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 抵达杭州【二更求花】

    打败叶无双的契机?!

    左磊一听这个,眼睛当时就亮了起来,京华一败涂地,洪门精锐损失三分之一,可是却没给叶无双带来什么太大的致命打击,双方原本还算持平的力量瞬间产生了倾斜,所以,他对于打败叶无双鲸吞南方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只是琢磨着和叶无双拼他妈个头破血流,哪怕是自己挂了,也喷叶无双一脸血,好好恶心恶心他,也算是出上一口怨气,给自己那活活被叶无双折磨死的儿子报上一箭之仇。此刻,一听这日本人这么说,心里也不禁升腾起一丝火焰,强压着有些激动的情绪问道:“怎么做?”

    “只是给你一个契机,能不能把握,还是看你的。”

    那日本人轻轻说了一句后,就从怀里摸出两张照片递给了左磊。

    左磊接过来一看,也是不禁眼前一亮,饶是他现在已经完全被仇恨影响,也是情不自禁的被照片上那女子给吸引了,倒是没别的意思,完全是一种男性的本能。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那么一些女人长得祸国殃民,让男人仅仅是看上一眼就会情不自禁的被激发出雄性的本能,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可不是吹出来的,确实有那么一些女人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了全世界,历史上那位出了名的女帝武瞾不就是玩的这个套路么?

    毫无疑问,照片上的女子就是这类型的,只穿一身白衣,傲然立于窗前眺望远山,淡扫蛾眉,飘渺如烟,简直就像是一位谪仙子!

    只是,在这女人身后,却有两个全副武装的汉子守着,破坏了这份唯美。

    显然,这个女子是被软禁了,虽然身上未带枷锁,但和身在牢笼之中没什么区别。

    左磊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可不信这日本人大老远的跑来中国就是给他来看美女照片来的,拿出来自然是有所用意的,于是问道:“这个女人是谁?”

    “一个叫水如烟的华夏女人。”

    那日本人嘴角浮现出一抹嘲弄,淡淡道:“只不过有趣的是,这个女人明明是李家的儿媳妇,却与割下她丈夫头颅的仇人叶无双鬼混在了一起,还被叶无双草大了肚子,怀了野种!”

    李家的女人?

    左磊差点儿没直接笑出声来,心说这李御邪可真他妈够倒霉的,儿子被人家杀了,儿媳妇都变成了人家的床上的禁脔,混到这地步也有够磕碜的了,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他的美好心情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那和母猪共度**、被几头猪给折腾的精尽人亡的儿子了,当时一股汹涌的仇恨就涌上心头,缓缓道:“你该不会是说这个女人现在就在你们手上吧?”

    “不错!”

    那日本人昂起了头,有些傲然的说道:“而且,我们已经用这个女人威胁叶无双,让他在明日赶到西湖之上,嘿……实不相瞒,我们也对叶无双的能力做出了预估,这一次是设下了天罗地网诛杀叶无双,保准他是有去无回!”

    话说到这种地步了,左磊也渐渐理出了一些头绪,没有当时就答应下来,他们洪门也和叶无双交过好几次手了,实在是被那个男人给吓怕了,总是有些怀疑这些日本人的能力。

    那日本人也看出了左磊的犹豫,心说真他妈的是个蠢货,连形势都看不明白,于是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左先生,现在的形势您难道还看不清楚吗?叶无双志在将亚洲纳入版图,完成他的大愿,包括您和我,咱们一个都跑不掉的,刀子已经插进了咱们的骨头里,就算是咱们有心退让都没有可能的,还不如抓着一线生机和他拼个你死我活,没准儿还能有条活路呢?而且,我也看出来了,您是要和叶无双拼个你死我活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动手,这是不智!”

    同样的道理左磊知道,但是他确实很怀疑日本人有没有那个留下叶无双的能力,倒是忘了其他,这也是人的本性了,喜欢计较一时的得失,此刻,他还是有些犹豫,总想着从日本人哪里多抠出点东西来,不禁道:“那你们雅库扎呢?为什么不干脆进入华夏与我并肩作战?”

    “暗黑议会为什么进不了华夏?!”

    那日本人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华夏政府横在那里,怕是暗黑议会的人早就横推了华夏了,还用这么磨叽?不过依旧道:“所以,我们能给您提供的机会只有这么大,不过这也是一个大好机会了,您不妨想想,叶无双现在无法坐镇指挥,您要一口气打过去,是暗黑议会的驻华武士作为主导还是云天会的人主导一切?除了叶无双,可没人能协调的了这两方面,您这要是抓住机会一口气打过去的话,他们势必在不能协同作战的情况下阵脚大乱,想不吃亏都难!”

    左磊看这日本人的样子也知道是从日本人那里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了,到最后只能苦笑着放弃了,点头道:“谢谢您提供的消息,一切我自有计较。”

    虽然回答的含蓄,但和答应下来也没什么区别了。

    那日本人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连忙起身将左磊扶了起来,笑道:“走吧,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车,连专机都给您和您的兄弟包好了,今夜就可以送您去上海。”

    看着左磊有些阴沉的盯着自己,那日本人倒是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相反非常淡定,缓缓道:“众所周知,上海是除去京华外,暗黑议会在华夏的第二大本营了,而您更是将山东、东北的许多精锐武士安排在了上海周边,那里也成为了您的主力所在,您不去那里又能去哪里?”

    语落,不再看左磊愈发阴沉的面孔了,轻笑一声便走了。

    ……

    一日后,一列从京华开往杭州的动车组缓缓开进杭州市火车站。

    一个穿着一身白色唐衣,手里提着一个大盒子的青年男子缓缓从车中走出,棱角分明,英武不凡!

    此人,不是叶无双又是谁?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叶无双神情很安宁,一如他百年前杀入李家前脸上带着的笑容一般,行李也很简单,只有一柄放在盒子里的唐刀,是他托了一些关系才带上火车的。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如此的不起眼与低调,叶无双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杭州,深深吸了一口闷热而湿润的空气,口鼻间似乎也湿润了许多,叶无双的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轻声自语道:“李御邪,叶某人来了。”

    一切,都仿佛是八年前的轮回!

    这一次,他仍旧是一个人,一把刀,一身白衣,单刀赴会!

    ……

    (晚上有个推不掉的小应酬,今天就更两章吧,明天四更或者是五更给兄弟们补上,求鲜花鼓励,追回我们的第十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