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一门三姝【一更求花】

    是夜,月上枝头时,叶无双只着一身黑衣便直接去了许家的别墅。

    因为门口守着的两个士兵是认识叶无双的,再加上许老将军早就暗中知会过他们,只要叶无双上门,就直接放进来,因此,在进许家别墅的时候倒是没有废太多周章,直接负手便走了进去。

    依旧是那所大宅子,酸枣木做的木门,被染成了朱红色,不过再一次站到这门前的时候,叶无双心中却是多多少少有些复杂的,当中具体原因是什么,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沉吟了很久,才终于伸出手缓缓扣响了门。

    “咚咚,咚咚咚!”

    两次轻敲过后,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出现在叶无双眼前的,是一个一脸英气的女子,不过是许平澜。

    今日的许平澜,换下了平日间那一成不变的戎装,而是穿着一套比较休闲的衣裳,头发只是随便绑在脑后而已,多了一些慵懒,只是,原本她是带着笑容开门的,可在看到叶无双后,立马换上了另外一副脸色,双手抱胸,当时就堵在了门口,竟然连路都不肯让开,一张俏脸阴沉沉的,仿佛覆盖上了一层寒霜,只是冷冷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

    叶无双张了张嘴,最后只能付之以一声苦笑,他又不傻,怎能看不出许平澜其实是心中有气啊?不过自从上一次的大吵闹之后,叶无双现在都还没缓过劲儿来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平澜了,沉默了很久,才终于说道:“我只是来找许老将军有点事情。”

    “抱歉,我爷爷不在!”

    许平澜冷冷一句话就给叶无双顶了回去,道:“许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这里!”

    叶无双皱眉,可不等他开口,里面便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平澜,是谁啊?”

    叶无双没有给许平澜说话的机会,抢先就朗声道:“老将军,是我,叶无双!”

    里面,在没动静了。过了不足一分钟的时间,令一扇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是老将军竟然亲自跑出来了,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拉着叶无双就往里面走:“无双啊,怎么忽然想起过来看我这个老头子来了呢,你最近不是很忙吗?”

    老将军这些年虽然退下来了,但是一双眼睛却是从来没有离开华夏黑白之间纵横交错的棋局上,最近地下世界闹出的动静这么大,自然是不可能瞒过老爷子的,说的话自然也是意有所指——洪门压境,第二次南北大战爆发,你怎么还有时间跑我这里来啊。

    只是叶无双心中有心思,因此没有回答罢了,倒是许平澜被气的在一边直瞪眼睛。

    一老一少就这么前后进了客厅,叶无双这才发现,许家的人似乎正在吃饭,除了许平澜以外,就连许艾玲和许平虏二人都在餐桌上。

    许平虏这位现在整个华夏太子党的太子在见到叶无双以后,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大西北飞出来的雏鹰虽然翅膀还没有长硬实,但却有一身铁血气息,自然比较崇拜叶无双这种人了,当即起身就招呼着叶无双坐下。较之而言,许艾玲看上去就比较尴尬了,这对许家的姑侄之间看上去矛盾似乎化解的,但却在面对叶无双的时候始终有些解不开心结,只是许艾玲终究是个成熟的女性,表现的并没有许平澜那么激烈,不热情,但是也不会像许平澜那样劈头盖脸的就给叶无双来一顿,甚至堵在门口都不让叶无双进去,只是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昔日的枕边人,今日的陌路人,说实话,叶无双还是挺不舒服的心里,可也无力改变什么,女人心,海底针,真发起了狠比谁都狠,无情的时候就连叶无双这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都感觉有些不适应,只能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一时半会儿的却是没了更多动作,任由许平虏拉扯,就是没动。

    “怎么不坐下啊无双?”

    许老将军这个时候也笑着抬起了头,道:“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吃饭吧,正好一起?”

    “不用了。”

    叶无双有些怅然的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真要是坐下了,许平澜和许艾玲大概就得不舒服了,他也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所以不打算继续在这儿呆着了,于是干脆将目光投向许老将军,开门见山道:“老爷子,我今天来找您,是想和您打听一点儿事情的。”

    老将军这个时候恰好刚刚端起稀饭,见叶无双态度诡异,似乎有些生分了,知道原因的他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放下碗筷,笑道:“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咱们爷俩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叶无双有些犹豫的看了许平澜他们一眼,最后还是不打算避开了,反正和水如烟之间的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于是索性一咬牙道:“这一次,我是为水如烟而来!”

    说此一顿,叶无双深深看了许老将军一眼,整个人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莫大的变化,似乎……忽然之间变得凌厉了起来,极具侵略性,一字一顿道:“我想知道,在过去,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什么!?”

    此言一出,许家的四个人脸上顿时神色大变!

    而许老将军,面色更是肉眼可见的迅速苍白了起来!

    叶无双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在水如烟的身上一定隐瞒了很多事情!因此,目光更是迫人,水如烟毕竟是他的女人,而且似乎还怀了他的孩子,所以,这一次即便是事涉许老将军这个他一直很尊敬的老人,他也不打算就此善罢甘休!

    “够了!”

    许平澜是许家沉默的四人里最先站起来的,冷冷说道:“如果你想问的是水如烟表姐的事情的话,那还是请你离开吧,这里不欢迎我!”

    “够了的是你。”

    叶无双心里也有些烦躁,耐心终于消失了,回头扫了许平澜一眼,冷笑道:“这个世界上不欢迎老子的地方多了去了,可谁能阻我?五年前,欧洲不欢迎我,我用锃亮的马刀打了进去,美洲也同样不欢迎我,但我照样用飞机大炮横推了进去,对于许家,也是一样!”

    这话,威胁的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许平澜完全没想到叶无双竟然会直接在自己面前露出獠牙,被一句话呛得呆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眼中迅速充斥着水雾。

    其实不光许平澜被弄的完全愣住了,就连许家的人都被叶无双的态度吓了一大跳!叶无双举了欧洲和美洲的例子,那是不是说,他连许家也要推平啊?

    最后,还是许艾玲无奈之下开口化解了这尴尬的局面,拉着许平澜坐下后,将目光投向叶无双,这才问道:“我想知道如烟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这么关心她的事情?”

    “她是我的女人,似乎,还是我孩子的母亲。”

    经过刚才那么狠下心的一闹,叶无双的心里反而坦然了起来,反正迟早得坦白,也就没有压力了,直接道:“她现在遇到了一些危险,我需要了解一些信息,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已经调查过了,可惜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任何记录,但是种种迹象,最后都指向了许家!而在华夏,似乎能将一个人的所有记录都抹掉的人不多,可偏偏还就只有许老爷子一个人!”

    说到这里,叶无双将目光投向了老将军,道:“你说对吧?老爷子!”

    “唉……”

    老将军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最终,还是沉沉一叹,点头道:“不错,是我一手抹掉的那些记录,那也是我这一辈子做的唯一一件糊涂事了。”

    说完后,老将军站了起来,看了叶无双一眼,垂头道:“看来,今天你来这里就是问我要个解释来的吧?我若是不肯给你个交代,怕是整个华夏都得被你搅闹的不得安宁?”

    叶无双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老将军苦笑一声,最后只能无奈长叹道:“也罢,你跟我来吧,咱们去楼上的书房里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