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二章 她,颜色不一样的火【求鲜花】

    这蒸腾起的火焰,瞬间成为了这黑暗的狂野上的唯一!

    更加可怕的是,二愣子那双虽然已经或多或少染上些许沧桑的眼睛里甚至都有火焰喷吐而出!

    这一切,让二愣子看起来相当的可怕,宛如北欧神话当中,冰霜巨人之子、掌管火焰的神邸洛基一般,浑身蒸腾在怒焰当中,用火焰净化这个世间的一切罪恶!

    火焰,是毁灭,也是新生,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之一!

    左磊已经被这一切弄的完全呆在原地了,打死他也不曾想到,那个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少阅历的年轻人竟然在一转眼之间变得如此可怕了!

    竟然是……一个异能者!?

    而且打死左磊也不可能知道的是,一个火系异能者究竟意味着什么!

    其实,不管左磊不知道,就是在场的所有洪门之人都不知道一个火系异能者意味着什么!这已经不是学识渊博不渊博的问题了,而是自己所处的位置就决定的东西!洪门毕竟和暗黑议会不同,在华夏的地盘上吓死他敢豢养异能者,异能者的力量太过于玄奥强大,远远不是洪门应该掌控的!再加上火系异能者又是在无数异能者里又是最神秘的那一种,就算是叶无双对其都是只有一知半解,跟别说洪门了。

    因此,此刻看到二愣子身上的火焰后,左磊非但没有任何胆寒,反而愈发的嚣张大笑了起来,一只手几乎是指着二愣子的脖子说道:“好好的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何必这么倔强呢?这样吧,只要你现在收起你身上的火焰,然后跟着我混怎么样?别的我不敢说,但若是说到个义气,我左某人从来没做半件对不起自己兄弟的事情,所以,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的!”

    “可你却少了你父亲的那份,对吗?”

    二愣子的嘴角终于浮现出一抹冷冷的笑意,看着左磊瞬间变的一片苍白的脸,终于放声大笑了起来:“弑父夺权,丧心病狂!”:“放你妈的屁!”

    左磊当时就急的大吼了起来,虽然雪狐已经将位置传给了他,但说句实话,这些洪门子弟真正忠诚的其实还是左家老爷子,这一点从雪狐去世以后洪门各部众的集体请战上就能看出来,他左磊能上位说白了也就是因为他是雪狐留下的唯一顺位继承人!可……他弑父夺权的消息一旦传出去的话,整个洪门也就彻底完蛋了!

    左磊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憨厚的汉子八成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要不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隐秘的东西,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那心思抓起二愣子来仔细询问一下了,趁着下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当时就拔出了鞘子里斩马刀,直指二愣子,吼道:“给我杀!”

    “哗!”

    顿时,有一圈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站了出来,长刀已然出鞘!

    “桀桀桀桀……”

    面对刀锋上跃动的湛蓝弧光,二愣子非但没有任何惧怕不说,竟然桀桀怪笑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身上闪动着一种魔性的力量!

    不错,就是魔性的力量!

    他传承了老八的一切,却最终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老八面对命运的大潮选择了随波浮沉,含笑结束痛苦的一声,但是二愣子,却带着满腔的怨与怒,化身成魔。

    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老实巴交的男人,在十八岁之前甚至没体会过拿卫生纸擦屁股是个什么滋味,那太奢侈了,即便如此也没有动摇过半点信念,从军营来到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繁华都市里以后,更是不知道受过多少人的冷眼与嘲讽,却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微笑面对一切。直到……小柔被伤害那一天,他才终于开始憎恨这个权贵欺压良善的世界,心里蒙上了一层黑暗,几乎是在短短几天之内,完成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可现在终于体会到“背叛”的滋味后,终于彻底的爆发了!

    不错,他成了权利争夺中的牺牲品!

    那个当年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质朴少年已经彻底死去了,只剩下了一身的黑暗气息,带着一种魔性的力量,冷冷盯着左磊,甚至让对方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话不多,只有八个字:“你咒我哥,我要你死!”

    “吼啊!”

    语落,便是一声撼天动地的大吼!

    肉眼可见的,从二愣子口中爆出一团赤红的波动,迅速扩散开来,气温在急剧身高,四周的花草树木里的水分几乎一瞬间就被蒸干了,弥漫出一股焦臭的味道,那些刚刚站出,距离二愣子最近的洪门武士甚至都有些受不了这股高温了,不禁向后退了退,这气温……估计已经超过全世界温度最高的国家埃塞俄比亚一年四季里最热的时候了!忽然之间的温度升高,就算是人类的适应能力再强,也多多少少有些吃不住了!

    “他妈的,退什么退?给老子冲上去杀了他!”

    左磊当时就急了,吼道:“他正在厉害也是一个人,怎能敌得过我山东分部的万余大好男儿?不要给他准备的时间,要不然我们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这一声大吼,还是多多少少起了一些作用的,只见,最前列的洪门武士顶着不断升高的温度登时就朝二愣子迫了过来!

    “杀!”

    一声大吼,顿时有十多名脾气暴躁的武士朝二愣子冲了过来!

    很近了!

    可就在他们举刀就能与二愣子搏斗的时候,一道如山般的魁梧身影悍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没有任何言语,给予他们的仅仅是一个大巴掌,一个……跟蒲扇般大小差不多的巴掌,“嘭”的就极端了最前面一人的刀,打得其吐血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他身后一人的身上。然后……一个撞一个,登时十多个人跟串糖葫芦似得,全都人仰马翻!

    这一幕,惊呆了许多人,包括刚才正准备出手的二愣子!

    忽然杀出来的这尊如铁塔般的大汉,不是北极熊又是谁?

    “唉,果然还是不会使用你的力量啊!”

    北极熊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回头看了二愣子一眼,苦笑道:“蠢货,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身体其实很羸弱吗?作为一个大范围打击的异能者,你不该被敌人包围的!”

    二愣子这个时候也总算是缓过了神,被火焰笼罩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气,恨声道:“何须你来假惺惺的提醒?老子只想杀了这些诅咒老大的垃圾,不惜一死!”

    “是主母让我暗中保护你的。”

    北极熊苦笑一声,深深看了二愣子一眼,缓缓道:“我知道这种方式你可能接受不了,但主母就是主母,只要是为你好,就算你受不了也得受着,习惯就好!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团颜色不一样的火!”

    说着,北极熊耸了耸肩,道:“你不是要求主母帮你控制你的力量么?且看看现在吧!”

    二愣子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有烈焰在跳动的身躯,登时无言以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