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 怒焰【求鲜花!】

    二愣子这一声惊呼,顿时惊动了草丛里的人!

    “有暗哨,我们已经被发现了!”

    一道暗含杀机,却无比洪亮的声音忽然响起:“兄弟们,上,干掉他!”

    语落,当时就有一个离二愣子最近的个黑衣大汉冲了上来,身材相当高大,从面目特征来看,应该不是南方人,应该是北方而,而且皮肤带着一种非常健康的古铜色,牙齿很白,不出意外应该是常年是横祸在海边的人!

    是洪门!

    二愣子的脑海中毫无征兆的就蹦出这么一个年头,并且愈发的确定了起来,他早就听说,逡巡于上海周边的是洪门山东分部的人,而山东人历来都身材高大,相当魁梧,而且又是在海边……

    一切,完全符合条件了!

    二愣子的眼睛当时就狠狠抽搐了一下,不用说,这些人应该就是洪门山东分部的武士了,山东自古出豪杰,洪门在山东的分部绝对是最精锐的一支,当年南北大战的时候,山东分部的洪门武士就是第一个打过长江南岸的,跃马扬刀如南京,扫除了青帮无数精锐,可以说是战功赫赫!

    此刻,面对这么多可怕的武士,二愣子可不认为自己能与之抗衡,尤其是……现在可是漫山遍野都是洪门的人啊!

    “嗖!”

    可不待二愣子反应过来,一抹刀光忽然闪过,在冷月之下划过一抹近乎凄艳的弧线,直接就朝他脖子上割了过来!

    二愣子可没叶无双那能耐,虽然当初也练过一些硬气功,玩过什么“胸口碎大石”之类的高难度绝技,但真要让他拿脖子扛那把很明显杀人无数的刀他自信做不到,于是想都没想,就地就是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在这一系列的动作当中,他在起身的时候就摸向了自己的小腿位置,直接抽出了绑在那里的一把三棱军刺,要说玩这军刺,华夏军人可以说是老祖宗了,因此他还是喜欢使用这种短兵器!起身瞬间,想都没想回头就是一军刺朝身后捅了过去,时值那洪门武士冲上来之际,再加上二愣子身材矮小,整个人几乎是直接撞入了对方怀中,直接避开了对方那扫向他脖子的一刀,随后,那把三棱军刺自然就轻而易举的捅入了对方腹中。

    “噗!”

    一道皮肉被撕裂的沉闷响动响起,不过二愣子却根本不打算就此罢手,就在那洪门武士愣神的一瞬间,手里的三棱军刺就跟下雨一样,以一种极快的频率不断拔出又捅入对方腹中,只听得一连串“噗噗噗”的血肉被撕裂的声音后,那洪门武士登时就已经气绝。

    这一切,加起来时间也不过就是两秒钟的功夫而已,那洪门武士的尸体就被推到了一边,其实说到底也是他有些大意了,琢磨着自己神佑有洪门的兄弟千千万,完全没想到一个“暗哨”而已,竟然敢在这种情况下和自己交手,而且竟然有这等身手,那一手玩三棱军刺的手法,已经远远超跃了一些精锐武士的水平,绝对当得起“出神入化”四个字!

    然后……二愣子竟然再没回头,撒丫子掉头就朝虹口百惠里跑了进去,一边撒丫子狂奔,一边扯着破锣嗓子高吼:“洪门来袭!洪门来袭!兄弟们迅速准备!”

    二愣子这么扯着嗓子一吼,也吓了躲在小树林里的左磊一跳,完全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解决一个小小的“暗哨”而已,竟然会出这么大的岔子,不过这么一来,自己等人的趁夜突袭已经完全被破坏了!

    追,还是不追?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要是换在还没有开战之前,左磊一定会选择不顾一切的进攻,可吃了京华那一次爆亏以后,弄的他都有些发憷,那个叶无双对人性的把握实在是太准了,阴险的很,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埋伏啊?自己现在可是真的有点儿折腾不起了!

    突袭计划,已经破产了!

    进攻,可能遭受的就是失败!退走以待来日,将错过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绝对是个非常难做出的决定,若不是那种极有魄力的人,还真的没办法做出决定!

    似乎是看出了左磊的犹豫,此时,左磊身边顿时有一人站了出来,沉声道:“磊哥,等待下去的话,我们迟早得被叶无双玩死,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来个狠的!”

    说话的人,是洪门八虎之一的一员悍将。

    左磊对此人也是颇为信任,一听这话,似乎是吃了颗定心丸一样,二话不说就大手一挥喝道:“兄弟们,给我杀!!”

    “杀!”

    行踪已经暴露,这些洪门武士也就没必要继续隐藏自己的行踪了,怒吼声、喊杀声于漫山遍野的每一个角落响起,似乎要贯通天地一样!

    随后,在那轮冷月之下,只见漫山遍野都是黑压压的人如潮水般“呼啦”一下就朝虹口百惠的入口涌了过去,宛如一片黑云飘了过来一样,很有点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味道!

    唯有在那万军冲锋的大阵前,有个黑壮但身高却并不出色汉子在撒丫子狂奔!

    ……

    无论是洪门还是正在亡命狂奔的二愣子全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导火线点燃以后,就在那虹口百惠入口处右手边大约一里地远的地方,有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阴暗的角落里面,宛如一尊铁塔一般,急剧压迫感,不是北极熊又是谁!?

    “就这么逃跑了吗?”

    北极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道:“真是让我失望啊!当初魁首可是对这个家伙的评价很高的,说什么心有猛虎,却并未苏醒,一旦拥有足够的动力,可颠覆天下,甚至不惜亲自上阵训练了这家伙,还说什么只要有仇恨,他可作为尖刀,就是去干了美国总统都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看来……原来不过是一个只知道逃命的胆小鬼而已!”

    说着,不禁嗤笑一声,道:“看来这一次主母真的失算了啊,不惜让出一个虹口百惠乃至一个上海来成全这家伙,希望那火系异能者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可怕能力能毁灭这最后的洪门精锐,可惜……最终她还是看高了这家伙!”

    从始至终,北极熊并没有表现出半点儿的愤怒,甚至嘴角都掀起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笑容!

    对于他来说,大概天底下也没什么事情能比姬娜和叶无双复合来的更加重要了,不错,就是这样的!别说是丢个上海,就是不要亚洲了只要这对男女能和好了,那就一切都值得了。

    这一次,虽然姬娜没有明确说什么,但也多多少少能猜出一些来,想想吧,姬娜是多么强势的一个人啊?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本来是下定决心要在绝境中磨砺二愣子的,最后却又忽然改主意让自己暗中保护一下,别让二愣子给挂掉了,这是为何?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一个叶无双!

    姬娜,在避免和叶无双再一次额激烈冲突!

    这如果是放在以前,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可现在姬娜就是这么做了,这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最起码让二愣子看到了希望!

    想及此处,二愣子就忍不住想狂笑三声,没有经历过他们那个时代,根本无法想象暗黑议会和杰诺维斯家族的关系!他们本是武士,以服从命令为最高使命,可却数次违抗最上面下达的命令,对对方手下留情,不肯真的生死相对,情意如何,可见一斑!

    于是,北极熊在轻笑一声吼,整个人顿时渐渐隐藏在了黑暗之中,追随二愣子而去,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家伙的死亡让姬娜和叶无双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将现在的大好苗头给扑灭了!

    ……

    二愣子此时整个人已经冲进了虹口百惠,四处狂奔,四处疾呼,只想唤起还在这里的云天会武士的警觉,可来回奔走了很久后,最终他绝望了!

    因为……整个虹口百惠彻底空了!

    这么大一个驻地,算是暗黑议会在华夏最大的驻地了,现在却连一个放哨的都不曾看到,这不是已经全员离去又是什么?要不然,以他那大嗓门嚎上两嗓子,谁能听不到!

    可安安静静的绿色旷野上,以及那些一排排的新建营房里面,就是没有任何回应!

    渐渐的,二愣子的一颗心渐渐沉入了谷底,心中那种更加不好的感觉愈发的强烈!

    更加不妙的是,他已经被洪门的人给包围了,现在被困在最中间,面对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人潮,产生了一种很无力的感觉,索性也就停了下来。

    人潮之中,有一人缓缓站出,是左磊。

    扑了个空让左磊心中也很不安,于是,就将希望放到了二愣子身上,问道:“可怜的小子,竟然被抛弃了,只剩下了你一个在这里等死!说吧,说出云天会和暗黑议会现在的主力在哪里,我放你一条生路!”

    回答左磊的,很简洁——就是一口痰!

    只见,二愣子二话不说,张嘴就哈出一口浓痰笔直的朝左磊这里吐了过来,射程相当远,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竟然一口吐到了左磊脚边!

    左磊燕郊顿时狠狠抽搐了几下,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何必呢?反正你已经被暗黑议会抛弃了!又何必继续为了他们卖命呢?暗黑议会不仁,你不义没人会说你什么!”

    二愣子冷笑一声,道:“叶子哥不会背叛自己的兄弟?”

    “兄弟?哈……”

    左磊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张嘴就道:“你也不想想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合人家暗黑议会之主称兄道弟啊?对于叶无双这种枭雄来说,罪不具备的素质就是义气!他妈的,他这种人天生无情,在西方的时候成千上万的俘虏说坑杀就坑杀,你又算老几啊,人家会在乎你这么一个小角色的死活?而且……把你丢到这里的应该也不是叶无双吧?他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说到这里,左磊张狂的大笑了起来,在他进攻虹口百惠的时候,就已经接到杭州的消息——叶无双确实已经赴约!

    现在,八成已经死无全尸啊?

    “你放屁!”

    二愣子先是一愣,毕竟被左磊戳中了事实的一部分,他确实不是叶无双派来这里的,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犹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当时就跳脚大骂了:“你他妈的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有那个脸去猜测叶子哥的安危!叶子哥一身实力天下无敌,谁能制他!”

    “愚忠!”

    左磊一声断喝,打断了二愣子,随后冷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叶无双的死忠分子了,真是可悲!”

    说此一顿,左磊飞快说道:“你他妈的也不想想派你来这里的究竟是谁!?为什么撤走了所有的人,最后却偏偏丢下了你!?这么明显的东西都看不出来吗?这是要坑杀你这个对叶无双愚忠的分子啊!”

    “想想历史上历朝历代的皇帝上位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吧!是坑杀上一代帝王的死忠肱骨!这些死忠肱骨不死,权利就永远不会稳固!很不幸,你恰恰就是这么一个悲哀的家伙了!”

    “果然还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啊,权力场上的黑暗又岂是你那美好的人情幻想能够化解的?权力面前无父子!”

    “……”

    一句句话,直刺二愣子心扉!

    二愣子有心想反驳,可到最后,居然发现自己真的理屈词穷!

    姬娜和叶无双关系之间的复杂,二愣子多少有些了解,这个女人……他看不透,真的看不透,更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相信姬娜,可又怎么解释自己忽然出现在这里的事实!?

    一瞬之间,一股从未有过的悲愤在二愣子心底油然而生,他不愿、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更没办法接受这种猜忌和暗害!

    他可是对着叶静天许下了九死不悔的效忠宣誓啊!更是对叶无双忠心耿耿!

    为什么要这样?

    二愣子想不通,只觉得胸中怒火要点燃一切!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一声断喝后,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二愣子的身上毫无征兆的就“腾”的一下窜起了冲天烈火!

    ……

    (前段时间请病假遗落下太多太多工作了,月初很忙、、所以有所欠更,而且更的迟、、老楚认罪、、四号开始补欠、、谢谢兄弟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