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厚礼【五更求花】

    这样的眼神,叶无双实在是太熟悉了,早就已经不感冒了!

    他这一生,杀了太多的人,也造了太多的孽,脚下白骨累累,手中大权在握,敬他、爱他的人不少,但恨他、想杀他的人更多!那些被他所害的人,每一个在临死前都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也不在乎多一个李御邪了,仍旧翘着二郎腿,缓缓道:“昨夜,你欲坑杀我于西湖之上,可惜,你最终没做到,所以,你输了!李御邪,你们李家是华夏四大世家中实力最为强横的一个,可你却是死的最窝囊的一个,苏家、萧家曾与我激战于江南一叶,也算是打了个天崩地裂,在血与火中焚毁了几百年额辉煌,曾家虽怂,但他的儿子好歹在我面前装比装了个够,唯独你李御邪,你可组织起了什么有效的抵抗?从始至终,你都在忍,忍到最后想反抗,却回头发现你的盟友早已经被我杀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一帮子不成气候的日本人在后面上跳下窜的要和你合作,可惜啊……与一群见不得光的老鼠合作,你的死亡,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了!可笑的是,你空有偌大家业,却始终都在阴谋算计,一如八年前一样,明明你只是对付一个一文不值的大头兵,一个小小的异能者,却总是通过一些关系去慢慢消耗我,没有那破釜沉舟一击致死的勇气,最终让我逃走了,酿成了今日的大祸!”

    四大世家之中,叶无双与李家的恩恩怨怨纠缠的最深,从八年前到现在,一直都在没完没了的斗,李家迫他远走异国他乡,也是李家害死了他的兄弟,可奇怪的是,此刻,看着李御邪的落魄模样,叶无双的心里却是出奇的宁静了下来,嘴角带着笑容,缓缓道:“说到底,是胆小害死了你,李御邪,你可悲就可悲在了白活了几十年,几年的权利争夺中,竟然没让你养出一身狮子搏兔的气质,真的很可笑!”

    “闭嘴!”

    李御邪咆哮了起来,双眼赤红的看着叶无双,怒吼道:“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话还没说完,枭狼就一个箭步冲上去,二话不说一脚踢在其下巴上,只听“嘭”的一声,李御邪就直接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后,嘴里“哇哇”的一个劲儿的呕血,牙齿被踢碎了无数,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枭狼这才躬身走到叶无双身边,压低声音道:“魁,这老家伙在逃亡的时候,身上带着一个密码箱,里面肯定是一些重要的东西,只不过却是有自毁程序的,如果不知道密码的话,强行打开只会毁掉里面的东西,我们的人破解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弄开,是一种全新的系统,应该是李家的科研公司捣鼓出来的东西,您看……”

    说着,指了指茶几上那个看起来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银白色金属箱子。

    “自毁程序?”

    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最后,将目光放到了李御邪的九姨太身上,缓缓走到这女人身边后,这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对方,从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这娘们胸前那一团白肉,还别说,确实很有料,无论是形状还是大小都堪称极品了,不过叶无双却是没太大的感觉,他虽然好色,但也只对自己的女人的身子感兴趣,这种*给他都不要,沉默了一下后,缓缓伸出手勾起了这女人雪白粉嫩的下巴,看着对方那张堪称绝世的脸蛋儿,冷笑道:“说说,那箱子里面是什么?”

    这女人顿时就是一个激灵,抬头的时候,看到叶无双那双无情的双眼后,顿时夹紧了两腿,一滩黄色的液体渐渐弥漫开来,感情是吓尿了,给叶无双恶心的不清。

    不过,这女人倒是不傻,虽然被叶无双身上那股子漠视生命的冰冷给吓的不清,但还是哆哆嗦嗦的问道:“我说了以后你会放过我吗?只要你肯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那里面是什么,而且,我还知道箱子的密码!甚至……就是让我当你的*都行!”

    此话一出,被一脚踢成个傻比的李御邪顿时又呛出一口血,指着他那位九姨太一个劲儿的咿咿呀呀说什么,可惜牙齿被打掉了,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漏风,根本说不出什么是实质性的话来。

    “您不必生气。”

    这骚娘们这时候反而淡定了下来,任由叶无双挑着自己的下巴,还风情万种伸出手理了理头发,冷冷看着李御邪,道:“咱们之间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各取所需罢了,说白了就是生意,谁也没必要对谁保持忠诚!也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跟了你这么久,很多事情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看见了不少,很不巧,前俩天你在让那个设计师给你设计密码的时候,我恰好听到了!”

    李御邪好悬没被这女人给呛死,完全可以想到此刻穷途末路的他心中究竟有多大的恨!

    “你的要求我全部都可以答应!”

    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并没有指责这女人什么,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是从来都不变的一条规矩,婊子就是婊子,装女神装的再好说到底都是个绿茶婊,坐了台、当了*的货色就别指着她能对你有情有义,卖笑的货色而已,见了谁都那么个笑容,这叫“职业习惯”,改不了,就像狗见了屎总得扑上去尝尝一样,改不了!这种人,他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当下笑道:“我是李御邪的仇人,这是男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和你个女人没关系!”

    “那么,我们达成协议了?”

    这女人笑了,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被吓尿了这个事实,更不觉得不好意思,直接道:“箱子里面装的全部都是银行卡,是李家这些年的不义之财,不过因为账户比较多,所以每一个上面都标记着密码,当然,还有一些李家的最新科研结果!箱子的密码是……”

    女人报出了一连串的号码,根本不用安排,枭狼就开始*作了,输入完毕后,只听“啪”的一声,箱子居然真的开了。

    一看里面的东西,就连叶无双都笑了,果然是李家的财产!

    李家积累几百年,这可是一笔很大的“馈赠”!

    有了这些东西,他就可以从容接收李家的所有家业!

    叶无双大笑,随后一指那女人,道:“拖下去,让兄弟们玩爽了就干掉!”

    那女人豁然变色,怒吼道:“你不是答应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早就开始狞笑的狼刺武士给拖走了,挣扎都没用。

    在女人被拖走前的最后一刻,叶无双终于冷笑着开口了:“婊子就是婊子,你除了知道卖了自己能换钱这点儿可笑的现实理论外,你对所谓的现实又知道多少?可悲!难道你妈妈没告诉你,千万别相信坏人的话吗?”

    “……”

    很快,房中就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得到了李家的所有证明,叶无双心情大爽,直接对枭狼嘱咐道:“联系我们亲爱的议会大管家黛丝·洛克菲勒小姐,让她来华夏*作接收李家家业这些经济上的问题吧!”

    说此一顿,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随后一指地上的李御邪,一字一顿道:“至于李家成员,全部处决!我他妈的要听到所有李家的人在西湖河畔的惨叫声三天三夜不绝,如果三天三夜之内有一人的惨叫声提前结束,我拿你是问!”

    “是!”

    枭狼狞笑着答应了下来,随后垂头道:“魁,您要返回京华了吗?如果要的话,我这就去给您准备飞机。”

    “指挥北方?还是算了吧,我便就在这江南游山玩水多好!”

    叶无双抬头笑了起来,只不过笑的有些苍白,就连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些怅然:“她是个有**人格的女性,讨厌别人插手她的决定。既然交给了她,那就信任她吧!相信,她会将北方送给我的。”

    “……”

    (说好的五更送上,累死了,兄弟们花花支持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