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 阴暗一隅【今日五更补欠】

    飞机西去……

    随同叶无双离开的,是枭狼的狼刺小队。

    空寂的机场上安静的让人窒息。

    不是一种尴尬,而是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在流淌。

    自从暗黑议会建立以来,第一次因为公事上的意见不同而爆发了争执!

    最后,还是北极熊上去将两个倒在血泊里的家伙拉了起来,有些复杂的看了血手一眼,忽然轻叹道:“你这家伙,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有思想啊……”

    “这回不一样。”

    血手垂下了头,脸色很认真,道:“以前,他无论做什么,最起码出发点都是站在了为兄弟们的利益上考虑,不管是对是错,我支持,因为有个能为自己兄弟考虑的大哥总不会死的太惨,所以,哪怕是他的命令错误,我也会去执行,就算是让我向着炮火发动决死冲锋,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可是现在,他真的错了!禁毒禁毒……今天禁了华夏的,明天就能禁全世界的,到那时,地下世界还是地下世界吗?我们行走在黑暗之中,做的就是这种暴利的买卖,要不然谁会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睡觉都不安宁,生怕睡梦中被人割掉头颅,说到底还不是图个钱财吗?如今,我们流了那么多的血总算要拿下亚洲这一块了,却要禁毒,这么做合适吗?简直就是为了中国利益牺牲兄弟们的利益,虽然毒品并不是议会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就算是魁首也没权利去牺牲兄弟们的利益!他……真的已经不配在做议会的魁!”

    一番话,振聋发聩!

    尤其是那句……今天禁了华夏的,明天就能禁全世界的!

    更是让所有人全都陷入了沉默当中,说实话,对于叶无双的禁毒令,所有人心里还是都有疑惑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排斥,不过他们的反抗并没有隐杀和血手这么激烈罢了。

    地下世界,本身就是黑暗和邪恶的象征!

    叶无双的所做所为,完全是颠覆性的,光明世界不曾去做的事情,地下世界却在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去做,伟大的简直就跟个圣人一样,难道指着用这个教化世间吗?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只是,唯有姬娜若有所思,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忽然抬头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的所作所为是因为有更大的图谋呢?或者说,他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想打造一个你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暗黑帝国呢!?一种……全新的暗黑帝国,重新诠释‘暗黑’这个词!”

    “重新打造一种我们理解不了的暗黑么?开辟一个新的暗黑时代?”

    血手苦笑了起来,道:“就算是,那也是一个我了解不了的时代,与其走入新时代,我还不如葬在我所能理解的时代呢!”

    说到这里,血手深深看了姬娜一眼,然后深深鞠了一躬,道:“主母,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已经无法理解魁的思想了,我只能做到用我理解的正确方式去劝诫他!文死谏,武死战,这是我的信念,为了议会兄弟们的利益,血手何惜此身,哪怕是万劫不复了,又何惧?”

    说完,扶起冷箭,两人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威风在机场的狂野之上呼啸。

    虎牙有些担忧的看着走路的时候还一瘸一拐的两人,沉默了很久后,才有些担心的说道:“主母,你说这两个偏执成性的家伙该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吧?他们……他们现在的状态让我很担心!”

    其实,最让虎牙害怕的,还是血手和隐杀两个人临走时候的那种眼神!

    他们眼中闪烁着的……是一种让虎牙非常陌生的坚定!

    那是一种叫做信念的东西,很难改变,说的好听点儿叫坚定,说的难听点儿就是钻进了死胡同出不来了!

    这两人……让虎牙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一句话——不疯魔,不成佛!

    “应该不会吧,毕竟是八年的兄弟,出生入死了那么多年,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的。”

    说这话的时候,姬娜的语气也多多少少有些不确定,她也是一个对人性了解到极致的大师了,要说在心理学上的造诣,恐怕不比那些专于此道的人差,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大事上意见的不同,其实最难调和,一般都是硬伤性质的冲突!

    就像在政治斗争的权力场上,两个相互倾轧的利益集团,虽然打起来的时候可能招招致命,但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利益才干起来的,如果过了这个点儿,反而可能有相互罢休、好好相处的可能,就算是合作都未尝不可,反正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天下熙攘,皆为利往,就是这么回事,只要不碍着自己夺权夺钱,什么都好说。

    较之这些小人之间的战争,往往那些正直之人因为政见不和而爆发的冲突,更加的刚猛暴烈!轻的,是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重的,那绝对就是拼个你死我活的下场!这种例子,从古至今一直都不少,那些名臣悍将,因为政见不和而斗个头破血流,甚至死于朝堂之上的事情屡见不鲜,更有甚者,甚至会做出一些相当疯狂的事情!

    所以,此刻即便是姬娜也有些不敢保证了,扫了剩下几人一眼,苦笑道:“希望他们两个都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吧!”

    “但愿如此!”

    北极熊咬了咬牙,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再让我听到他们说什么魁不适合再坐在铁王座上之类的话,我一点儿都不介意扭断他们的脖子!”

    看着几人个不一的神色,姬娜无声的叹了口气,最后沉默了下来,她有预感,似乎一直都是铁板一块的暗黑议会,终于在“禁毒令”的事情上出现了不可弥补的裂痕。

    可这种裂痕,又不是人为能修补的了的!

    ……

    一日无话。

    转眼间,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初上时,京华这座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国际大都市的夜生活终于再次上演。

    韵律酒吧。

    不得不说,楚灵韵在经营上海是很有一套的,酒吧无论是在气氛上还是在装修上都有着独特的格调,而且音乐也不是那种震耳欲聋的电音,模式倒是和西方的一些爵士酒吧有些相似,但却比爵士狂野一点,如果拿音乐风格来说吧,狂野指数介于爵士和电音之间,算是轻摇滚吧。

    此时的韵律酒吧,已经到处都坐着深夜不归人。

    说实话,要玩,那些红男绿女是不会来韵律酒吧这种类型的酒吧来的,这里的处处洋溢着一种给人宣泄伤心的意思,也大都是一些郁郁不得志与生活郁郁寡欢的人才喜欢在这种地方独孤的品尝残酒。

    今日,在这韵律酒吧西北处的一个小角落里,却有两个“怪人”在疯狂饮酒!

    这两人喝酒,简直就跟喝水没什么区别,哪怕是身上明明裹着纱布,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喝酒时候的豪迈。

    毫无疑问,这两人就是隐杀和血手了。

    喝到现在,两人早就已经带着一身的颓废气息趴在桌子上了,时笑时哭,看那样子,整个人的精神都处于一种接近于奔溃的边缘了。

    台上一个女吉他手正抱着麦克风用她那嘶哑的声音唱着一首伤心的歌,是上个世纪beyond曾经创下的一首经典名曲《谁伴我闯荡》“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前路没有指引,若我走上又是窄巷……

    寻梦像扑火,谁共我疯狂,长夜渐觉冰冻,但我只有尽量去躲,几朵天真的理想,几多找到是颓丧,沉默去迎失望,几多心中创伤!

    只有淡忘,从前话说要如何,其实你与昨日的我,活到今天变化甚多……”

    沙哑的歌声,唱出每一个寻梦者心中苦痛的歌词,恰恰切中了血手与隐杀心中最沉痛的悲伤!

    这歌词中唱的,可不就是现在的他们么?

    “桀桀桀桀……”

    隐杀已经伏在桌上怪笑了起来,跟着歌词哼了几句后,忽然轻声道:“魁变了,我们也变了,活到今天,我们真的变化太多了……难道真如中国人所说的,人其实是种只能共患难,却不能共享福的生物吗!”

    说到最后,人竟然呜咽着哭泣了起来!

    “或许吧,不知道……”

    血手长长呼出一口带着浓郁酒味的浊气,拍了拍隐杀的肩膀,缓缓道:“不管对不对,为了信念,为了我们的坚守,为了议会的兄弟,总该是抗争的!好了,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说完后,轻轻扶起了隐杀,两个人搭着肩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

    此时,已经是将近晚上两点钟的时候了,十里长街清清冷冷,空无一人。

    两人酒后没有在这儿过多停留,直接便去了停车场。

    停车场里,仍旧无人!

    可几乎是一步踏入这里的瞬间,隐杀和血手就在同一时间停下了脚步,眸中猛然爆出一团杀机!

    “滚出来!”

    血手当时就是一声大喝:“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再鬼鬼祟祟的了!”

    “桀桀,铁卫不愧是铁卫,好敏锐的嗅觉!”

    一道阴沉沉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停车场的各个角落里走出了十来个黑衣人!

    血手当时就微微眯起了眼睛,神态如临大敌!

    全部都是异能者!

    几乎是同一时间,血手和隐杀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异能者与异能者之间,有一种对同类的近乎野兽般的敏锐嗅觉!

    然而,等真正看清楚了这些人的打扮之后,血手顿时冷笑了起来。

    只见,这些全部都是一些一身黑衣的武士,但他们身上,却有着非常独特的标志——那是教会的标志!

    “原来是异端裁判所的垃圾!”

    血手来回扫视一圈后,顿时桀桀冷笑了起来,道:“想不到你们竟然还敢出现在中国,怎么,你们的圣城梵蒂冈已经完成重建工作了吗?”

    这话,就多多少少有些不地道了。

    毕竟,到处可是暗黑议会一颗核弹给人家把圣城梵蒂冈炸了个稀巴烂,现在他们又猫哭耗子假慈悲似得关心人家的圣城梵蒂冈的重建工作,实在是讽刺的意思太明显了!

    当时,那些异端裁判所的裁决者就面色阴沉了下来,梵蒂冈被人莫名其妙的炸了,就算是个傻子都知道一定是暗黑议会干的好事,可他们又没办法跳出来找暗黑议会算账,这滋味,也是的确有够憋屈的了!

    当下,就有几个裁决者准备冲上来找血手拼命,暗黑议会历来和教会不和,几乎是天地那种的,双方见面就眼红厮杀在一起不算什么值得惊奇的大事!

    “都住手!”

    一个领头的中年汉子挥手制止了所有人,棕色的头发以及面部的种种特征都证明这是个典型的地中海人,气息相当沉稳,最后将目光投向了血手,笑道:“虽然我们以前有些过节,但那也全是因为你们的魁首叶无双一心要为难我们,要不然,我们又怎么会与你们暗黑议会凭空作对?我们是神的子民,最不喜欢的便是杀戮了!所以,你们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们并不针对暗黑议会!”

    一句话,当时就让血手微微眯起了眼睛!

    只针对叶无双,却不针对暗黑议会,这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群人知道了什么?

    当下,血手的心思也就渐渐紧惕了起来!

    可那中年人也就是今次蜻蜓点水式的稍微一提,之后就不在这个上面继续纠缠了,微微垂着头阴沉沉的一笑,道:“叶无双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地下世界中人,有时候,他的所作所为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要不然,为什么偏偏要找我们的麻烦呢?他……已经将地下世界带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甚至,对本来与地下世界并无干系的我们都有着本能的敌意!难道你们不觉得……他其实已经不配做一个地下世界的领袖了吗?他的所作所为,迟早将地下世界带上灭亡!”

    血手眉一挑,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您还不知道么?”

    中年人舔了舔唇,一字一顿道:“诛杀叶无双,让地下世界回归原来的轨迹!”

    血手眉毛当时就立了起来,不过没说话。

    那中年人话锋一转,莫名其妙的说道:“有一位贵人想见见你们!”

    血手和隐杀愈发的震撼了!

    今夜,所遇到的一切,确实太诡异了!

    当下,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仔细琢磨着一切,沉默了不知多久后,血手终于缓缓点了点头,道:“好,我跟你们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