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拳落兄弟身,痛在自己【大章】

    半个小时后。

    这机场之上,顿时就传来一大片的嘈杂声!

    率先出现在叶无双眼帘之中的,便是枭狼与他那手下的异能者小队!

    不过这些异能者如今却已经簇拥在了一起,几乎个个都是下意识的将手放到了插在腰间的三棱军刺上面,如临大敌!原因,很简单,一切全部都是因为那两个被他们押着的人——血手和隐杀!

    暗黑议会铁王座下的最强武士!

    毕竟是走到巅峰的异能者,即便隐杀和血手两人的身上并没有挂上那铁卫的名头,站出去也足以让人震惊了,如今,双重的威压压上来,也难怪这些狼刺成员会如临大敌了。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陪在血手和隐杀身边的其他铁卫,一个个也是满脸震惊与怒容!

    有这么一群煞神呆在身边,就连枭狼都大感吃不消,心头笼罩着莫大的压力,整个人也是暗暗打起了精神,生怕北极熊他们几个人一冲动直接和自己动手,弄出冲突就不好了。

    相对而言,隐杀和血手倒是平静了许多,两个人除了衣服凌乱,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狼狈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症状,显然在抓捕的时候是束手就擒,没有爆发战斗。

    在这一行人的最前面,正是风风火火的姬娜,几乎是一口气就冲到了叶无双面前,看了一眼跪在叶无双面前,现在额头上都在流血的冷箭,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怒气,毕竟,这些人可都是跟着她打过天下的兄弟啊!如今被叶无双这么折腾,怎么可能不心疼,因此,冲上来二话不说就吼道:“叶无双,你他妈的疯了吗?为什么要抓捕血手和隐杀!”

    这一次,姬娜真的是生气了!

    就在方才,她正与刚刚从金三角回到华夏的几个铁卫相聚,喝一喝小酒什么的,本来还挺爽的,可谁知,狼刺的人忽然就冲进来了,二话不说就动手抓人,问为什么,那个枭狼更是冷冰冰的只说了一句——这是魁的命令!

    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但是却让姬娜的一颗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现在,亚洲不日就可拿下,暗黑议会即将完成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伟业,叶无双的霸业将成,姬娜还以为叶无双要做那“杯酒释兵权”的宋太祖和那杀绝开国功臣的刘邦呢,所以才对血手和隐杀直接动手!

    没办法,换了谁怕是都会这么想,自古仗义多是屠狗辈、无情最是帝王家啊!

    叶无双皮厚心黑,有时候至情至性,有时候狠毒的就连姬娜都觉得陌生,现在,忽然要诛杀那些手握重权、跟着他打天下的兄弟,虽然出乎意料,但却一点都不排除这个可能!

    尤其是……这一次派出的可是狼刺啊!

    那是一支身上覆盖着黑色和死亡的特别组织,对立面的武士就算是姬娜都非常的陌生,与她无任何瓜葛,纵观天下,也只听命于叶无双了,没有正义,没有感情,叶无双的命令就是他们存在的唯一目的!

    这么一批人,不正是做那“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绝佳选手么?

    因此,姬娜现在心里算是冷了个透彻,看着叶无双的时候,也就没半点儿客气的意思了,上来就是一通不留情面的质问。

    叶无双没有回答,只是负手缓缓转过了身!

    姬娜没办法,只能将目光放在冷箭身上,尤其是看到那地上嫣红的血迹后,更是眼角抽了抽,二话不说一把扯住冷箭就要将之从地上拉起来:“冷箭,我不是告诉过你吗?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父母,天地也不能跪,你怎么能跪这个无情无义的王八蛋!”

    可惜,任由姬娜如何的拉扯,冷箭的膝盖就跟生了根一样死死黏在了地上,说什么都不肯动!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一眼他一直都非常尊敬的主母,只有略微颤抖的声音飘出:“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只知道,打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南非的各个城市里飘荡,用我的透明异能做个卑微的小扒手,能偷着一口吃一口,偷不着被打个半死就蜷缩在角落里自己舔伤,就算别人家里养的一条狗都比我命好,直到魁捡到我我才知道活着是个什么滋味!我的父母不要我了,魁却让我活到了现在,所以,我跪魁,天经地义。”

    “只是……只是魁,我想请求您千万息怒,兄弟之情不易,相伴八年,请您珍惜,纵有大错,罪不至死啊!”

    “……”

    说到最后,冷箭几乎已经是怒吼了!

    姬娜浑身顿时一颤,准备拉起冷箭的手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缩了回来,眼中也闪过一丝复杂,虽然抓人抓的莫名其妙,但从此刻看来,很显然是有原因的!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看了叶无双一眼,原本想为自己刚才的误解道个歉来的,可话到嘴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伴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血手和隐杀已经被押了过来!

    叶无双当时就是一声断喝:“给我跪下!”

    “不跪!”

    血手昂起了他那张疤痕满面的脸,吼道:“我们没错!”

    “啊!”

    话还没说完,站在他身后枭狼便是一记斜踹狠狠踹在了他腿弯上,猝不及防之下,血手当时“噗通”一下就跪倒了,押着他的那两个狼刺武士恶狠狠的就冲上去将其制住狠狠压倒在地上了,就算挣扎都没用,只是抬头赤红着一双眼睛怒视枭狼。

    而另一边,隐杀就更惨了,本来就不是近身系异能者,力量有限的很,直接就被狠狠摁倒在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让北极熊和虎牙他们都有些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准备出手,可却被一道淡漠的声音给打断了。

    “怎么?你们想要造反?!”

    叶无双终于转过了身,强忍着内心的痛楚,直视着这几个追随自己南征北战的兄弟,眼神却很平静,缓缓道:“你们……打算一样走上我的对立面?”

    北极熊他们的动作全部都彻底呆滞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时候的叶无双,心底没来由的就冒出一丝寒气,他们敢保证,只要自己点头或者动手,叶无双绝对会将自己击杀在此!

    这一刻,一种莫名的东西塞在了他们中间,一起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八年才建立起来的主仆之情,在这一刻,出现了那么一丝裂痕!

    虎牙算是铁卫当中最圆滑的人了,听到叶无双的话后,顿时苦笑道:“魁,我们没那个意思,只是,终究是和他们两个朝夕相处了八年,看着他们受苦受难我们于心不忍啊,请您给我们个理由可以吗!”

    叶无双没说话。

    被摁在地上的血手却近乎疯狂的咆哮了起来:“别他妈的求他,事到如今,要杀要剐老子都认了,是老子罪有应得,也是老子把金三角的半成品卖到了中国,老子认!”

    金三角的半成品卖到了中国!?

    不光姬娜的面色变了,就连北极熊他们都一时间说不出话了!

    华夏的禁毒令,那可是叶无双当着全世界的面发出的,现在,隐杀和血手两个人却直接跳出来触犯禁令……

    这是在挑衅叶无双的权威啊!在议会是决不允许的事情!

    叶无双抬起了眼皮,看着被摁在地上,脸都变形的血手,一字一顿道:“你真的认?”

    “认!”

    血手很硬气,努力的抬起自己骄傲的头颅:“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是老子做下的没什么不敢认的,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皱半下眉头就他妈不是地下世界的男儿,老子只求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兄弟就行了!”

    “那么……你呢?隐杀!”

    叶无双将目光投向了隐杀,凝视着对方那双幽绿的眸子,轻声道:“你认是不认!?”

    “我要是不认的话您还看得起我吗?嘿……怕是您都不好意思承认我是你带出来的人了!”

    隐杀倒是相对平静很多,被摁倒在地也不反抗,只是道:“既然违反禁令,我们就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求个问心无愧就行了!说实话,今天这个下场我已经想到了,但不后悔,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用鲜血换来的战利品被投入石灰池,更不想看着那么大的一个华夏只能看不能动,既然已经征服了这个地方,那黑暗就应该笼罩这里,而不是打着黑暗的幌子却赋予这里真正的光明,为了这里,我们已经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应该收取回报!”

    果然如此!

    叶无双心中苦笑,有些话,实在无法表达,自己的苦心也没人能看懂,那么一切不说也罢,迟疑了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好,很好!那就按规矩办事!禁毒令发出之日,我曾立规矩:凡向华夏黑市倾倒毒品者,杀!”

    最后一字刚出,所有人如遭雷击!

    紧接着,北极熊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噗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

    北极熊更是高呼:“魁,一世人,两兄弟啊!咱们哥几个这一路走来不容易,杀不得啊!”

    最后,就连姬娜都忍不住说道:“叶无双,你这一辈子已经失去够多的兄弟的了,难道真的打算亲手折掉跟了你八年的人吗?他们说是你的属下,其实就是你的兄弟啊!若没了他们,你一个人坐在那高高在上的铁王座又有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打算做那孤独一生的帝王吗!?”

    叶无双没说话。

    “都别劝他了。”

    一道非常平静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是血手开口了,耸了耸肩肩膀,示意抓着自己两个狼刺成员放开手。

    那两个狼刺成员不禁将目光投向叶无双,见叶无双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后,这才放开了手。

    然后,血手坐了起来,看着叶无双的时候很平静,有些苦涩的咧了咧嘴,道:“魁,你真要杀我?”

    叶无双沉默了一下,道:“规矩!”

    “是啊……规矩!呵,你是君,我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些我懂,其实就算是为了还您把我从硅谷的实验基地里救出来的恩情,这条命给您也是对的。”

    血手嘴角泛起一丝苦涩,沉声道:“可道理是那样,我还真没想到您会有要杀我的一天!”

    说着,血手抬起了头,凝视着叶无双,道:“不过,死前可容我说几句话?”

    叶无双点头。

    血手道:“这一次,您真的错了,魁!对待华夏的态度上,您真的错了!我记得您曾经说过一句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然华夏已经成为议会的领土,凭什么搞特殊?难道就因为您是这个国家的人,对这个民族有眷恋,所以您就总是用不一样的态度对待吗?我想问您,您对得起跟着您打天下的兄弟们吗?他们来自于五湖四海,来自于各个国家,都追随在您的旗下,为的是什么?您怎么可以放弃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利益!您在禁毒的时候,可曾想到那些葬在奇迹之城后面的墓地中的兄弟?这是对他们英魂的亵渎啊!说句实话,自从您回到华夏以后,您真的变了,不再像从前一样公平公正,不再是个主宰黑暗的伟大君王,您不顾自己兄弟的感受,只想着去成全一个曾经背叛了您的国度!”

    说到这里,血手深深吸了一口气,陡然吼道:“现在你已经不配再坐在铁王座上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面色大变!

    打死他们也没想到,血手竟然敢这样斥责叶无双!同时,一股无力从心头升起,他们知道……这会是真的难以挽回血手的生命了!

    叶无双听后却很平静,沉默了一下,忽然问道:“我想知道那些半成品毒品卖出后所得的钱去了哪里?”

    “已经上缴!”

    开口的是隐杀,道:“我们只是不想看着兄弟们拿命换来的钱付诸东流,并没想过昧着良心贪了那些钱,那是在喝兄弟们的血,于心不忍!所以,早就已经按缴获全部上缴议会了,只有一成给了金三顺!”

    “好!”

    叶无双点了点头,随后,毫无征兆的就是一拳狠狠砸在了血手脸上!

    “嘭!”

    一声巨响,血手直接被砸到在地,嘴角有鲜血溢出,刚要爬起来的时候,再次被叶无双一脚踏在背上撂倒,这回,他没爬起来!

    紧接着,叶无双一脚就将隐杀给踢飞了!

    两个人,登时头破血流,可见叶无双下手究竟有多么重!

    叶无双这回是真的很难压住怒气了,如果他们真的是贪钱,他绝对能狠下心将之斩杀,可问题是……他们也是为了手底下那群兄弟着想啊!

    这让叶无双怎么舍得杀他们?

    只是怒其不理解自己!

    拳脚如雨般落在两人身上,到最后,叶无双更是再难压制心中的怒气,抽出皮带狠狠抽着两人。

    再然后……皮带都抽断了!

    此时,隐杀和血手两人已经皮开肉绽,成了血人了!

    看着两人的凄惨模样,叶无双心里也不好受,怒道:“你们他妈的口口声声说自己爱着议会,心疼着手底下的兄弟,那么老子呢?老子他妈的难道就是一个只知道坑害自己兄弟的人吗?难道……在你们眼中的叶无双,就是如此的不仁不义!?”

    然后,叶无双狠狠将皮带丢到地上,本来很想说让他们也理解理解自己,用一双干净的眼睛来看看自己的真实目的所在,可话到嘴边最后又咽了下去,只是略微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朝枭狼招了招手,等其过来后,才冷声吩咐道:“把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给老子丢回去,治治身上的伤,让他们好好给老子反省一下!”

    枭狼明显一愣,没想到血手都骂叶无双不配做暗黑议会之主了,叶无双还能选择宽恕,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点头。

    叶无双这才将目光投向北极熊等人,环视一圈后,冷冷道:“这一次的事情,全部都是金三顺一个人背着议会偷偷做下的,对吗?”

    北极熊几人看事情出现转机,早已狂喜,哪里还能不知叶无双的意思,纷纷点头:“不错,全部都是金三顺一人而为!”

    甚至,包括狼刺成员都在齐声回答!

    现在这情况,只要不傻,就知道该怎么做!

    “很好!”

    叶无双转过了身,道:“将金三顺这个罪魁祸首交给华夏!我这就走了,阿丽莎在中亚细亚碰到了一些麻烦!”

    说完,迈开步子就登上了飞机!

    躺在血泊中的两个人也傻眼了!

    血手早就被打的皮开肉绽,却不想叶无双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态度!

    只是,他还不服!

    这是意见和看法的不同,是公事,他绝不屈服!

    当下,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怒吼道:“即便如此,你仍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君王,仍然不配坐在铁王座上!你若是一个合格的君王,此时就当杀我!”

    走到机舱门口的叶无双闻言身子一顿,沉默了很久,最终只留下一句:“好好养伤吧,还有事情等你做,将功赎罪!”

    然后,便彻底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

    ……

    (两章合在一起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