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 暂把霸业忘,寒光照铁衣(二)

    月如钩,湖如镜。

    静谧。

    叶无双双手拄刀,竟然放弃龙牙而不用,执一把唐刀,就这般立身于喜欢岸边,双眸轻闭,无视四下里蛰伏着的饿狼,一直等到有一叶扁舟从那龙头木船上被放下来,并被一人缓缓划到岸边的时候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叶小舟,看样子,也仅仅能容纳两人罢了,划船的是个黑衣汉子,朝着叶无双吆喝道:“李先生有请,上船!”

    中文说的极其生硬,听其说话的习惯,以及中文里带的那股子怪腔怪调的味道,叶无双敢肯定,这家伙应该也是个日本人无疑了,心中冷笑一声,对这个盛产猪猡和娼妓的岛国算是深恶痛绝的,他妈的什么都要搀和一下,不过并未多言,一下子就跃上船头,沉沉落下时,一百好几十斤的体重坠落时产生的力道当时就压的船头狠狠下沉,这小舟本就轻,那日本人所在的一头当时就挑了起来,直接就将那日本人给震飞,“噗通”一下落入水中。

    不过那家伙显然也是个水性很好的老手了,虽然被弄的狼狈不堪,不过却并没有慌乱,很快就游得浮了上来,从水面露出了脑袋,对着叶无双就是一阵“叽里呱啦”的叫唤。

    说实话,日语叶无双听不懂,但从这家伙那凶戾的态度就能看出,八成不是什么好话,二话不说,手中的唐刀就已经砍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那日本人根本没想到叶无双会在这种时候动手,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呢,一道寒芒就已经闪过,自上而下,“噗”的唐刀就劈开了他的头颅,天灵盖被一劈两半,整个脑袋都被从中间躲开了,脑浆子、鲜血,渗透染红了湖水了,缓缓散开,只剩下尸体“咕咚咕咚”沉了下去。

    叶无双冷笑一声,这才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中的刀,扭头冷冷朝岸上的许多角落里扫了一眼,方才他能感觉得到,当自己一刀砍死那日本人的时候,那岸上的许多小角落里有无尽杀意绽放,不过却并无任何忌惮的意思,反正迟早得一战,趁着自己没见李御邪之前,这些人还不敢动手,能收拾一个是一个。正是吃准了这一段,他才毫不犹豫的击杀一人,他能感觉得到,那过来接自己的是个异能者,虽未交手,但从其身上的气息还是可以感觉的出来的,这种敌人,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做完这一切后,叶无双没有在这岸边过多迟疑,亲自撑船,两杆子撑下去,小舟当时就朝着湖中心缓缓划了过去,这湖本来就不是很大,那么一点儿距离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叶无双便已经抵达,整个人一跃而上,登时就已经已经落在那桐木龙头大船的甲板上,可四下里却空无一人,当下也就不再迟疑,迈开步子就走进了船舱。

    舱内,李御邪与坂本征四郎相对而坐,更有二十个一身黑衣,身上带着令人惊悸气息的异能者坐在他们身后。

    这阵仗,可以说是非常豪华了!

    整整二十个异能者啊!

    不过叶无双进来以后,却是看都不曾看这些异能者一眼,眸光直视落在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子身上,当注意到有两头日本猪的武士刀搁在其温润如玉的玉颈上时,眸子里绽出一刀冷芒,可也就是仅仅一瞬间的事情,就已经隐而不见,深深凝视着水如烟,忽而轻笑道:“孩子他妈,我来了!”

    一身白色唐衣,一把染血的唐刀……

    一切,似乎回到了八年前那个晚上!

    只是,那夜,那个被豪门强权欺压的没办法了,只能豁出性命、挺着脊梁骨怒战四方的少年如今已经长大,成为一代至尊而归国讨债。

    水如烟一阵恍惚,心中只剩下了一句话在闪动——“像,太像了!”

    原来,虽然已经时过境迁,可叶无双仍旧没变,这仅仅是一种感觉,虽然八年前水如烟和叶无双的相处不过就是短暂的一瞥之间,但水如烟就是有这种感觉,今日的叶无双,身上的气息与八年前的那个少年没什么区别,只是少了一双血眸罢了。

    不过,水如烟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点儿都不好奇叶无双是怎么知道自己怀孕这件事情的,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李御邪这个老家伙告诉叶无双的,不过是为了增加一点儿胁迫叶无双的筹码而已,毕竟一尸两命,自己的肚子里还有叶无双的骨血,以叶无双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放弃?但此刻叶无双既然来了,水如烟也知道事情无法挽回,索性整个人也就放松了下来,虽然人被绑着,但是脸上却绽放出一道勾魂夺魄的璀璨笑容,轻声道:“孩子他爸,我就知道你会来!”

    叶无双摇头,道:“瞒的我很苦,回家以后再收拾你。”

    水如烟怎能不知道叶无双在说什么?脸上闪过一丝落寞,轻声道:“我终究是被嫁……”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似乎不想提起那件事情一样,而是道:“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所以才瞒着你,只想留下一份单纯的美好而已。”

    “干不干净我说了算!”

    叶无双打断了水如烟,笑道:“也罢,等带你回家以后,再好好和你算账吧。”

    见这一对狗男女进来以后竟然无视一切,径自打情骂俏了起来,李御邪整张脸都彻底绿了,他妈的这算怎么回事?叶无双烧他祖宅,砸他祖宗灵位,就差没刨了祖坟把祖宗的尸骨拽出来鞭笞泄愤了,还杀他独子,辱他全家不算,最后还他妈的把他的“儿媳妇”肚子都给搞大了,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儿媳妇,但那也是挂着他们李家的名头的,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可偏偏,水如烟还是心甘情愿的和叶无双勾搭在了一起,这让他情何以堪啊?整张老脸都快变成墨绿色了,一看这两个人还在打情骂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就一声断喝打断了叶无双:“够了!”

    这一声断喝,登时让整个船舱安静下了!

    现在叶无双落入了他算计,李御邪总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也不必在忍了,盯着叶无双一个劲儿的狞笑,整张脸都扭曲了:“好一对狗男女啊,老子今天就成全了你们这对苦命鸳鸯,一会儿就算是杀你们,也会将你们一起剁碎丢进西湖喂鱼!”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非常平静,被李御邪打断以后,就静静的凝视着李御邪和他身边那头猪猡,非常的安静,就连眸子里都荡漾着平静,过了很久才终于绽放出了一个笑容,露出一口白牙。

    很璀璨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么一个笑容,李御邪毫无征兆的就狠狠哆嗦了一下,就连坂本征四郎的都似乎被这个笑容影响,肥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似乎是看到……恶魔在对他们微笑!

    至此,李御邪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对这个年轻人的恐惧已经埋进了自己骨子里!

    不过,很快,这种像颗种子一样埋在心里生根发芽的恐惧,就再次变成了仇恨!

    惧之越深,恨之越深!

    ……

    (晚上下班就被拉去应酬了,没少喝,晕晕乎乎写下的这一章,实在是不行了,恶心的厉害,今天就更一章,问兄弟们请个假吧,明天五更给兄弟们补上,不好意思!唔……如果明天五更还不上,尽管鸡蛋伺候!今天是真不行啦,喝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