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更求花】

    华夏地下世界的形势在经历过一段激烈碰撞之后,终于在第十多天的时候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

    这一日,洪门北归!

    带头的,是洪门剩下的六头老虎和三个小将,各领所部,在一片悲怆中仓皇北归!

    完蛋了!

    洪门算是彻底完蛋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一个念头!

    东北三省分部,死伤殆尽!

    三晋分部,战死一半,归降者一半!

    山东分部,全员战死于上海一隅之地,被烧成了灰烬,连一具尸体都找不到了,只留下了遍地的骨灰,洒落出道不尽的殇!

    所有精锐,已经全部被打垮了!

    洪门已经看不见希望,精锐已经打光了,曾经雪狐赖以纵横天下的资本全都丢掉了,这一战继续打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只会将洪门最后的种子都给搭进去,剩下的洪门主心骨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做出了撤退的决定,各自带着各自的人,在一片灰暗的气氛中,狼狈北归。

    也就是在这一日,京华市有个女人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战刀,遥指北方,几乎所有从长江以南的各个城市中赶来的云天会武士、暗黑议会武士发出了战吼,以一种近乎凶残的姿态朝着北方进发,让整个地下世界一片骇然。

    这个能指挥得了暗黑议会和云天会武士的女人,名字叫姬娜·杰诺维斯!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喜欢叫她姬娜·杰诺维斯·叶!

    欧洲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女武神,一个注定了与众不同的女人。

    这个名字或许对于东方世界来说,从前真的很陌生,但是也就是从这一日开始,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名字——姬娜·杰诺维斯·叶!

    杰诺维斯家族的掌门人,按照他们西方女性的习惯,在名字后面加丈夫的姓氏,是叶无双的女人。

    ……

    也是在这一日,一个明艳的宛如一颗明珠的女人从遥远的非洲抵达华夏杭州,然后开始大刀阔斧的吸收李家的家业。

    这个女人,名叫黛丝·洛克菲勒·叶!

    曾经的洛杉矶明珠,现在暗黑议会的大管家。

    ……

    同样是在这一日,一个叫坂本征四郎的死胖子无限狼狈的带着一些残兵败将逃回了日本。

    几乎是在那霸爬上海滩的瞬间,这个死胖子就发出了一声惨叫:“我恨啊!”

    然后,在登上当地雅库扎成员为他准备的飞机前,他发出了对雅库扎下面的所有老大紧急诏令,要求所有人全部都朝东京开进,有紧急事情要商议。

    ……

    一日后,日本清水湾一幢豪宅。

    这里,便是坂本征四郎的家了。

    上午时分,一辆豪车开入了这里,雅库扎各个分会的大佬自四方而来,齐聚于此!

    别墅之中,二层已经完全戒严,一帮子穿着西装革履,看起来比成功人士更像成功人士的大汉围坐于会议室的四周,看上去说不出的严肃,在他们身后,全部都有一名自己的绝对亲信站着。

    坐在首处的,自然是坂本征四郎,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团肉塞在了椅子里面,两只小眼睛都已经被脸上的肉和厚重的眼皮给挤得只剩下一条小缝子了,看那架势,估摸着睡一晚上出点儿眼屎就能给长死了,就连眼皮上都有许多脂肪粒,看起来说不出的碍眼,完全没有胖乎乎的可爱之类的感觉,只会让人反胃。不过此刻这死胖子的脸上却是充满了说不出的严肃,那双屁缝儿眼四下环视了一圈以后,这才缓缓开口了:“诸位,有一件事情,我想我务必要和各位说了,前段时间我们针对暗黑议会之主的计划……失败了!”

    刺眼一出,顿时激起千层浪!

    虽然从华夏地下世界北方的种种迹象来看,这些雅库扎下各个组织的魁首已经多多少少猜到一些了,不过在听到这个消息从坂本征四郎的口中出来以后,还是无法掩盖心中的震撼!

    奇怪的是,四下里竟然再没有半点儿吵闹声!

    只有……死寂一样的安静!

    如果来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人来看的话,一眼就能看出,这些雅库扎成员的脸上写满了灰败,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光彩!

    不错,就是绝望!

    他们也是因为暗黑议会的扩张步伐一次次的加快被压抑的快疯了,所以才做出了那样一个决定,算是破釜沉舟式的一次攻击,如今,计划忽然破灭,他们不绝望才怪,当暗黑议会的铁舰开到日本海的时候,谁能挡?指望那些日本的军队给他们顶杠吗?上一次日本政府已经给他们担待的够多了,在这几月的时间里,已经开始渐渐疏远他们了,很显然是在划清界限,摆脱他们对整个日本的影响,摆明了就是不想因为他们和暗黑议会对上,上一次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最终日本的首脑人物才终于站了出来。

    见四下里没有任何反应,坂本征四郎再一次开口了:“我也是刚刚从中国死里逃生的跑了回来,一次性出动三个石王狙杀叶无双,甚至还差点儿伤害到他得女人,必然会引来叶无双的滔天怒火,相信,很快他就会打进日本了,诸位现在还是赶紧商量出个对策来吧!”

    “事到如今,只能拼死一战!”

    山口组的新任组长缓缓道:“总长,既然您是雅库扎的魁,那就该您来做出决定,尤其是……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

    “我的看法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坂本征四郎总算雄起了一回,面目狰狞,牙齿都咬的咯吱咯吱作响,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洪门正在与暗黑议会战斗,我们不如在这个时候放开一切,直接冲上华夏的土地,和洪门联手抗衡叶无双!错过了这个机会,恐怕等待我们的命运就是死亡,而且,真等叶无双腾出手来打进日本了,我们恐怕就算是想安稳的死亡都不可能了,虽然我是仓皇逃出华夏的,但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参与我们这次计划的李家全族的惨叫声,在西湖上空整整飘荡了三天都不曾停下!”

    “诸位,说句难听的话,我们现在已经没得选了啊!难道你们真的想等叶无双杀进日本,让我们雅库扎的武士们被钉死在木头桩子上,变成‘血之朝圣路’的苦难承受者吗?”

    “……”

    安静,非常的安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过来:“我同意!”

    此人,是住吉会的老大!

    “同意!”

    “我们也没有意见!”

    一道道声音传来,这些雅库扎的高层对这基本的形势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他们已经没活路了!

    “感谢诸君的支持!”

    坂本征四郎站了起来,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起身时顿时长长呼出一口气,道:“那么……七日之后,我们向华夏进发!”

    “……”

    这是一场短暂的会议,就这么决定了雅库扎的走向……因为,他们没得选!

    ……

    会议结束了,各方散去。

    可一直跟在住吉会老大身后的一个黑衣男子却在出去以后,顿时捂着肚子说自己肚子疼,然后,便直接闪进了卫生间,四下检查了一番,看没人后,这才缓缓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非常怪异的号码。

    一阵忙音过后,对面终于传来一道年轻而淡漠的声音:“鹰,怎么忽然联系我了?”

    “冷箭老大,情况有变!”

    这黑衣男子面色一肃,抄着一口正宗的英式英语飞快说道:“时间有限,我就简而言之!七日之后,雅库扎决定全员出动,前往华夏与洪门达成联盟,共同抗击议会!”

    对面久久无语,过了很久,冷箭才终于开口了,轻声道:“好的,我已经知道了,鹰,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在摸清楚敌人的路线后,就赶紧回到组织吧,小心暴露!”

    “好的!”

    鹰飞快挂断了电话,而后,非常淡定的双手插兜走出了洗手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