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议会公敌【一更求花】

    叶无双抵达杭州十个小时后,平静了很久的跑马场的平静终于被打破。

    这一日,阴雨连绵。

    冷箭披着一身黑色雨衣带着雨水的气息冲入了姬娜与叶静天的房间,看着正在给儿子讲述《孙子兵法》里一些晦涩难懂的战术的本质的姬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前说道:“主母,洪门有异动!”

    姬娜没有回头,甚至连眼皮子都不曾抬一下,仍旧在给叶静天讲东西。

    冷箭拔高了声音,道:“主母,洪门有异动!”

    姬娜终于回过了头,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杰诺维斯家族的家主,与暗黑议会没有任何关系,洪门更不是我的敌人,这些东西,你和我说也没用。”

    冷箭一愣,沉默了很久,才终于琢磨出了味道,那张非常普通,甚至总有些木讷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然后,一转身子竟然对准了叶静天缓缓鞠了一躬,道:“小太子,魁首不在,请您做主!”

    叶静天虽然已经很早熟了,但说实话,真的有点儿琢磨不清楚自己母亲的意思,直接昂起小脑袋问道:“妈妈,我该怎么办?”

    “我只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上帮你出谋划策。”

    姬娜总算开口,微笑凝视着自己的儿子,轻声道:“只是你父亲将权利交给了你,我要搀和其中,还得你赋予我权利才行。”

    至此,冷箭才终于琢磨过来了,姬娜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如此作态,已经不仅仅是因为和叶无双关系尴尬,所以要避嫌了,更是在从小培养自己儿子一种颐指气使的霸气!

    无论你要做什么,无论你是我的什么人,必须要经过我的允许才行,否则必将招致我的怒火!

    这,就是一种帝王的心态!

    小静天虽然不可能想到自己母亲的深意,不过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么,我赋予您全权。”

    姬娜点头,这才总算是站了出来,只说了一句话:“召集部下,一个小时会议室开会,迟到者,按规矩处理!”

    非常熟悉的命令,冷箭听到以后,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冷颤,他可是跟过姬娜的,自然知道姬娜的做事风格,相当严苛,尤其是对于时间的把握上,更是达到了一种分秒不差的地步,说几点就是几点,当初北极熊那个傻大个儿还咧着大嘴尝试过,仅仅是迟到了三分钟而已,结果被十几个手持胳膊粗、一米八长的哨棒的猛男围着打的三天三夜没能从床上趴下来,残酷的让人牙酸,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迟到过!

    现在,忽然又听到这条命令,冷箭当时就苦笑着答应了下来,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那几个华夏刚加入的愣头青……

    ……

    一个小时后。

    姬娜带着小静天几乎是掐着点进了会议室。

    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铁卫一个个全都正襟危坐,弄的九纹龙他们几个还颇为不适应,不过,让他们更加不适应的一幕很快出了。只见,姬娜刚进来,几个大老爷们“嗖”一下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同时举起右臂,吼道:“主母!”

    那模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二战时期的纳粹德国的人民见到了希特勒一样,如果把“主母”改成“hey,希特勒!”的话,那简直就是如出一辙了!

    这下,就连九纹龙和墨龙他们都对这个看起来很干练的女人产生了一些好奇,能让铁卫这群桀骜不驯的家伙如此尊敬对待的人,总该是有过人之处的。

    姬娜只是缓缓点了点头,将小静天安置在平时叶无双坐的主位上以后,她自己却是站着的,双手托着办公桌的边缘,抬起了眼皮道:“看来你们都还没忘记我的规矩,没有一个迟到的,这很好。我想我也该宣布一点,我的儿子,已经全权授权我指挥你们。”

    语落,姬娜将目光投向了冷箭,道:“你将具体的情况介绍一下吧!”

    “是!”

    冷箭站了起来,道:“就在一个小时前,暗堂在上海一带的人员带来消息,洪门魁首左磊已经乘坐飞机抵达上海,于此同时,早就已经潜伏在上海附近的山东以及东三省部分洪门子弟纷纷朝上海靠拢,看样子,似乎是要对我们在上海虹口百惠的兄弟动手了。”

    此话一出,九纹龙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姬娜只是皱了皱眉,问道:“上海虹口百惠的人是谁负责的?和洪门的实力对比怎么样?”

    “是我负责的。”

    九纹龙轻声道:“在虹口百惠的全都是云天会的人,现在约莫在一万人左右,虽然在人数上与洪门相差不大,可……”

    说此一顿,九纹龙咬牙道:“可根本不是洪门的对手!这一次洪门出动的是山东和东北分部的人,全部都是洪门的精锐,这些年洪门一些比较危险的生意都是他们负责的,比如和东南亚毒枭之间的交易以及海上的走私活动。因此全都是一群杀过人见过血的亡命狂徒,作风非常剽悍,尤其是山东分部的人,更是剽悍,十多年前那场南北大战的时候,就是他们一口气打进南京,饮马秦淮河,差点儿连江浙都给鲸吞掉,相比之下我的人就要逊色太多了,勉强能称之为武士而不是流氓,如果发生碰撞的话,十有**得输掉。”

    九纹龙叹了口气,他也是无奈,第三批进入西伯利亚训练营的人才刚刚离开,他现在手里能用的精锐实在是太少了,毕竟云天会组建的时间太短。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不过我已经暗中布置了苏北、浙北两个地方的兄弟悄悄朝那里潜伏了过去……”

    “好了,我只需要知道那里的人是你的手下就行了!”

    九纹龙还没说完自己的安排,就被姬娜一口打断了:“至于安排,那是叶无双的安排!”

    姬娜理了理那头非常惹眼的白金色秀发,轻声道:“现在,我命令你将上海虹口百惠的人全都撤出来!”

    “不行!”

    九纹龙当时就站了起来,道:“这与魁的安排完全不符!”

    话刚说完,就被北极熊一把给拉的坐了下来。一直以来,北极熊都是个大大咧咧的家伙,不过这一刻,脸上却很严肃,看了眼满脸疑惑的九纹龙,压低声音说道:“魁的强权是海,海纳百川,是包容的。而主母的强权是锋利的刀,容不得挑战!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你以后也是迟早要进入暗黑议会的,如果不想成为议会公敌的话,那最好就不要去尝试挑战主母的权威!”

    九纹龙欲言又止,不过在墨龙轻轻踢了他一脚后,只能作罢,叹了口气,垂下了头,道:“好的,我遵命!”

    “看你是初犯,而且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就不罚你了。”

    姬娜扫了九纹龙一眼,随后用力敲了敲桌子,那双蔚蓝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叫做不可违抗的意志,环视四周,一字一顿说道:“叶无双是个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叶静天赋予了我全部权利,现在我是老大!当我发问的时候,你们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不要说太多废话!当我的命令下的时候,你们只需要执行就可以!当然,你们也可以尝试对抗我,不过奉劝你们一句,最好不要挑战我的权威,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尝试一下什么叫做痛苦!”

    这一番话,说的可是狠极了!

    叶无双是个什么东西?……

    墨龙他们不禁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低着头的,可不敢明着叫板,不过几个铁卫反而一脸的坦然……

    墨龙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初叶无双把权利交给姬娜的时候,曾经当着叶无双的面,姬娜就直接质问议会武士叶无双是个什么东西,而叶无双却很平静,只是在旁边无奈的耸肩,一脸我不是个东西的样子……

    沉默的气氛中,姬娜在这些话题之外的事情上最后强调了一句:“叶无双的决定是叶无双的,现在的指挥者是我,而我需要做的很简单——”

    说到这里,姬娜身上的气势一变,一字一顿的说道:“将叶无双的一切准备,全盘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