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姬娜,一把利刃【二更求花】

    京华,跑马地。

    二愣子和北极熊几乎是连夜乘坐专机返回京华的,让北极熊奇怪的是,二愣子这家伙明明看上去已经脱力现象已经非常严重了,可一路上就是提着那颗带血的头颅不肯放下,让北极熊大觉无奈,不过倒是没有阻止,他知道这家伙还在为自己误解了主母的意思而耿耿于怀呢!

    两人是黎明时分抵达地方的,飞机直接降落在了跑马地的空地上,奇怪的是,今日的马场里似乎要热闹太多了,只见那绿草如茵的马场之上,四处皆是守卫。

    略一询问后,北极熊便已知道了姬娜的位置,竟然正在开会,当下便于二愣子二人径自去了会议室。

    ……

    会议室里。

    无论是云天会的高层,还是暗黑议会的铁卫,全部都已经坐在长桌两侧,但整个会议室里却非常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停留在了姬娜的身上,只不过坐在主位上的却是叶静天,很显然,姬娜是将自己的儿子彻底推到台前,给人造成了这么一种潜意识的感觉——这个年仅五岁的孩子,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哪怕仅仅是坐在那里,也是一种象征,向在座之人传达了很多的信息。

    “嘭!”

    二愣子几乎没敲会议室的门就一下子闯了进去,倒提一颗滴血的头颅,径直来到叶静天身边,“噗”的便直接单膝跪地,一字一顿的说道:“小少爷,我幸不辱命,已经摘下洪门魁首的头颅!”

    语落,一下就将手中那血淋淋的头颅戳到了地上,血腥味混杂着皮肉烧焦的味道在弥漫,非常的刺鼻。

    好在,在座之人全部都是血雨腥风里来来去去的那种狠人,当然不会在乎这种场面,不过,整个会议室里还是“哗”的一下就彻底乱了!

    左磊死了?

    虽然这个人的性命如果要取的话,在上一次与洪门大战京华时便可摘下,只不过是叶无双故意放走了他而已,可是现在的话,那意义就截然不同!

    要知道,逃出京华后,左磊的身边可是环绕着无数洪门山东分部的武士啊!东北虎,西北狼,山东自古出豪杰,山东人从来都是洪门的主力精锐啊,可现在,左磊居然在山东洪门武士的保护下被摘下了头颅,这说明了什么?

    二愣子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挑翻了所有山东分部的武士啊?

    这就由不得人不惊讶了!

    然而,姬娜的嘴角却悄无声息的浮上了一丝笑容,说实话,她倒是不奇怪二愣子居然能完成这样惊世骇俗任务,只是对二愣子方才的做法比较满意罢了!这家伙在进入会议室以后,没有第一个问候自己,反而直接向叶静天报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在二愣子的心中,他宣誓效忠的叶静天才是真正的主心骨!

    诚然,这当中可能有一部分做给别人看的意思,但不得不承认,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终于成熟了,明白了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很多规矩,不会再跟以前一样呆头呆脑的被别人算计了都不知死活的还在傻笑!

    这才是让姬娜最欣慰的一点!

    二愣子的身上虽然少了一分淳朴,但最起码在这个被狗日了的世道上,有了更多的活命机会,不会像……叶无双曾经的那个兄弟一样!

    “该做的事情你都做了?”

    姬娜笑了笑,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二愣子,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二愣子亦是咧开了嘴。

    姬娜点头道:“好了,你跟我来吧。”

    语落,对着在座众人打了一个“会议暂停”的手势,转身便已离开,二愣子紧随其后。

    姬娜这一路出去以后,即便是到了门口都没停下,一直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时,才终于放缓了脚步,转身深深看了二愣子的一眼,问道:“你的力量终于掌握了吗?”

    “嗯……”

    二愣子道:“上一次,因为愤怒我失去了理智,没有体会到那种力量究竟从何而来,这一次,我在绝境中奋起反抗,终于彻底了解了一切。”

    姬娜含笑点头,沉默了一下,忽然问道:“你恨我吗?”

    若是几个了解姬娜的人在这里的话,恐怕此时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从前的姬娜,真的是个很强势的人,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征求别人的意见,刚愎自用也好,还是乾纲独断也罢,反正她从来都没有犯过什么致命的错误,就算是对待叶无双的时候,都是一如既往的强势,要叶无双做什么,不会商量,直接安排,虽然是为了叶无双好,可最后还是让无法忍受的叶无双选择离开!可是现在,她居然会问一个可曾恨她,多少表现出了一丝犹豫,很显然,在这件事情上,她也多少挣扎过。

    这些年,她真的变了很多!

    “不恨。”

    二愣子的回答很简单,低头道:“您是大人物,我是个山里娃,您能看得起我这样的人,甚至愿意在我这样的人身上*心,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恨您?虽然……我知道您为什么会对如此对我!”

    说完这些,二愣子咬了咬牙,道:“主母……谢谢您,您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会如实告诉叶子哥的。”

    “你明白就好。”

    姬娜的唇角多多少少浮现出了一丝笑容,犹豫了一些,这才问道:“我听说火系异能者的终极能力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掌握那种力量!?”

    问出这话的时候,姬娜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一个异能者的能力是什么,绝对是一件需要保密的事情,可她有真的很想知道家族记载中那种可怕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存在!

    “我感受到了星辰的力量。”

    二愣子笑了,回答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只不过,那种能力真的太可怕了,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根本不能发动,而且,我现在对这种能力的掌握程度决定,我即便是拼命,也未必能达到传说中的那种效果。”

    “那也很惊人了……”

    姬娜怅然一叹,随后道:“你下去休息吧,大战很快就要开始了,我希望你能在这一次大战当中,杀出属于你的威名!所以,可能会给你派遣一支人员,你做好心理准备。”

    “不需要!”

    二愣子道:“主母,您的好意我是知道的,只不过我这人骨子里糙,没读过什么书,脑子也不好使,注定坐不了那运筹帷幄的万人敌,只能当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千人斩!所以,我可以一人一刀,助您杀伐!”

    姬娜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看着二愣子一瘸一拐的离去后,二话不说,直接回到了会议室。

    有了二愣子带回来的好消息,这一次,姬娜再没有与下面的部将探讨,直接站到那张地图前,直指她划出的那道从京华直指山海关的霸气的一塌糊涂的进攻路线,一字一顿道:“形势已经明朗了,左磊已死,洪门精锐死伤殆尽,剩下的那些洪门子弟必然会仓皇北归。”

    “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兜着他们的屁股一路撵上去!打过山海关,吞下北方!”

    “作战的计划就是没计划,苍茫北方,全是我们纵横驰骋的土地,你们可以带着你们的手下,尽情去抢下洪门的场子,谁抢下的最多,谁就是最大的功臣!”

    “我曾听闻,洪门雪狐有豪言,说暗黑议会打不过雁门关,更过不了山海关,所以,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一月之内,必须打下东三省!”

    “好了,散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