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尽成飞灰【今日五更,求花】

    上海,虹口百惠往南三十多里地的地方。

    苏州河畔,夜色宁静,绿草如茵。

    北极熊扛着左磊几乎是一口气就狂奔了三十多里地,浑身上下甚至都在冒着青烟了,看上去狼狈不堪,甚至就连皮肤上都变成了一片漆黑,几乎是“噗通”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嘴里一个劲儿的咒骂着:“他妈的,疯子!真是个疯子!无差别杀伤!要不是老子皮糙肉厚的话,说不定就交代在那里了!”

    饶是北极熊跟着叶无双一生见了无数大风大浪,这个时候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恐惧!

    不错,就是恐惧!

    那是面对一种无法反抗的力量时,人类近乎于本能一样流露出的恐惧!

    北极熊几乎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一个小时前。

    虹口百惠。

    那个时候,北极熊正在不断搏杀那些就跟大海一样没完没了的往上扑的洪门武士!

    然后……毫无征兆的,天空中就坠落下一颗火红色的陨星!

    “轰隆!”

    一下子,就完全炸开了!

    那感觉,就像是核弹爆炸了一样,光是那灼热的气浪所扫过的地方,所有洪门武士几乎全部都……蒸发了!

    不错,就是蒸发了!

    那种能量横扫一切,几乎能在瞬间将整个人身上的所有物质全都分解掉!

    就是分解!

    几乎是一瞬间,就将人给活活汽化溶解了!

    然后……

    整个虹口百惠就变成了一片火红色的世界!根本就是覆盖性的无差别杀伤,就连北极熊都被波及了,几乎是被那可怕的气浪撞上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负伤!

    再然后……

    就是在烈焰中的挣扎!

    洪门武士脆弱的身体根本没办法顶住那狂野的灼热,几乎在一瞬间就不知道被融掉了多少人,而北极熊虽然不至于丢掉性命,但在烈焰之中的他也只能哀嚎惨烈。

    恍惚之间,他只听到,二愣子那家伙在狰狞的大笑!

    透过一片火红,北极熊看到了二愣子的脸,依稀记得,那是一张非常狰狞的容颜,浑身上下带着一种魔性的力量。

    “烈焰净世!”

    那一声张狂而嚣张的大吼,北极熊听的清清楚楚的,然后,完全是出于本能,他一把抓起因为有属下保护,所以只是昏迷在地的左磊,撒丫子就狂奔,随后,他只看见,天降火雨!

    二愣子,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扭转了他在北极熊心中的印象,从一个憨厚质朴的华夏男人,变成了一尊涂炭生灵的恶魔。

    ……

    “虹口百惠现在怎么样了,那个家伙……真的杀光了那些洪门武士吗?”

    北极熊躺在绿草坪上,大口喘着粗气,朝远方眺望,就是站在他现在的地方都能依稀看见虹口百惠的方向有赤红的光芒直冲天际,即便是时至现在,也仍然有种恍如身在梦中的感觉!

    “咳咳咳!”

    一连串咳嗽声传来,被北极熊随意丢在一边草丛上的左磊这个时候终于悠悠转醒,脸上黑漆漆的,头发都被完全烧毁了,衣衫褴褛,看上去怎一个狼狈了得,就连身上的皮肤都大面积的被烧伤了许多部位,非常凄惨,睁眼看到夜空的时候眼神空洞,已经看不到任何的精气神了。

    不错,他败了!

    败得很彻底!

    在那种可怕的力量之下,他不觉得自己的那些最后的精锐还能活下来!

    迄今为止,洪门所有的精锐都已经打光了!剩下的那些,如何与叶无双抗衡?不,甚至根本不需要暗黑议会的人出手了,光是云天会就能灭掉他们,因为……真正敢死敢战的洪门武士,他已经全丢了!

    北极熊也就看了左磊一眼,就冷笑了起来,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只会带你去见主母,你是死是活,全由她决定。”

    左磊没说话,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已经栽了,别说给他儿子报仇了,就是他自己都得交代在这里!

    北极熊在冷笑,本来还想刺激这家伙几句的,可却忽然察觉到,周围的气温似乎又一次升高了,苏州河边的习习凉风变成了让人窒息的暖风,整个人身上的汗顿时就下来,当下,一“咕噜”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错的洞察力。”

    一道有些冷漠的声音传来,随机,天空中有一片红云飘过,下刻,一声浑身上下在蒸腾着火焰的男子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左磊面前,不是二愣子又是谁?

    只是此时的二愣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魔性的力量,深深看了北极熊一眼,道:“我说过,这一次的洪门进犯者全都要死,可你却从我手上带走一个活得!”

    “*!他可是洪门现在的魁首啊!当然要交给主母处理了!”

    北极熊当时就跳了起来,指着二愣子就骂:“你知不知道你他妈的刚才差点儿烧死老子!”

    “知道。”

    二愣子淡淡道:“不过我知道你皮厚命硬,一般死不了,那样的温度还不至于让一个巅峰变身人融化,要不然我早已天下无敌。”

    语落,身上的火焰忽然之间便全部收敛到了体内,体表之上,再不见那可怕的怒焰蒸腾,笑了笑,手中毫无征兆的就出现一把由烈焰凝聚而成的刀,缓缓朝左磊走了过去!

    一看这架势,北极熊哪里还能不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嗖”的一下就站起来挡在了二愣子身前,皱眉道:“我说过,这个人得带回去交给主母处理,毕竟,当初这个人是从魁手上放走的,他是死是活,还得看主母来决定!”

    “你觉得主母会放过他吗?”

    二愣子笑了,淡淡道:“放走他的决定当初是魁做出的,只想这个疯狂的家伙能将洪门的人带入深渊,但那也是魁的想法,主母不会这么想,就像你说的,主母就是主母,是颜色不一样的火!”

    北极熊一愣,随即被二愣子一把就扒拉到了一边。

    对于左磊,根本不需要什么好说的,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对方,二愣子便扯住其头发,直接斩下了对方的头颅,只在空气中留了浓郁的近乎化不开的烧焦皮肉时的臭味!

    一切,就是如此的简单,因为那柄火焰刀的缘故,甚至都不曾有鲜血流出。

    北极熊苦笑,道:“你他妈的还真是的……”

    话不曾说完,就见二愣子的面色忽然狠狠苍白了一下,随后“噗嗤”一下就喷出一口黑血。

    北极熊都被吓了一大跳,不禁问道:“你受伤了?”

    “只是消耗过度而已。”

    二愣子摆了摆手,终于直起了身子,惨笑道:“你他妈去单挑那么多人试试是个什么滋味就知道了!”

    语落,人踉踉跄跄的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

    (鲜花达到要求,今日五更!本月,是本书完结前最后的辉煌,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