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八章 传奇巾帼【三更求花】

    会议室里的众人被吓了一大跳,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突兀了,众人跟本还没来得及阻止了,二愣子那货就被姬娜两拳给撂地上一个劲儿的抽搐了,当时就一片哗然。

    姬娜这才转过身,笑眯眯的对着北极熊勾了勾手指!

    北极熊当时头皮就发麻了起来,以为姬娜要修理他呢,当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道:“主母,我可没得罪您啊!”

    看那哭丧着的脸,当真是惨淡到了极点,没办法,他那么大一个大老爷们,真给姬娜两拳给干成傻比了,说出去也不好听啊,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死扛了,坐在座位上打死不肯站起来。

    “我只是安排你点事情!”

    姬娜有点火了,道:“瞧你那熊样吧,这些年难道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当年在欧洲的时候可是被整个暗黑议会的人誉为‘议会第一勇士’的,别告诉我时光已经将你身上的勇气全都消磨掉了!”

    北极熊好悬没直接泪奔,无奈,只能起身苦着一张脸走了过去。

    姬娜这一回倒是没有再出手,反而踮起脚尖凑到北极熊耳朵旁边嘀咕了好一会儿才作罢,然后看了眼地上被打的不省人事的二愣子,笑道:“看他这样子最少也需要是个小时才能醒来了,这段时间足够你做很多事情了。”

    北极熊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主母,这样是不是不好啊?毕竟这个年轻人是魁一直很看重的一个人,私底下的时候魁也曾经跟我说过,他很像魁曾经的一位故人,嗯……就是老大还没去西方世界之前的一位故人,您应该知道的,老大对他以前的故人都有很深的情义……您就这么把他丢出去的话,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怕是等魁回来的时候会不高兴……然后又会找您的麻烦……”

    说到这里,北极熊的话戛然而止。其实他本来是想说,现在你和魁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有了一些进展了,真要是因为这么一点儿破事弄的再见面就是仇人的话,那值得么?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闭嘴,以姬娜那强硬的性子,他真要那么说了,没准儿姬娜就得给他直接甩出诸如“我需要和他修复关系吗”之类的狠话。

    “他如果有意见就让他来找我!”

    姬娜倒是没想太多,只是冷笑道:“当初他走的时候不就是打算着坑我吗?既然他都做出这样的决定了,那就别怪我做事的时候不考虑他的感受!”

    说完,见北极熊还想多说什么,直接摆手道:“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好吧……”

    北极熊苦笑一声,转身正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忽然听到身后的姬娜喊道:“等等”。

    北极熊回头,见姬娜正在犹豫,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过了很久才终于说道:“唔……你去了就别回来了,陪着这个年轻人吧。”

    北极熊大喜,自然看出了姬娜的犹豫,要不然怎么会让自己陪着二愣子呢?很显然是让自己过去保护二愣子了嘛,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自己也好出手,最少也能给二愣子或者带回来!这本身就是一种妥协了,要是换在几年前,姬娜哪里会这么做啊?这让他觉得姬娜和叶无双复合的可能性又大了一些,当时就咧嘴笑着答应了下来,屁颠屁颠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姬娜有些迟疑的最后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二愣子后,咬了咬牙,再次回到了会议桌上,环视一圈后,淡淡道:“现在,我来安排一下接下来咱们的战略行动!”

    一语出,所有人都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全都挺直了腰杆子,打起了精神。

    对这个效果,姬娜还是比较满意的,略一沉吟后,就看向九纹龙,道:“我知道,你是叶无双选出来的在华夏的代言人吧?而且,你和他已经将所有人都布置在了长江以南的城市上,对吗?”

    对于这个,九纹龙倒没有隐瞒什么,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

    “全都撤回来!”

    姬娜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字一顿道:“这件事情就你去办吧,让你撒开的人全都开始暗中往京华市集结!最迟两天之内,必须完成!”

    “啊?!”

    九纹龙当时就瞪大了眼睛,道:“那咱们地盘不就空了吗?左磊带着人是打哪里能拿下哪里啊!”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姬娜抬了抬眼皮子,道:“这不是你们中国的一句老话吗?别告诉我这个道理你会不明白!”

    “这个问题我当然知道。”

    九纹龙苦笑道:“可是……这是魁当初制定的计划啊!”

    “我说过,现在的指挥者是我,你必须适应我的作战风格,接受我的命令,没得选!”

    姬娜拔高了声音,“嘭”的一声双手拍到了桌子上,倾下身子冷冷盯着九纹龙,道:“我知道你们魁的计划是什么,不外乎就是遍地撒网,虚虚实实,让洪门摸不着当地的实力部署,然后诱使洪门魁首那个蠢货像个没了脑袋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吗,就像京华那一战一样,等着对方上门找死,就这么分而歼之,对不对?”

    姬娜冷笑道:“可问题是现在的指挥者是我,我的胃口比较大,不喜欢一口口的吃饭,我喜欢一口吃饱!”

    九纹龙皱起了眉头,有心想说一口吃不成胖子,反而容易噎死,但看到地上躺着的二愣子以后,到最后的话还是咽了下去,沉默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您将所有人集结起来的计划是什么?”

    “谁知道呢?杀场上,形势瞬间千变万化,全看心情。”

    姬娜微微一笑,道:“没准儿我心情好了还会去北方溜达溜达呢?”

    说完,一把抓起桌上的黑笔,在墙上的华夏地图上狠狠画了一个箭头,从京华的位置开始,直指洪门总堂所在沈阳,用力极大,直接将整个地图划拉成了两半!

    这路线……是直接横推到北方?

    很霸气!

    相当的霸气了!

    就连九纹龙都被吓了一跳,想说其实现在洪门的主力已经离开北方了,但最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姬娜眼中不可改变的意志以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好了,计划就这么定下了,散会!”

    于是,这场原本众人以为是来讨论方针的会议,就这么变成了姬娜宣布决定的一言堂,然后,姬娜带着叶静天飘然而去。

    会议室里,看着已经起身正准备离开的铁卫,九纹龙最终还是问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这位……究竟与魁首是什么关系啊?”

    “其实,你是想问她一直都是这么霸道的,对么?”

    教士笑了笑,黑袍笼罩中的他那双绿油油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无法言明的光芒,轻声道:“不过我希望你什么都不问,只选择接受就行了,因为魁也被她压着。”

    说着,拍了拍九纹龙的肩膀,叹道:“主母啊……一个成就了暗黑议会,成就了魁的传奇女性!”

    语落,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