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楚河汉界(七)

    地下世界火并,就如古战争一般,讲究的就是一股子一往无前的气势,再而衰,三而竭!

    洪门武士虽然剽悍,但此刻一下子陷入混乱,打的毫无章法,更没有气势可言,哪里有胜利的希望?一个个在哀嚎惨叫声中淌血倒下,变成冰冷的尸体,转眼间,这人工草原上就已经变成了一片婆娑世界。

    不过,却有一支刚刚组织起来的洪门武士护持着左磊突击了出去,算是洪门现在唯一组织起来的有效突围力量了,只不过洪门的人永远不知道的是,叶无双最擅长的就是剑走偏锋,放走左磊其实是叶无双故意放水,暗中授意的!

    只是剩下的那些洪门武士就倒了霉了,死的死,伤的伤,被左磊带着没头没脑的一下子扎进了叶无双给他们张开的口袋,下场可以说是非常凄惨了。

    宋满弓抬起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疆场,看着自己一手从山西带出来的子弟兵一个个在血泊中惨叫,在上位后已经冷寂了许多的热血终于沸腾了,居然放弃土铳,从身旁拾起一把大砍刀,引刀疾呼:“晋西北儿郎,看我长刀,杀!”

    这一嗓子,可谓是嘶声力竭,最起码在小范围内起到了一些作用,吸引了不少了洪门武士朝宋满弓集结了过去,毫无疑问,这些人应该就是宋满弓的嫡系了,是他一手从山西带出来的精锐!

    这一部分人聚集在一起,竟然非但没像左磊那样突围,反而跟着宋满弓发疯一样朝着议会武士发动了进攻,看那架势,一个个完全就是不要命了,与决死进攻无异,那种燃烧了浑身血行爆发出的强悍进攻,就算是见大势已定,已经退出血杀的叶无双看到后都觉得震惊!

    “好一批铁血男儿!”

    叶无双不自禁的赞了一句,他这个人向来喜欢那种敢死敢战的男儿,再加上他的祖籍就是晋西北人,对这些人情不自禁就产生了莫大的好感,轻轻抚摸了一把手中的龙牙,缓缓道:“人都说宋满弓是西北大地上的一匹狼,这话是不错的,却也有些偏颇了,依我看来,这分明是一头狼王啊,只要对月长啸一声,就能啸聚山林,引来群狼助战!”

    “可他最后还是逃不出战死的下场!”

    墨龙也退出了拼斗,拼杀到这种程度了,他也没必要搀和下去了,只需要站到一边收拾残局就行了,拿衣襟轻轻擦拭着脸上溅上的黑血,淡淡道:“跟错了主子的下场就是这样的,洪门是一头坐镇在北方的苍狼,而暗黑议会则是溃压在西方地下世界的一头雄狮,饿狼不自量力的朝雄狮发动了进攻,哪怕雄狮一不小心睡着了,也必然能在睁开眼的瞬间一爪子抓碎他的颅骨!”

    虽然墨龙的神情很淡然,但叶无双还是从他眼睛的最深处看到了一些怜悯,那是一种叫做兔死狐悲的东西!很显然,从宋满弓身上,墨龙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只不过宋满弓没有被自己的人出卖,只是跟了个无能的老大而已!

    一言说出,略一沉吟后,墨龙忽然道:“这个宋满弓还是有些本事的,再这么下去,虽然先不起大风大浪,但还是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的。要不……我现在过去摘掉他的头颅?”

    “你是想给他个痛快吧?”

    叶无双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他和我没有深仇大恨,我也不至于在一个勇士生命的最后时刻去折辱他!”

    墨龙沉默,算是默认了叶无双的说法。

    沉吟良久后,叶无双再次回头对墨龙下达了命令:“让兄弟们围而不杀,将这群洪门的人给我困住!”

    “困住?”

    墨龙睁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无双,道:“老大,你该不会是想收服这些人吧?”

    “不错。”

    叶无双嘴角含笑,也不否认,缓缓道:“这群洪门武士,就是极其神骏的海东青,虽然我没有熬过鹰,但也知道鹰这种畜生虽然桀骜不驯,但也不是没法收复的。”

    墨龙苦笑,道:“这批人压根儿就是一群亡命狂徒,您看见他们那股劲儿了吗?完全是在决死进攻啊,这种人岂是随随便便能收复的!”

    “他们的仇人不是我。”

    叶无双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随即摆手道:“执行吧!”

    墨龙无奈,最后只能摇头叹了口气离开了。

    于是,在不久后,整个血杀场上又出现了另外一番光景,最后剩下的七八千的洪门武士纷纷被切割、包围成一块块,一个个浑身是伤,满身血污,早就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了,可是包围他们的议会武士就是迟迟不肯发动进攻,高举手中的刀锋,冷冷的将之围困在一个地方,但凡有冲上来的,顿时就是瞅着对方身上不致命的地方来上一刀,将之捅回去,就像猫抓住了老鼠一样,并不急着直接将是撕碎吞下腹中,反而会玩弄对方一番一般!

    宋满弓与十几名洪门武士也被困住了,各个浑身是伤,尤其是宋满弓,两条大腿和肩胛骨的位置上全都被利器洞穿了,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光头上都挨了一刀,只不过入肉不深,只是割裂了头皮而已,不过饶是如此,也是流了满脸的血,此刻已经凝固,变成了暗红色,相当的狰狞。

    按道理说,一个人遭受了如此可怕的重创,早就应该倒下了,可这宋满弓倒是硬气的很,手里拄着一把早就砍得卷了刃,崩的到处是豁口的大砍刀,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地上,说什么都不肯倒下,一双如鹰隼之眸般的眼睛冷冷扫视着包围了他们的议会武士,一言不发,气息冷厉凶残,像一头受伤的狼!

    就在此时,叶无双扒拉开人群迈步走入,看了宋满弓一眼,嘴角隐约浮现出一丝笑容,缓缓道:“打够了么?打够了,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宋满弓见叶无双进来,竟然没有直接暴起,反而挑眉问道:“暗黑议会之主?”

    “不错。”

    叶无双点头,道:“我知道你,你是宋满弓,一员虎将,比洪门八虎更加悍勇!”

    此时,叶无双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宋满弓身前,却不料,刚刚还看起来很平静的宋满弓竟然毫无征兆的一台手中的刀就直接扑杀了上来!

    “嘭!”

    可不等他靠近,就被叶无双一脚扫在胸膛,直接踹飞,到底是张嘴就是“噗”的一口黑血。

    叶无双看着倒地不起的宋满弓问道:“明知道自己要死,为什么还要进攻?”

    那一脚的力量,叶无双是很清楚的,一个并未受伤的人都吃不消,更别说已经身负重伤的宋满弓了,一脚过去,他就不信宋满弓还能站起来,可偏偏,出乎叶无双的预料的是,宋满弓还真就挣扎着站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可脸上却没半点惧色:“为什么不?你杀害老爷子,我就得向你讨债,这是还欠了老爷子的命!”

    “雪狐不是我杀的!”

    叶无双淡淡一笑,随后打了个响指,顿时,冷箭就从人群中走出,将一个牛皮纸袋子抛给了宋满弓。

    叶无双看着拿着那牛皮纸袋子有些不知所措的宋满弓,笑着昂了昂下巴,道:“雪狐之死,是个秘密,知道的人不多,你要的真相就在里面,你自己看吧!”

    宋满弓不傻,对于雪狐的死,本身还是有些疑问的,只不过左磊和雪狐的关系非常特殊,是个很好的掩护,在加上左磊这个世纪谎言本身就编排的有理有据,所以才说服了他,此刻叶无双说雪狐不是死在暗黑议会手上,他的心里也多多少少产生了些动摇,于是就半信半疑的拆开了那纸袋子。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他气血上涌,“噗”的就喷出一口黑血!

    弑父篡权啊!

    畜生所为!

    宋满弓眼睛当时就红了,在血腥味弥漫的旷野上爆出一声宛如野兽般的怒吼!

    “你真正的仇人从来不是我!呵……你是个聪明人,我不相信你会因为左风那么一个废物就直接带着手下那么多兄弟走上一条注定是不归路的死路!”

    叶无双笑了笑,缓缓道:“你的这些兄弟,我很是喜欢,降我,我不光给你们生路,还会给你们荣华富贵,更会助你们复仇,何乐而不为?!”

    叶无双说话把握的时机很好,正是宋满弓悲怆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句,很容易击垮对方的心理!

    不过,诡异的是,宋满弓在听到那个“降”字的时候,那宛如野兽般的嚎叫,毫无征兆的就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近乎窒息的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抬头看向叶无双,嘴角一扯,道:“叶先生,您打算招降我?”

    这一回,宋满弓不再是直呼叶无双其名,而是喊得叶先生,客气了很多!

    有戏!

    叶无双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仍旧带着那种不温不火的笑容,道:“不算是招降,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这是大有为之人才做的事情!”

    “您就不必给安高帽子了,降就是降,说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一个叛徒的名声。”

    宋满弓低着头,嘴角划出一道苦涩,轻声道:“叶先生,不知道能不能提个要求?”

    “请说!”

    “……”

    宋满弓脸上的笑容愈发的苦涩了,在这遍地尸首的旷野上一振手臂,指向那些身负重伤洪门子弟,缓缓道:“还请您收留我的这些兄弟,他们跟我南征北战多年,虽然活得挺逍遥自在的,但说到底还是苦命人,要不谁他妈的会做这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可惜,他们除了出来混,再也干不了别的了,我只希望能给他们找个靠得住的靠山,以后活着的可能性也大一些!”

    此话一出口,那些洪门武士当时就炸窝了!

    “都给老子闭嘴!”

    宋满弓扭头吼道:“洪门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洪门了,你们他妈的要是还把老子当个老大的话,就听我安排!”

    至此,喧闹声才终于平息了一些。

    宋满弓这才回头看向叶无双,道:“叶先生,这个要求,您能答应吗?”

    叶无双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刚要说什么,就被宋满弓一挥手打断了:“叶先生,您能答应这个要求吗?当然,我的这些兄弟既然跟您,就肯定会为了您的事情拼命!我只是希望您能像对您的兄弟一样对他们!”

    叶无双苦笑,但也只能说道:“这个自然,我叶无双怎么对自己的兄弟,你应该多少听说过一些的。而且……我也是晋西北人!”

    “那就好。”

    宋满弓终于笑了,随即垂下头,沉声道:“至于我……呵,承蒙叶先生抬爱,可我还是不能答应您我的要求。我宋满弓这一辈子全活得一根脊梁骨,打小时候到现在就没弯过,哪怕是和政府的军队干上的时候也不曾弯过一下,要不然也不至于混到现在这地步了,可惜,这臭毛病就是改不了,也是打小时候穷的时候留下的毛病,没办法,人穷,要是在跟个狗似的对人点头哈腰,到最后也只能是个奴才,上不了位。可等上了位,不会圆滑又是取死之道,这大概也就是寒门子弟的通病了,改不掉……所以啊,让我投降,不可能!我这条命是当初老爷子打点了许多关系才救下的,算是老爷子的,现在,老爷子虽然被他那畜生儿子给害了,可要让我把刀指向老爷子经营了一辈子的洪门,我还真做不出,就算是给老爷子报了仇,死了到下面了,老爷子也得抽我……”

    “你这是愚忠!”

    叶无双一声断喝,直接打断了宋满弓,一字一顿道:“洪门已经是日薄西山,你当急流勇退,择良木而栖!”

    宋满弓爆出一连串大笑,随后,在叶无双始料不及时,一举刀狠狠抹过了自己的脖颈!

    “噗!”

    鲜血当时就喷起很高,在黎明时昏暗的光辉下,相当的妖冶!随后,只听“叮当”一声,宋满弓整个人与其手中的刀,同时落地!

    宋满弓竟然选择了自刎!

    叶无双也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连忙冲了上去,可一检查对方身体,顿时垂然一叹,这一刀抹得太狠,直接割断了半个脖子,别说是他的血,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了了!

    “好一个刚烈的男儿!”

    叶无双看着手上沾染的宋满弓的血,觉得真的可惜了一条血性汉子,不禁叹道:“西北大枭宋满弓死后,再无洪门!”

    一个相当高的评价!

    只是,后半句他没说出的话是——洪门再多两个宋满弓,那就是第二个银三角!

    当初,暗黑议会三征银三角,才终于拿下了那个见鬼的地方,算是议会崛起的历程中,所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