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陌生来信【求鲜花】

    京华一战后,两日时间,弹指即过。

    这段时间内,洪门虽然没有再一次发动进攻,但却活跃在整个长江以南一带,人员出没非常频繁。

    而诡异的是,虽然大胜了一场,可叶无双就是紧闭大门而不出,非常的淡定,竟然没有趁着大胜的机会发动反攻!

    ……

    跑马场内。

    装修的富丽堂皇的旋转餐厅中,此刻已经坐满了人,几乎全部都是议会武士与洪门的降将。说来也奇怪,叶无双竟然对这些刚刚放下武器投入他阵营当中的洪门降将保持了绝对的信任,不光让这些人和议会的武士同吃同住,甚至,还保持了绝对的自由!

    不得不说,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做法!

    要知道,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双方可还在生死相向呢,谁都有兄弟死在了对方的手上,就这么摆在一块儿,非常容易出乱子!

    可……更加的诡异的是,这两天以来,双方竟然真的相安无事!

    到最后,就连墨龙都有些看不清了,忍不住问叶无双,为什么双方竟然能相处的如此融洽,给出答案的是姬娜,她只是莫名其妙的说——因为他们都是真正的武士,所以很清楚自己的立场,被仇恨冲昏双眼的不配称之为武士,只能算是亡命狂徒!

    而叶无双似乎觉得这么做还不够,到最后,竟然将守卫着自己住处的议会武士一口气全都换成了洪门的武士!

    这个决定做出来的时候,就连铁卫都被吓了一跳,连忙阻止,可惜拗不过叶无双,最终只能无奈妥协,当时让一帮子洪门降将感动的差点儿直接哭出来,最后,宋满弓手底下的一个没有名字,只是代号叫“仇”的汉子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那一夜,“仇”和他手下的十多个人笔挺的站在叶无双门前守了一个晚上,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这一切的一切,最后换来的是这些洪门降将的感恩戴德,叶无双确实没把他们当成外人看,堂堂暗黑议会之主,和他们这些泥腿子坐在一起喝酒吃肉,开着荤笑话,这样的主子,在这个装比的年代,很罕见。

    两天!

    短短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

    叶无双基本上就已经将这些洪门武士给收拾妥帖了,不说什么誓死效忠的扯淡话,毕竟命只有一条,如果不是积年累月培养出来的精锐,没谁会轻而易举的献出来,但最起码让这些洪门武士那忐忑不安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面,算是安安稳稳的在暗黑议会这个庞然大物的树荫底下扎下了根。

    这种手段,让墨龙叹为观止!不说那御人之道玩的如何的炉火纯青,最起码,叶无双身上闪烁的那种领袖的魅力光环他是感受到了。

    叶无双看时机差不多了,于是干脆就举行了这么一场大聚会,让大家相互之间先熟悉一下。

    宴会方始,其实气氛就已经很浓烈,许多洪门汉子都纷纷跑来向叶无双敬酒,叶无双也是来者不拒,要不是他本人还是颇为有量的话,怕是肯定得被轮倒。

    而姬娜那头似乎也不是很好,被议会的武士给堵上了,曾经的主母,虽然到如今已经和叶无双形同陌路,但在议会武士心中,曾经的主母就是曾经的主母,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心里那份尊敬也不会褪色,姬娜带着他们在欧洲看不见阳光的丛林里穿梭冲锋的那段峥嵘岁月,是他们每一个人弥足珍贵的记忆!

    于是,整个宴场上倒是热火朝天。

    酒至半酣时,一直都守卫在叶无双身边的“仇”终于举起了酒杯,面对着叶无双的时候,显得有些沉默,最后问道:“叶先生,您为什么这般对待我们洪门的兄弟?”

    “在我这里没有洪门、青帮、暗黑议会、云天会之类的区分,只有我自己的兄弟。”

    叶无双笑了笑,道:“而且,我答应了宋满弓,待你们如手足!”

    一言出,让半个宴场忽然宁静了下来,洪门的武士们都显得有些沉默。

    “我敬您!”

    “仇”一举酒杯,一口饮尽。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铃声将叶无双惊醒,对着“仇”打了一个抱歉的手势,而后转身飞快走了出去,行至无人处时,这才接起了电话:“喂?”

    “是叶无双吗?”

    “不错。”

    “我这里有一份东西,已经给你放到跑马场门卫那里了,你去拿吧!”

    “……”

    紧接着,电话就被切断了!

    听着耳旁的忙音,叶无双心里升腾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没有原因,仅仅是一种直觉。

    可还不等他做出反应,一辆车就已经开过来了,过来的是守门的两个议会武士,其中一人见叶无双竟然在宴会场门口站着,明显一愣,不过最后还是飞快走了过来,将一个牛皮纸袋子递给了叶无双,道:“魁,这是有人给您的,我们已经扫描过了,里面没有隐藏什么危险物品。”

    果然!

    叶无双瞳孔一缩,心知八成不是什么好事了,要不然不会这么鬼鬼祟祟的,不禁皱眉问道:“谁送来的?”

    “没看见。”

    那议会武士摇了摇头,道:“裹着一块石头直接砸到我们玻璃上的,根本没看清楚是谁,等我们追出去的时候,外面早就已经不见人影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忙去吧!”

    叶无双摇了摇头,等那两个议会武士离开后,这才终于拆开了那牛皮纸袋子。

    这一看不要紧,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其实,牛皮纸袋子里的东西很简单,只有几张照片而已,但是照片上的人叶无双却很熟悉——一个飘渺入烟,清丽脱俗的女子!

    水如烟!

    只是,照片上面的水如烟,却是被反绑在椅子上的,虽然看上去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很显然是被人囚禁了起来,禁锢了自由!

    叶无双眼角顿时狠狠抽搐了几下,怒火直窜,捏紧拳头的时候,指间爆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爆响!

    打死他也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对水如烟下手!

    不过,也就是短短一瞬间的功夫,叶无双就平静了许多,长长呼出一口气,看着照片里的女人时,眼神多多少少有些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水如烟,他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他也不知道这种熟悉感来源于哪里,但心里就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以前自己一定见过这个女人,可还不等他理顺思路呢,两人之间就鬼使神差的发生了关系,也是在他对那个女人敞开心扉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只因,在女人那双如梦幻般的眼眸中,总是藏着深深的哀伤!

    “叮铃铃”

    一阵铃声,再次响起。

    叶无双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嘴角顿时浮现出一丝冷笑,根本不需要接起来问也知道,打来电话的一定是绑架水如烟的人了!

    到现在,叶无双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一次简简单单的绑架了,八成是冲着自己来的!

    ……

    (快被轰出前十五了,手里有花的兄弟们就甩老楚几朵吧,咱还没被轰出前十五过呢,不能在快完本之际晚节不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