下那双碧绿的眸子闪烁着幽光,看上去有些明灭不定,沉默了好久才沉声道:“说实话,就这么去见教会的人……我多少还是觉得不要合适吧!毕竟,黑暗与光明不两立!”

    说实话,能被这些宗教异端裁判所的家伙称之为“贵人”的,八成在教会里都有着极高的身份!最起码最起码也是一个红衣大主教了,说不好就是异端裁判所的所长来了都不是没有可能!隐杀的信念现在本来就不是很坚定,忽然要去参加这么有一场有着重大意义的谈判,心里不打鼓才真的有鬼了呢,毕竟,他们可是铁王座下最坚定的捍卫者铁卫啊,只要去见了红衣大主教,那就再没有回头路了!

    “什么黑暗,什么狗屁的光明,教会不过是一个宗教组织,而我们不过是地下世界的黑帮,根本不是什么解不开的死结!”

    血手咬了咬牙,道:“这所谓的黑暗与光明的对立,根本不是所有地下世界的人给定义出来的,而是一个人信口雌黄!而且……我们现在确实已经到了抉择的时候了啊,议会,也到了抉择的时候!”

    语落,竟然不有分说的拉起隐杀就在那中年大汉的带领下钻上了那辆面包车!

    始一上车,那中年汉子边将两根黑布条递了过来。

    周围的空气气温顿时开始下降,隐杀冷冷盯着那两根黑布条,阴声道:“这是什么意思?别告诉我这就是你们教会的待客之道!似乎……我们还不是你们的俘虏吧!?”

    “抱歉,我们也是为了安全着想。”

    那中年汉子露出一个歉意的眼神,道:“实不相瞒,这一次来华夏那位贵人的身份真的很不一般,我根本不敢拿那位贵人的性命来一场豪赌,所以……”

    “哈哈,没什么,可以理解!”

    血手却是笑了起来,狠狠拉了一把身边的隐杀,然后接过了一个黑布条,学着叶无双的姿态说了一句叶无双经常说的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

    看着血手故作豪迈的姿态,隐杀觉得有些别扭,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叶无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从叶无双的身上看到的是豪迈,可同样的话从血手嘴里说出来以后,感觉就一个——卑躬屈膝!

    不过,这些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苦笑着接过了那黑布条,然后蒙在了眼睛上,心里却觉得挺憋屈的!

    这群裁决者给自己等人戴上眼罩,说白了,还不是信不过么?担心他们不过是假装去与那位贵人见面,实则是探查教会的藏身之地!故而才直接蒙上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根本无法记住路!

    堂堂议会铁卫,何至于沦落至此啊,这种手段,那是在对待俘虏的时候才用的啊!

    ……

    一路无话。

    事实上,虽然隐杀已经在心里默数了,可仍然没有什么用处,当车子行至第一百二十四个弯处的时候,一阵连续不断的剧烈震动让隐杀彻底懵了,已经失去了对大概方向的,之后大约车子又开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候,才终于停下了。

    “可以了!”

    那中年汉子终于开口了,当下,隐杀和血手就一把扯掉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条,这才发现,他们原来此时正身处一幢四合院外面,是京华市几十年前才有的那种最为传统的四合院了。当下,两人便断定他们此时一定是在郊区无疑,而且必然是在相对偏远的地方,说不得都挨着河北的地界上了,不,说不准,他们两个人已经身在河北了,毕竟京华这些年一直都在飞速发展,城市的建设是至关重要的,那种老式四合院不光占地面积非常大,而且容纳的人非常有限,是制约人口和城市发展的东西,几乎早就被全部拆掉了!

    想不到……这教会竟然做事这般滴水不漏!

    两个人心中也暗暗警惕了起来,他们来这里虽然是来寻求一些契机,但也不是个愣头青了,知道议会这些年其实和教会关系闹的挺僵的,如今这么一见面,对方打着个什么主意还是不能确定的,小心一点总该是没有什么大错的。

    “两位,请吧?”

    那中年汉子这个时候又走了上来,笑眯眯的侧身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血手面沉如水,整张脸上看不出喜与怒,任谁也不知道此刻他心里究竟想着的是什么,迟疑了半响,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道:“好!”

    “请跟我来。”

    那中年汉子在前面领路,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了,血手和隐杀也是实在没退回去的可能了,于是也就二话不说跟着走了上去。

    一路无话。

    这中年汉子一直将两人带到正房门口的时候,才终于停下了脚步,道:“那位贵人就在里面了,我也只能送到这里了,毕竟有些东西不是我能听得,还请两位自己进去吧,一路上多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两位见谅。”

    说完,微微躬了躬身子,便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血手与隐杀二人对视一眼,相互一点头,而后同时伸手推向了门。

    “吱呀”一声,木门发出沉重的轻声,似乎就像是不堪负重,马上就要崩溃了一样。

    迎面而来的,是一片昏黄的灯光!

    直到两人真正走进去的时候,才是真的震惊了。

    只见,在偌大的屋子里面,只有一套围成一圈的沙发。

    沙发中,有五个带着一身腐朽的家伙正窝着休息,只是眼睛却都非常明亮,正在静静打量着血手和隐杀!

    也就是在看到这五个家伙的一瞬间,隐杀几乎是本能的微微眯起了眼睛,冷笑道:“呵……想不到黑手党家族的党魁和伟大的格列高利十六世陛下竟然联袂来到了中国!只是,四位亲爱的黑手党家族族长哟,你们不是议会的附属组织么?怎么会和教会走在一起呢!”

    不错,这五个个,便是黑手党家族除杰诺维斯家族以外,剩下四个家族的的族长,以及……教会的现任教皇——格列高利十六世!

    “大可不必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甘比诺家族的掌门人扫了隐杀一眼,忽然道:“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因不是和你们相同吗?”

    这阴沉沉的一句话,登时就让隐杀头皮有些发麻。

    老家伙话中有话啊!

    似乎……似乎在说,他清楚在自己和血手身上发生的一切,包括和叶无双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