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章 禁毒之难,难于上青天!

    得到了叶无双的承诺,邢无锋与孟海当时就离开了,虽然都是军人,但在那权利场上摸爬滚打的久了,耳濡目染之下,也多多少少学会了一些察言观色之术,此刻一看叶无双的脸色,就知道随之而来的必然会是暗黑议会的内部的整顿,这种东西看多了可是会长针眼的,对于任何一个组织来说都是如此,都挺忌讳自己内部解决事情却有外人在一边看着!

    一直等两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机场上的时候,叶无双才冷飕飕的吼道:“冷箭,给老子滚出来!”

    空气中当时就是一阵无形的波动,下刻,一个相貌平凡的少年出现在了叶无双面前,正是冷箭,只不过从始至终都是垂着头的,似乎都有些不敢直视叶无双了。

    冷箭好歹也跟了叶无双很多年了,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叶无双现在很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甚至,都能感受到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无形的杀气,非常的慑人!

    叶无双微微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冷箭很久后,嘴角才终于微微挑起,淡淡道:“这件事情你应该心里多少有数的吧?”

    冷箭头垂的更低了,不过面对叶无双的质问,他最终也只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好得很!”

    叶无双拔高了声音,冷笑着一字一顿说道:“冷箭啊冷箭,让我想不到的是,你居然也会有事情瞒着我!”

    说此一顿,略一平复心情后,这才道:“说吧,是你自己说出一切,还是我自己查!”

    “我……”

    冷箭垂着头,过了很久后,才终于说道:“就在三天前,金三顺的几个当初没加入议会的亲信来了沈阳……”

    说到这里,冷箭一咬牙,飞快道:“我查过这几个人身份,以前一直都是在负责金三顺在韩国的生意,有时候金三角丰收,分配到手中的货多的话,也曾活动在中国和朝鲜边境,偷偷将货导入过华夏黑市,所以……”

    “所以是轻车熟路,也只有他们能有这个能力这么快的将货弄进华夏了,是吗?毕竟是现成的渠道嘛,我知道,嘿……不错的团队啊!”

    叶无双冷笑着赞了一句,只不过那阴阳怪气的语调,怎么听怎么别扭,除非是傻了,要不绝不会天真的以为这真的是赞美!

    不过也就是仅仅一瞬间的事情,叶无双便再次拉回到了话题上,仔细看着冷箭的任何一个反应,一字一顿的道:“不过,议会内部应该也是有人给供货了吧?要不然,以金三顺的能力,怎么可能把我已经下令要销毁的半成品弄到手中?你也是议会的老人了,应该不会不知道议会对那些选择臣服的各方大佬在归降后的下场,最多最多也就只能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而已,根本不会让他们插手到议会的内部的事情里!这么一来,问题就出来了,议会内部,一定是有人给金三顺供了货的吧?金三顺,只能算是一个代理销售者而已!”

    冷箭巨震,头垂的更低了。

    一看冷箭这反应,叶无双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一定是有人给金三顺供了货,而且,八成这个人在议会的地位还很高,要不然冷箭不会是这么个样子!当下,就是一声断喝:“冷箭,你难道真的打算违逆我?!”

    “噗通!”

    冷箭二话不说,竟然就这么直挺挺的跪在了叶无双面前,头颅“砰砰砰”的在地上磕了三下,血当时就出来了,染红了机场的跑道,嘴里却飞快说道:“魁,请您罢手吧!不要再查了,真的,真的不要再查了,再查下去……”

    说到这里,冷箭说不下去了,头磕在地上,说什么都不愿意起来。

    叶无双一声长叹!

    从冷箭的种种表现上,叶无双要是再猜不到是谁的话,那他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沉默很久后,才略微有些苦涩的说道:“是隐杀和血手他们两个吧……”

    冷箭顿时就是浑身一颤!

    叶无双苦笑了起来,看来……应该是隐杀和血手了!前几天,为了能跨过金三角的穷山恶水,所以叶无双出动了狼刺去对付那些老林子里藏着的暗哨,领头的就是冷箭和血手,在完成这一切后,负责销毁那些半成品的也是隐杀和血手!

    只有这两个人能接触到那些半成品毒品了!

    冷箭此时也知道八成是不可能瞒过去了,垂头飞快说道:“魁,他们两个也是一时冲动,您就原谅他们吧!”

    叶无双没有说什么,只是轻声道:“说说具体的过程吧,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向来都是号称铁王座下的永恒护卫铁卫居然会跳出来第一个违抗我的禁令!”

    冷箭知道,要是不给出一个交代的话,叶无双是断然不会善罢甘休的了,当下苦笑道:“一切……全都是因为那个金三顺了!那个家伙在中国的时候看上去很安分,其实一直都在结交议会的高层,隐杀和血手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他的!也是他撺掇隐杀和血手,要不然他们两个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的!”

    “一切,真的是因为金三顺么?”

    叶无双冷笑了起来,说话的时候语气很轻缓,但却蕴含着一种莫大的自信:“都是跟了我八年的兄弟,难道我不了解他们吗?议会的武士向来都是好吃好喝,尤其是铁卫,在生活上我更是不曾亏待你们半分,我就不相信,那点毒品的小钱真的能让我意志坚定如铁的兄弟动心!我更不相信,金三顺那个小瘪三能蛊惑我就算是面对电刑都能咬紧牙关绝不招供的兄弟!”

    说到这里,叶无双怅然一笑,轻声道:“说到底,能让你们公然走上我的对立面,触犯禁令的,必然是对我命令的不认同了!对吗?”

    冷箭垂下了头,憋了好久,才终于说道:“不错,我们确实想不通,我们想不通魁您为什么要舍弃我们自己的利益,去成全一个与我们并无太大干系的国家!我们真的想不通,我们是地下世界的存在啊,我们百无禁忌,为什么要去做一些只有卫道士才会做的事情!您可知,当我们将那白粉投入石灰池里的时候,损失的,是我们的钱,是我们的兄弟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钱!魁,我们都知道您是华夏的人,您是从这个国度走出来的人,您对您的国家有感情,我们完全可以理解!甚至,在您并没有直接进犯,选择迂回的路线承受了无数苦难来征服这里的时候,我们都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您对您的民族有眷恋!我们完全理解,所以无条件支持您,您的刀指向哪里,哪怕是流血、受伤、甚至是交代了自己的生命都要将议会的战旗插到那里去!可是这一次……您的命令我们无法接受,您知道为了打下金三角有多少兄弟死在那里了吗?您听了兄弟们倒下时的惨叫了吗?您听到兄弟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抱着**包冲上去和敌人拼命时的怒吼了吗!您看到兄弟们那无怨无悔的笑容,和高吼着‘暗黑永存’时冲上去和敌人厮杀的样子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要用兄弟们的鲜血和牺牲去成全一个曾经背弃了您的国家!这个民族,是个卑贱的民族!他们曾经背叛了您啊,您在战场上和敌人厮杀,只为保护他们的时候,他们可曾有一个人对您感恩?没有一个!他们只是认为您拿了他们纳的税,所以就应该为了那几千块钱搭上性命去作战,在他们眼里,您的性命就值那几千块钱,您心里那伟大的理想和信念,他们没有一个人会理解!而当您被豪门迫害的满世界逃亡的时候,那些您守护过的人,可曾有一个站出来为您说句公道话?!甚至,在您逃亡的时候,被饥饿折磨的时候,他们谁施舍过您一个馒头啊!没有,这些都没有!从始至终,您都在为这个民族付出,付出的真的够多了,就算您身上流淌着这个民族的血,现在也还清了,您可以无愧无心了,为什么要为了这样一个国家舍弃始终追随您的兄弟们的利益!”

    叶无双从始至终都在安静的听着,感动么?感动!冷箭说的那些,其实他都知道,只不过,就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人,所以,任何他做出的决定都蒙上了一层另外的味道!

    如果……如果现在叶无双面对的是美国,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用意了!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迄今而至,叶无双也只能如此感慨了!

    冷箭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存在于叶无双心中那个伟大的设想!那张宏达的战略蓝图,在没有完全展开之前,有多少误解,他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解释了也没用!

    冷箭他们更加不会看出的是,只要他们一天不摆脱毒品、妓女、走私之类的东西,他们就永远只能是个黑帮,根本不是长久之道,迟早得覆灭,到那时候,付出的何止是现在这些代价啊,而是所有人的生命!只有走上教会那样的路,才能亘古长存,精神的信仰……是不朽的!

    可惜……这些东西,没人能理解!现在说出来,时机还不成熟,而且议会正值动荡的时候,没有说服力不说,还容易造成混乱!

    所以,叶无双不解释,只有他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伟大的人,从始至终,他都在卑微的活着,冷箭斥责的那些东西,真的太高尚了,不属于他,他的一切安排,都不过是想给议会留条后路,保护更多的人啊!

    所有苦楚,自己一个人扛!

    这是叶无双的决定,负手而立,轻声问道:“这些话,憋在你们心里很久了吧!?”

    冷箭没说话。

    叶无双继续问道:“我想知道,隐杀和血手是如何替换下那些半成品的。”

    “面粉。”

    冷箭垂头道:“销毁的都是面粉!”

    “好,很好!非常好!”

    叶无双忽然大笑了起来,而后便是一声断喝:“枭狼!”

    “魁首!”

    始终伴在叶无双身边的枭狼一步踏出,垂首道:“请您吩咐!”

    “率领你的狼刺小队去缉拿隐杀和血手!”

    叶无双目光阴沉沉的,一字一顿道:“如果他们敢反抗的话……”

    说到这里,叶无双的话戛然而止,然后便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窒息的沉默!

    只有机场的风吹过,拂乱了叶无双的满头碎发。

    过了很久,叶无双才终于吐出一口浊气,轻声道:“无须向我,就地诛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