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暂把霸业忘,寒光照铁衣(一)

    浙江,杭州。

    十四个小时后。

    天上,已是月明星稀。

    地上,叶无双一身白色唐衣,跨一把唐刀匆匆而行,江南湿润的天气带着泥土的气味,将他的衣服扑打的变得湿润了起来,当他抵达西湖的时候,湖面上的微风扑面而来,瞬间挥掉了他身上的湿润,带来阵阵清凉舒爽之意,唐衣本就宽大,这么一来,衣襟也就跟着猎猎作响起来。

    作为全球知名的世界遗产,西湖常年吸引着无数游客,一年之中,不分四季昼夜,皆有人潮,但是如今却与往常大为不同。

    今夜的西湖,静悄悄。

    静的令人心颤!

    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唯有天上一轮圆月伴叶无双于湖堤上阔步前进,倒提长锋,龙行虎步,月光倾洒在湖面上,让整个湖面都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变成了一片镜子,倒映着叶无双修长的身子!

    一路走来,叶无双早已察觉,在那四周的小树林里,有影影重重在闪动,凭借着他那如同野兽般的直觉,敏锐的捕捉到了丝丝缕缕的杀意,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西湖,早就成了一片刀枪之林,李御邪那老家伙也不知道在这里藏下了多少伏兵,四处皆是恶狼在窥视,但叶无双却无惧,拂衣而行,大丈夫何惧魑魑魅魅?就是为了水如烟和她肚子里那孩子,别说他妈的是针对自己的鸿门宴,就算是刀山火海,又有何妨?

    那些潜伏在暗中的恶狼也在等待命令,只是静静蛰伏着,没有暴起发难。

    在这种环境中,不知不觉间,叶无双便已经来到断桥。

    这断桥位于杭州里西湖和外西湖的分水点上,一端跨着北山路,另一端接通白堤,据说在唐代就已经建成,最出名的景色莫过于“断桥残雪”,堪称奇怪,只是近些年来要想看到,只能说……看缘分吧!

    如今,虽无残雪,但月色下的断桥仍旧很美。

    而这里的传说,更美。

    据说白娘子与许仙就是在这断桥相会,确为断桥景物增添了浪漫色彩。

    只是,这对鸳鸯的命运却是让人扼腕叹息,抛开那些美好的艺术幻想以外,据说还有个更加悲惨的结局是许仙知道白娘子是个妖后,还帮法海一起捉了白娘子,让这个本身带着浪漫色彩的故事的结局充满了现实社会肮脏的背叛。

    叶无双不是个喜欢多想的人,可即便如此,在来到这里以后,对着这景,对着这形势,还是情不自禁的想李御邪那老梆子将地点选在这断桥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当中是不是有什么暗示?是否是在变着法儿的告诉自己,其实是自己就是故事里的那个可怜的白娘子,白娘子为了许仙那傻比水漫金山寺,而自己为了水如烟抛开霸业单刀赴鸿门宴,到最后,白娘子被许仙给卖了,而自己也是被水如烟伙同李家给坑了?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叶无双给抛开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知道,虽然和水如烟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就是觉得那个女人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想来,应该是李御邪那个老梆子故布疑阵,狠狠恶心自己一下的。

    想及此处,叶无双轻声一笑,甩了甩袖子,极目远眺,只见,在那黑漆漆的湖面中间,隐隐约约可见一艘巨大的龙头木船,应该就是李御邪给自己的信息里约定好的地点了,当下,就将手中的唐刀朝着地上狠狠一拄,爆出“铿”的一声巨响,随后气沉腹中,朗盛喝道:“李御邪,叶某人如期而至,前来赴约!”

    “叶某人如期而至,前来赴约!”

    “……”

    滚滚音波,在天穹之上回荡,宛如一声炸雷,更在湖面上飘荡开来。

    ……

    湖面之上,那艘巨大的桐木船船舱内。

    一个正在煮茶的老人在听到叶无双的怒吼后,手中的茶壶一抖,当时茶壶就打落在了地上,浪费了好好一壶价值最起码在一万以上的虎跑雨前龙井。

    不过这老者非但不懊恼,反而仰头“哈哈”狂笑了起来:“叶无双,你可终于来了,老夫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在其对面,有一个肥胖如猪的矮小男人,闻言后亦是大笑道:“我也早就等的没耐心了,原本以为叶无双那家伙会做个缩头乌龟,会选择放弃这个女人,成全自己的霸业,不成想他还真的来了!”

    这老者与胖子,不是李御邪与坂本征四郎又是谁?

    他们,在此等候叶无双已经足足两个多小时了,此时目标终于出现,焉能有不高兴的理由?

    尤其是李御邪,兴起时甚至干脆直接站起身,负手缓缓踱步到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子身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个女子,嘴里啧啧有声的赞叹道:“我亲爱的儿媳妇,或许你应该笑一笑的,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屹立在人世巅峰的男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的天下和一世霸业,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赴约一场注定是个杀局的鸿门宴?嘿……还别说,就你这可人的模样,别说叶无双那个要美人不要天下的情种会不顾一切了,就是老夫看了都是我见犹怜啊,若是老夫再年轻二十岁,说不过自己就得亲自*刀上阵好好洒脱一番,料理了你!”

    李御邪这一次是真的得意了,被叶无双*迫到现在,他心里是狠狠憋着一口恶气的,尤其是在经过上一次暗黑议会的将人将他扒光衣服绑在马上兜着杭州城来了一圈“杭州环城游”以后,整个人好悬没被一口气憋死在家里,都快变态了,现在总算占了上风,哪里有不爽的可能?

    这女子被绑在椅子上,神态娴静,倾国倾城,不是水如烟又是谁?

    只是,水如烟也仅仅是表面上平静罢了,她的心里却是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打死她也没想到……叶无双竟然真的来了!

    她原本以为叶无双只是在和她有了关系以后,将她当成了一件漂亮点儿的收藏品而已,以那个男人霸道的性子,是断然不允许自己的女人成为他人之妇的,可若说让叶无双搭上性命来救自己,水如烟觉得还不太现实,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眼看着叶无双一直没来,她自己都开始有些绝望了,但是不后悔,能把自己交给八年前那个少年,是一直以来心里不灭的执念,哪怕是知道自己怀孕了以后,都没想着打掉,能给那个男人生儿育女,就已经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了!

    可事实是,叶无双真的为她干出了那种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事情!

    一时间,水如烟的心里可以说是百感交集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替叶无双担心,面对着李御邪的狂言,只是冷冷吐出两个字:“小丑!”

    “嘎?”

    李御邪的得意笑声戛然而止,当时就脸绿了,气的抡起巴掌就打算给水如烟一耳光,可还没打出去,就被坂本征四郎的给制止了。

    坂本征四郎抓着李御邪的手腕,道:“李先生,如果叶无双看到她的女人受到伤害以后,难免会发狂,到那时候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反而不美,所以,不妨稍微忍一忍!”

    说完,坂本征四郎扫了水如烟一眼,冷笑道:“只等叶无双投鼠忌器乖乖放下刀剑被咱们诛杀,到时候,李先生您想做什么还不是随您的意思吗?虽然您老了,但现在这社会有的是强力的药让您雄风无限,到那时候,您大可以把这个臭婊子羞辱您的全都讨回来!”

    李御邪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可没办法,坂本征四郎说的那些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就压下了火气,狠狠一会袖子,吼道:“来人,给我接叶无双上船!”

    “……”

    (说好的四更搞定!最后两三天了,兄弟们手里压着的花挺多俺是知道的、、嘿嘿、、都给俺吧,咱们榜单上冲锋一把,看看能不能杀到前十,差距不大,兄弟们的实力俺知道,俺稿费不多,没打赏,冲到前十奖金就又多了些,拜托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花多的话,明天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