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非你莫属【大章求花】

    或许是因为气氛太过尴尬,总之,姬娜在沉默了不久后,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飞快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表之后,便说道:“对了,韩国最近归降的金三顺正在找你,已经赖在沈阳好多天了,说是不等到你回来他绝对不回去!”

    金三顺!

    叶无双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金三顺他倒是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父母双亡,是个孤儿院长大的穷苦孩子,不过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因为孤儿院的经济困难,所以直接被踢出去了,迫于生活,没办法只能当个扒手什么的混口饭吃,渐渐的也就找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混混,成了一个市井流氓。因为从小生活在海边,所以对于海运一途了解甚多,为了生活,不得不和海关打些交道,没办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了大海肯定多接触一些从海上而来的非法分子,因此也就渐渐的摸透了海关的一些运作模式,到了二十岁的时候身边勉强聚集起了一些小弟,于是就悍然带着这些小弟踏上了走私这条路!

    还别说,凭着早年积累下来的对整个海关的认知,还真让他做成了几单子大买卖,好歹成为了当地城市里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手底下更是豢养了一批亡命狂徒,总算是完成了原始积累!不过这家伙也是个聪明人,看出了走私这种事情能做一时,做不了一世,偷税漏税那是和国家作对,迟早得被整死,于是居然一头扎进了当时被刚刚炒热的赌石行业,从世界各地弄了不少好石头,开了个赌石场,因为刚开始的时候切除了好几块极品宝石,都是那种价值几百万上千万的货,而且最重要的是,赌石场居然没产生任何念头,反而把买家安全护送出境,所以一下打出了名气,赌石场也是越做越大,成为了当时出了名的“赌石大王”。

    然后,生意越做越大,路子也越来越广,不过因为骨子里糙,所以,生意做大以后非但没有越做越白,反而越做越黑,最后干脆碰了毒品和军火,尤其是毒品,碰得非常的狠!几乎垄断了整个韩国的市场!

    此人,绝非易于之辈!

    “他来见我干什么?”

    叶无双当时心里就打起了警惕,微微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这个人可信吗?”

    姬娜被叶无双的态度给吓了一大跳,她其实还是很了解叶无双的,自然可以看得出叶无双已经动了杀心!

    不过仔细一想,便也释然了,随后深深看了叶无双一眼,轻声道:“我见过金三顺这个人,怎么说呢?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钱,算不得一个枭雄,他来华夏,我估计也是商人的本能驱使着!商人嘛,你知道的,在他们这些人眼中,要是不建立一点儿利益依存的关系的话,估计觉都睡不着!所以,我的猜测是,他一直待在这里其实就是想给你送一点小小的礼物罢了!并没有窥视你不在那段时间,是不是有意外发生了!事实上,假如你真的出事了,他也不可能再有动作了,因为,这个人在归降的时候,就已经将整个班底全都交了出来,现在已经被九纹龙打乱分别安排在了亚洲各个地方进行扩张活动,想折腾出点儿风浪都没可能了!”

    闻言,叶无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才缓缓道:“那我倒是不妨见他一面!”

    “好的。”

    姬娜点了点头,拨通一个电话嘱咐了几句,便挂断了。

    大概也就是十分钟左右的光景,在一个议会武士的带领下,一个中年微胖的男人走进了办公室。

    无疑,此人便是金三顺!

    这家伙很显然也是个机灵人,一看到叶无双,顿时屁颠屁颠的就跑到了叶无双身边,恭恭敬敬的献上了一个很明显是最近才学会、并不是很标准的捶胸礼,道:“尊敬的魁,我是金三顺!”

    叶无双的观人之术还是很不错的,一看这金三顺,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一眼就看出了这绝对是个非常圆滑的家伙,就像姬娜给出的评价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算是那种他最不喜欢的人了,沉默了很久,才终于点了点头,道:“我听姬娜说你要见我,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没有,没有!”

    金三顺连忙摆起了手,道:“其实我就是准备了一些小礼物要送给您。”

    小礼物?

    叶无双心中冷笑,心道你他妈的所谓的小礼物恐怕最起码也得价值连城吧?不过,他倒是没多说什么,一直在冷眼旁观。

    金三顺小心翼翼的看了叶无双一眼,问道:“魁,我听说您早年曾经穷尽天下工匠之力一共打造了九件绝世珠宝,名曰‘恶魔的宠爱’,对吗?”

    叶无双点头。

    金三顺大喜,又道:“看来魁也是喜欢这些特殊的‘小石头’啊,正好,我也好这一口!您应该知道的,我早年曾经做出了世界上最大的赌石场,对于这些正好还是有些研究的,手里也难免收藏了一些,既然您喜欢,我就送给您吧!”

    说完,不等叶无双开口,就“啪啪啪”拍了三下手!

    顿时,九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抱着八个很大的木头盒子走了进来,站成一排,而金三顺则带着笑容一个个打开了这些盒子。

    顷刻间,满屋宝石的光彩!

    第一枚,是体积相当惊人的无色微带蓝色“水火钻”!

    第二枚,是一枚璀璨到极点的极品红宝石,民间常常把这种红宝石称之为“鸽血石”!

    第三枚,是一枚蓝宝石,看色泽绝对是印占克什米尔矢车菊产的蓝宝石,早已经被采空了,现在已经很难见到,这种品质顶级的蓝宝石,更是完全绝迹,好多年不曾出现,堪称价值连城!

    第四枚,是一枚祖母绿,是那种具有特殊晶莹的“绿色祖母”,被誉为“绿色宝石之王”,品质……无法评估,因为叶无双没见过品质这么高的祖母绿,只是体积不太大!

    第五枚,是一枚看样子应该是产于斯里卡兰的金绿猫眼。

    第六枚,是一颗色泽鲜艳的近乎刺眼的海蓝宝石。

    第七枚,是一枚与红宝石几乎没什么区别的尖晶石了,如果不是盒子上有介绍,就连叶无双都认错了,要知道,尖晶石可是与红宝石越接近越珍贵!这种几乎到了难以辨认程度的,已经绝世!

    第八枚。是一颗天然珍珠,饱满、圆润、看不到任何坑洼,几乎跟人工造出来的没什么区别了……在现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天然珍珠……近乎绝迹!因为,不知道需要孕育多少年,需要多少的缘分才能孕育出这样的极品!

    八颗宝石,全部都是那种拿出去一个就足以让珠宝界疯狂的珍宝!

    不错,就是珍宝!

    这八颗宝石,已经不是钱能买到的了……

    “好手笔!”

    叶无双摇了摇头,轻声道:“看来你这个赌石大王倒是货真价实,怎么样?当初从切出这些极品的客人手上夺取的时候花费了不少功夫吧?”

    “额……”

    金三顺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叶无双几乎是一言就点破了他的秘密啊!他的赌石场确实信誉很高,那是因为切出的宝石还不值得他出手,只要是出现了让他疯狂的宝石,他也不介意干一回缺德事,就像当初夺来这八颗宝石的时候一样!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若有所指的说道:“我送您这些也是希望您能用得上不是?比如做成珠宝之类的!”

    这话,一下子提醒了叶无双!

    此时叶无双才忽然想起,恶魔的诱惑一共九件,除了送给自己母亲的康乃馨之思和送给李姨的女神的温柔以外,自己只有七个女人手上有恶魔的诱惑,其余八个……没有!

    而这里,正好有八颗倾世珠宝!可打造八件倾城珠宝!

    这样一来,就一碗水端平了!

    可……金三顺为什么掐的那么准?好死不死的八件,还提醒自己可以打造绝世珠宝!?

    难道这家伙提前把一切都查好了?

    叶无双眼皮子狂跳,如此一来的话,这个矮胖的男人那的算计可就……深了去了!

    可偏偏,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叶无双一直想在对待所有女人的事情上一碗水端平,这就是个很好的开始啊!可如果让他自己去搜集八颗绝世珠宝,真的很难!因为……这种东西不是想要得到就能得到,是要看缘分的!

    叶无双在迟疑,沉默了很久之后,才缓缓道:“好,我收下了,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尽力满足!”

    “我只想留在中国!”

    金三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随即有些尴尬的垂头道:“这些年我在韩国得罪了太多人,现在手底下的人散了,如果再回韩国,就算有议会罩着也得面对明枪暗箭,所以,干脆还是不回去了!”

    非常合理的说法!

    叶无双仔细想了很久,觉得这家伙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了,这才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了!”

    语落,当下打发走了金三顺和那八个美丽女子。

    一时间,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叶无双依旧在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轻唤道:“冷箭!”

    语落,空气中一阵波动,一个看起来很平凡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叶无双面前,垂首道:“魁!”

    “给我盯紧金三顺!”

    叶无双冷笑道:“如果他有什么异常动作的话……”

    说着,伸出手在自己脖子上轻轻一抹,意思不言而喻!

    “我懂!”

    冷箭垂下了头。

    “还有……上一次给我打造珠宝的那些工匠还在议会的吧?”

    叶无双看了眼放在自己眼前的这八颗倾世珠宝,轻声道:“让他们在最短时间内给我打造出八件绝世首饰!”

    “是!”

    随后,叶无双摆了摆手,冷箭顿时消失在了空间之中。

    一直等冷箭离开了,始终都沉默着的姬娜才问道:“你在防着金三顺!?”

    “不错,这个人……感觉总是不靠谱。”

    叶无双笑了笑,回头一看,顿时发现姬娜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意思,循着对方的目光看去,却见,对方的目光,在那九颗宝石上徘徊,眼神很复杂,顿时就猜透了对方的想法,忽然道:“对不起,这些不是给你的!”

    “啊!”

    姬娜一下子就被惊醒了,很显然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和我又没什么关系,我没多想。”

    “它们不属于你,那是因为它们不适合你!”

    叶无双摇了摇头,神色很认真:“恶魔的诱惑,每一件都代表着我的感情,那些……真的不适合你!因为只有它,是属于你的!”

    说着,跟变魔术一样,将放在掌心的一枚胸针递给了姬娜!

    这胸针,完全是由绿松石切割成的,宝石呈鲜艳的天蓝色,颜色纯正、均匀,光泽强,半透明,表面有玻璃感,造型更是古怪,居然是一对翅膀……

    这一切,搭配起来美轮美奂!

    恶魔的羽翼!

    曾经属于姬娜的首饰,可惜,被姬娜送到了叶无双手中!

    姬娜是个很刚强的女人,可看到这件首饰后,整个人忽然剧烈颤抖了起来,就连肩膀都在耸动,忽然轻轻转过了身,背对叶无双,轻声道:“你是恶魔,这一点永远没变,可我却不再是那个为恶魔插上翅膀飞向更高的女人,所以……这件首饰,已经不属于我了,你拿回去吧,谢谢。”

    话说的很客气。

    可叶无双却一点不客气,一步上前,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姬娜,鼻息之间充斥着的都是姬娜那迷人的香味,看都没看,便将那胸针卡到了姬娜胸前,唇却在姬娜耳畔低声道:“不管怎样,你都是那个为我插上翅膀的女人,你成就了我,这件珠宝,非你莫属,别人配不上,谢谢你,我爱你。”

    而后,在姬娜晶莹圆润的耳垂上轻轻一吻后,便缓缓后退,离开了!

    从始至终,姬娜都没反抗,身子颤抖的,甚至已经不像是一个武士了。

    也就是在门关上的瞬间,姬娜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忽然软倒在地,死死攥着那枚别在自己胸口的胸针,白皙秀美的手上青筋毕露,指甲都掐入了掌心,有嫣红的鲜血淌落,划落出了凄美,虽然在死死刻制,可仍有呜咽声,断断续续的字从贝齿间蹦出:“真的……非……我……莫……属……吗?”

    ……

    门外,叶无双已经走到了楼梯口,不过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双眼有些发呆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水渍,那是他在给姬娜别胸针时落上的……

    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那水渍,叶无双的嘴角忽然泛起一丝苦涩,轻声低语道:“姬娜,这么多年了,你哭了……”

    “……”

    (两章、、比平时三章还多。。求朵鲜花吧。收尾了,写起来真的很费力、、写的慢请兄弟们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