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 原来是她【二更求花】

    老将军选择谈话的地方仍旧是那个他喜欢呆在那里回顾一生的书房,只是平时老将军身上带着的是淡淡的沧桑,而现在,带着的则是一种沉重的哀伤,坐到床边后,扔了一个蒲团给叶无双,就径自倚在窗前凝视窗外大地,一言不发,缄默的可怕,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淡淡的苦涩。

    叶无双也不说话,双手放在膝盖上,耐心在一旁候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将军才终于开口了,只是扫了叶无双一眼,就将眸光投向了窗外了,轻声道:“其实……如烟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他的母亲,是我们许家的一个亲戚,按道理说,应该是叫我一声舅舅的。那是个好姑娘……呵呵,二十多岁的时候来到京华投奔我,最后与我麾下的一员悍将结为连理,可好景不长,就在他们新婚后没多久,对越自卫反击战就打响了,我带着她的丈夫走上了战场,去的时候,带走的是一个活蹦乱跳、器宇轩昂的人,可带回来的,却是一坛子骨灰,和那个小伙子写下的一本战地日记!”

    说到这里,老将军将目光投向了叶无双,苦笑道:“其实,如烟的父亲和你父亲关系很好,他们都是在一个尖刀连的,只可惜,在老山轮战的时候,这柄尖刀捅进了敌人的心脏后,也就折了,当时,整个通讯系统都被敌人切断了,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在山顶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知道那一战其实我们的情报有误,他们被敌人整整一个师的人才狂轰滥炸,要不是那座山头地形狭窄,敌人能发动的冲锋力度很有限的话,他们根本阻挡不住人家的前进步伐的,可即便如此,到最后也就只有你父亲他们几个人活着坚持到了支援。而如烟他父亲,身中十九弹,当场阵亡,至死都拄着战旗不曾倒下,我们也是看到了他的战旗还在山顶飘荡,所以才知道阵地还没有丢失,这才组织了支援部队,堪堪守住了阵地,打赢了那一场战役!”

    老将军叹了口气,道:“当我们从老山前线退下来返回京华以后,如烟她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最终选择了殉情,只留下了如烟一个人跟着我长大!”

    老将军嘴角的苦涩愈发的浓郁了,轻声道:“呵……也是我糊涂啊,在从越战战场返回来以后,我整个人的声望已经达到了顶点,一直维持了二十来年的时间,直到……你叛走华夏之前的第三个年头!那一年,我的自信心终于膨胀的不得了,天真的以为,凭借着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扫平四大世家,匡扶政府,立万世不朽之大业,于是,我动手了!可是,我错了,我一个武夫,永远不知道,原来经济的力量是那么的可怕,只是天真而可笑的以为,直接带兵扣押了李家的人,击败李家豢养的私军就行了,可事实上,我打败了以李家为首的四大家族的私军,也抓了四大家族的家主,可结果呢?在李家家主等人被我扣押在军营的第二天,经济风暴,如期而至,从长江以北到南海之滨,再到川蜀一带,整个社会都在动荡之中,失业者成堆,金融瘫痪,民不聊生!也是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我这个莽夫究竟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怎样的灾难,我根本是动了我动不起的人啊!我不是你,没你那能耐引来全世界的金融大鳄帮助华夏平息金融风暴,最终,只能选择向李家投降认输!”

    “没错,我投降了,华夏军神许四友生平第一次向我的敌人低下了头颅,签下了耻辱的战败条约,按照我们的约定,我输了,所以我下台!”

    老将军脸上带着苦涩,道:“可是,在我退居幕后之后,那群贪婪的饿狼竟然还是不肯放过我,竟然要求我许家嫁一女给李家的儿子!那李家的儿子,可是一个畜生啊,做下的人神共愤的事情不计其数,我……”

    李家之子……

    叶无双心里一突,想到了很多往事,不禁问道:“你该不会是把如烟嫁了出去吧?”

    “是……”

    老将军有些惭愧的垂下了头,涩声道:“许家有三女,平澜当时年幼,不到时候,艾玲当时已经是政府的重点培养对象,我自然不可能把她交给李家,那不是凭空给李家送了一个助力么?最后,只能将如烟送了出去,当时,她虽然是千般不愿,可我也是没了办法啊,只能将她绑了送走……呵……肮脏的政治交易啊!”

    “啪嚓!”

    一声巨响,叶无双活生生的将木桌给拍裂了,陡然站起,从齿间蹦出两字:“耻!辱!”

    老将军脑袋垂的更深了,但说话的时候,仍旧没有停顿:“这些年,我都在竭尽全力的弥补,才总算博得了如烟的原谅,可是我知道的,她其实心里一直都在怨着我,只是看我年事已高,随时都可能进棺材了,所以才迁就着我,不想让我抱憾而去。”

    叶无双的眸光很冷,难怪他妈的整个华夏高层当年的老人对此都是讳莫如深,原来是他妈的当年一群糊涂虫一起做下的蠢事!许老将军虽然将所有过失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但叶无双就不信没有别人参与了,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现在可不是封建时代,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哪怕老将军当时威望再高,权柄再重,没别人点头的话,那次行动也是根本不可能发动起来的!说白了,他妈的是一群大老爷们犯下了错,结果却让一个女人去为他们买单,叶无双焉能不怒?

    这种丑事,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了,难怪这些年以来这些人都是闭口不言,敢情揭开以后露出来的全都是他们血淋淋的伤口啊?

    叶无双冷笑,总算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难怪当时老将军会忽然毫无征兆的宣布退出军方,对外只是说自己年事已高,不再适合参与军政大事!

    原来,真正的原因是在这里啊!

    不过,很快,叶无双就想到了别的东西,眼睛也不禁大张,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如烟的那个‘丈夫’,该不会就是被我……”

    “不错!”

    老将军嘴角含着一丝苦笑,道:“说来也可能真的是缘分,也不知道李家怎么想的,竟然招惹到了你这个煞神的头上……于是,恰逢如烟新婚夜那天,你杀入了李家,一刀斩下了李家之子,也就是如烟丈夫的头颅,把李家闹了个鸡犬不宁……”

    “轰”的一下,叶无双脑子里瞬间变得一片空白,整个人如遭雷击,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在回荡——竟然是她!

    (先去吃个饭,今天还有一章,求鲜花啊求鲜花!!!后面追好紧的,这个月要求不好,前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