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许家的耻辱?【三更求花】

    姬娜忽然的发飙弄的许多人都有些发呆,心说叶无双把如此重任交给叶静天你该高兴才对啊,怎么就一脸愤怒呢?

    可叶无双对于姬娜的态度却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一样,只是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说道:“子承父业,天经地义,似乎就是你个当母亲的也没法多说什么吧?”

    “真的是这样么?”

    姬娜冷笑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鬼主意!”

    “我能有什么鬼主意。”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道:“看来你真的是误解我了,既然你看穿了我在打什么主意,那倒是不妨说出来看看啊!”

    姬娜张了张嘴,最后愣是没能说出什么来,有些话,她是真的没法说啊,说出来倒是显得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完全没有任何意义!虽然,她敢肯定叶无双打的一定是那个主意,毕竟两人曾经一起走过了许多岁月,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这个男人了!

    见这二人有些僵持不下,北极熊也不想看到这两个人再一次吵起来的局面,于是就打算开口缓解一下气氛,谁知,却被坐在他身边的马蒂一把给拉住了。

    马蒂算是多多少少看出了一些味道了,脸上带着非常诡异的笑容,直接凑到北极熊耳朵旁边嘀咕道:“蠢熊,你他妈的别往里面瞎搅合了!”

    “可是……”

    北极熊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老大和主母刚刚有了点儿复合的意思啊,要是再吵起来的话,那不全都玩完了吗?以他们两个人那性格,吵翻了怕是谁都不会低头的!这要是主母一气之下再回了欧洲的话,咱们哥几个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见面了,估计就算是见面了都是仇人啊!草,那日子过了好几年了,你难道还没烦了么?反正老子是腻歪了。”

    “我比你更加腻歪!”

    马蒂没好气的瞪了北极熊一眼,心说这蠢熊怎么就看不清风向呢?脑子都他妈的长屁股上了,无奈之下,只能压低声音说道:“你说要是小少爷接受了叶子哥的安排的话,以小少爷的年龄,可能统御得了整个华夏江南防线上的十数万人么?到那时候,嘿嘿,姬娜小姐能袖手旁观吗?毕竟,那可是她的儿子啊!”

    这么一说,北极熊眼睛顿时就亮了!心说难怪老大会一反常态的让一个年龄不过刚刚五岁的孩子接手那么重要的位置,敢情真正的原因是在这里啊,明着是让自己的儿子来接替自己的位置,可真正的意图却在儿子他妈身上!

    确实!没有人比姬娜更加适合坐镇于京华而指挥四方了,当初在欧洲的时候,姬娜曾经带着议会的武士冲锋陷阵,所向披靡,以怀孕之身着戎装而邀战天下,愣是打出了暗黑议会的威名,被西方地下世界誉为“女武神”,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作战的风格相当剽悍,比之叶无双的剑走偏锋,底牌无穷来说,姬娜更加可怕的是那单刀直入,瞬间破入对方心脏地带的歹毒而霸道打法。当初大战欧洲黑盟的时候,一场破釜沉舟式的经典血杀就是姬娜指挥出来的,在后面有黑盟数倍于他们的黑徒的追杀下,非但没有选择退出欧洲,反而带着所有暗黑议会的武士掉了个头就冲杀进了黑手党其他四个家族的老巢西西里,端掉对方的老巢后,掉头就是一个回马枪,扣关而战,将欧洲黑盟的人活活全都阴死在了大海上,等对方冲上亚平宁的海滩的时候,已经是十不存一……

    种种手段,绝对不弱于叶无双,只不过是风格不一样罢了!

    此刻,一听叶无双的真实目的是这个,北极熊的眼睛当时就亮了,跟个二比似得,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对着叶静天就鞠了一躬,道:“小少爷,既然魁对您报予厚望,您就答应了吧!我第一个支持您,只要您一声令下,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

    此时,通过姬娜的激烈表现,许多人也渐渐回过了味道,教士他们也都是站了起来,表明了态度!除了九纹龙、墨龙几个没有跟着姬娜征战过的人以外,几乎所有暗黑议会的人全都起身表示要支持叶静天。

    叶静天终究还是个孩子,被这一幕弄的面红耳赤的。

    姬娜看自己儿子为难,最后也是没办法了,心说上一辈的恩恩怨怨确实不该让孩子承受为难,于是便说道:“静天你就答应吧。”

    说完,倒是狠狠瞪了叶无双一眼,那冷幽幽的感觉,让叶无双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有了自己母亲的授意,叶静天迟疑半响后,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小脑袋。

    “很好,那一切就这么决定了!”

    叶无双一点儿都不为自己的卑鄙脸红,笑眯眯的说道:“从今日起,我的儿子,就是这一次华夏地下世界南北大战的指挥者,言出,就是法,谁敢违逆,就是违抗我,直接处死!”

    语落,便起身宣布散会,不过在出去的时候,却拍了拍坐在一边的冷箭的肩膀,示意冷箭跟着自己出去。

    两人就这么神神秘秘的离开了,一直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时,叶无双才终于停了下来,看了眼四周后,缓缓道:“冷箭,我这里有件事情需要你去调查,不是什么难事,你给我去查一个叫水如烟的女人的过去,就是京华军政豪门许家的水如烟,相信你那里应该有一定的备案,最迟一天内就给我消息!”

    “是!”

    冷箭很干脆,接了命令就出去了,不过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时间了,整个暗堂必将因为因此而动!

    ……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冷箭是在第二天下午黄昏日落时再一次找上叶无双的,此时的叶无双,已经身在京华市内的希尔顿酒店里了,行踪是保密的,除了冷箭和楚灵韵以外,再无人知道!

    当冷箭进入叶无双的房间时,叶无双正站在窗口看夕阳,金色的余晖洒在肩头,负手而立,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冷箭就是觉得,此刻的叶无双心里应该是很疲倦的,没有任何原因,仅仅是一种直觉!不过他也不打算问,因为他知道叶无双不会说,最起码,在他记忆中的魁,其实是个缄默而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人,再大的苦自己咽,再大的难自己一肩膀扛,从来不会和别人说自己究竟有多累,因此,他也不问,只是走上前去,沉声道:“魁,您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不过没什么结果,水如烟这个人就算是在华夏的档案里都没有任何记录,有关于她的一切几乎就是个空白!到最后,我更是问询了许多见证了华夏这几十年来大事的军政界的老人,才隐隐约约知道,似乎她和许家昔年的一桩耻辱有关系,反正是见不得光的那种,不过那些老人对此都是讳莫如深,我再深入打听却是根本不说了,哪怕是枪顶着脑袋都不肯说!”

    “许家的耻辱?”

    叶无双皱起了眉,沉吟了一下,缓缓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辛苦你了,既然查不出来,就算了吧,你先下去休息吧,这件事情我自有计较!”

    冷箭本来还想说什么来的,不过既然听有任务双这么说,也就不再多言了,躬身对着叶无双敬了一个捶胸礼,就缓缓退出了房间。

    夕阳之下,叶无双负手立在窗前,沉默很久后,才终于抬头轻声一叹:“许家么?看来,是时候亲自上许家门一趟了!”

    “……”

    (求花花啊。。泪奔的求花花,后面好多狠人要让我给他们捡肥皂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