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楚河汉界(六)【求鲜花】

    六十几个狙击手,影响了一场双方动员都已经超过万人的超级火并?

    说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如果真的丢给那些军事专家去分析的话,他们怕是一点都不会惊讶!

    若真要对这一场火并给出个评价的话,只能说……叶无双对狙击手的应用,达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一场埋伏狙击战,从某方面来说,和特种作战的道理是一样的。

    何为特种战?

    肯定不是出动了特种兵的作战就是特种战,也不是许多人认识的那种染个迷彩脸,然后几个人单挑了一大堆人的打法,那是电视剧,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

    所谓特种战,其实指的就是专门执行突袭、破袭敌重要的军事、政治、经济等目标的战斗和其他特殊作战。

    只不过叶无双这一次出动的全部都是狙击手而已,但最起码达到的效果是一样的,将洪门的人牵制在人工草原上,派出狙击手蹲在一边一枪一个的解决掉所有基层头目,最终……造成了整个洪门武士的彻底崩溃!

    战争是一门艺术,尤其是这种大规模的地下世界火并,那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没点儿能耐的只能撅着pp给人家捡肥皂,叶无双用这么一个小手段就直接玩残了洪门,其实说到底只能怪左磊个傻比无能,竟然在那些狙击手暴露的时候,没有做出快速反应,反而顶着头皮冲上来了,简直就是没脑子,也不想想狙击手最擅长的就是精确打击,人家会在你们的普通成员身上浪费子弹么?虽然你们的头目脸上没写“老子是领导”这五个字,可一旦交战呢?哪个是头目,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只需要戴上夜视镜自上而下那么一瞅,在每一个洪门的作战小团体中,那个指引其他人进攻或者被其他人簇拥围着的,肯定是头目无疑了,不打他打谁?

    这就像一种慢性毒药,听上去无关痛痒的,可当中毒已深的时候,那就是病入膏肓了,也不用去解毒了,赶紧回家喜欢吃啥就吃点啥吧,坐等玩完就行!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可左磊那个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家伙愣是没看这其实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怕是在他的思维当中,60多个人而已,就是再牛比只要不是异能者,又能耐我何?

    他丝毫不知道什么叫做特种作战的精髓,更不可能想象到,别说是这么一场火并,就算是两个国家之间的生死大战,都有可能被几个小人物而影响走向。想想吧,两军交锋,结果一方的大将却被敌人派出的一支只有五个人组成的特种小队给斩首了,那是个什么结果?不说全局崩溃也差不多了!

    宋满弓是第一个察觉到这种异变的人,看着那片已经完全陷入混乱,暗黑议会武士压着打的洪门儿郎,心中充满了苦涩!

    混乱,还在不断蔓延……

    完蛋了!

    宋满弓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可恨他不是这一场突袭战的做主人,要不然,洪门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叶无双先是将一把软刀子缓缓插进了他们的胸口,然后又布置了一大批相当骁勇善战的武士在这里等着他们,这两点,他们都没算到,也没防住,这一次,想不失败都不行!

    只是,宋满弓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混乱会蔓延的那么快?他能看得出,叶无双手里可用的超远距狙击手很少,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干掉了那么多他们的首脑人物?

    怕是打死他都想不到的是,在远处那冷幽幽的丛林里,有一个立志要当“千人斩”,并且是叶无双亲手训练出来的变态,别人最起码得需要两到三分钟才能锁定一个目标并且击杀,可他却在不断扣动扳机,目光游离在整个战场之上,相当的敏锐,总能轻易锁定目标,几乎快把m82a1这种重狙当成冲锋枪使用了,出手之快,出手之准,出手之狠,无人能比,到最后,他身边那个狙击手干脆放下手里的活计,专门跑到他身边只负责给他上子弹了,两把狙击步枪轮流用,才总算是堪堪满足其效率,一个人都快比得上好几十号人了。

    有这么一个变态在,他们洪门那些可怜的小头目就算想不死的快点都难,就像是收割小麦一样,一把一把搂着收割!

    血杀场上发生了如此惊变,宋满弓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将目光投向了左磊所在的方向,可看到的结果,让他很失望。

    左磊,现任洪门的掌门人,作为所有兄弟的领路人,这个时候竟然像头野兽一样只顾着和暗黑议会的人拼杀,一双眼睛赤红赤红的,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只知道抡刀逞那匹夫之勇,竟然连整个血杀场的全局都不再关注了!

    他这种人,或许能够做的了冲锋在前的先锋,但绝对做不了运筹帷幄的将军!

    这是宋满弓给出的评价,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之间,他觉得雪狐的一生真挺悲凉了,一世枭雄,结果却后继无人,儿子只是个就知道冲杀和一味好勇斗狠的莽夫,孙子就更加不堪了,就是个混吃等死的货色,可偏偏却不安生,跟个二世祖一样满世界惹是生非,洪门的大祸,可不就是他给惹出来的么?直接踢到了叶无双这块铁板了,死了不说,还引来了暗黑议会的怒火!

    后继无人啊!

    左家,已经注定要落幕了。

    宋满弓看着正在发疯的左磊,觉得这个人已经被儿子被杀的仇恨刺激的疯了……一时间,心中也是有些百无聊赖,沉默许久后,才终于打定了主意,决定最后再劝左磊一次,当下,朗声吼道:“兄弟们,陪我朝磊哥那里杀过去!”

    宋满弓在他带出来的兄弟那里还是相当有威望的,要不然,那个危险嗅觉相当敏锐的小子也不会在提前嗅到危险后跳出来给他挡枪了,此刻,一声令下,当时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洪门武士就随着他冲杀了出去,势如劈竹般朝着那头涌了过去!

    当宋满弓杀过去的时候,左磊刚刚砍倒一个议会武士,正跟发疯一样在那具尸体上乱砍,溅了一脸黑血,一身暴戾气息。

    宋满弓一把拉住了左磊,却不料左磊反手居然一刀朝他捅了过来,吓了宋满弓一大跳,连忙退开几步才好不容易躲开了,也不敢继续带着了,连忙叫道:“磊哥,是我啊!”

    这一生呼喝,终于让沉浸在杀戮中的左磊清醒了一些,那双眼睛里的疯狂渐渐转为清明,待得许多洪门武士围成一圈护住他们以后,才终于走向宋满弓,皱眉问道:“什么事?”

    宋满弓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扶不起的刘阿斗就是扶不起的刘阿斗,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所有兄弟都已经岌岌可危,结果当老大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垂头良久后,才终于瑟声说道:“磊哥,别打了,撤吧!”

    “撤?你他妈的怂了吗?”

    左磊一听,当时眉毛就立起来了,吼道:“叶无双就在这里,暗黑议会在华夏的主力也在这里,老子好不容易逮着他们了,怎么能撤?一口气打赢了,摘下叶无双的头颅才是正事!”

    宋满弓嘴角愈发的苦涩,已经确定左磊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彻底疯了,以前的左磊虽然没做出什么大功绩,但最起码也没什么大错,如今因为仇恨,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打骨子里面恨死了叶无双,已经影响了他正确的判断!整个人低着头,显得愈发的沉默了,过了很久,才终于轻声说道:“磊哥,我们输了……”

    “输了?”

    左磊大笑了起来:“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呢?兄弟们还在战斗,老子的耳朵里面还有喊杀声,怎么可能输?”

    “您睁眼看看四周吧!”

    宋满弓满腔悲愤,情绪有些激动,猛然抬头吼道:“希望您做一次正确的决定吧!”

    左磊闻言,这才抬起头四下望去,顿时愣住了!

    就在刚才宋满弓冲过来找他的那一会儿的功夫,洪门的崩溃范围更大了,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组织不起有效的进攻不说,反而跟没头的苍蝇一样,这边与人拼一记,那边与人厮杀一场,完全陷入了被动当中!

    左磊被这一幕刺激的浑身一个激灵,他虽然一心疯狂的要复仇,已经失去了理智,但现在这情况,就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已经没机会了,进攻已经彻底被叶无双给瓦解了,就现在这硬着头皮消极抵抗的状态,别说冲垮暗黑议会了,不被人家反嘴吃掉就已经不错了!瞬间,整个人如同被抽去了灵魂一样,只剩下了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可是足足调集了北方四省的武士啊!”

    “我们就不该进来,就算进来,您也该听我的,当初只派一小部分人进来探探虚实,然后让兄弟们分散开,一路扫荡清理着将叶无双活活困死!”

    宋满弓叹了口气,道:“可是现在……我们没机会了!叶无双老谋深算啊,早就预料到了您率先进攻的地方,悄无声息的就把上海虹口百惠的议会武士给调了过来,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距离远,再加上是黑夜,视线受影响,我们没看清,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迟了!他还埋伏了狙击手,干掉了我们所有的小头目,这才引来了现在的局面!”

    宋满弓终于抬起了头,深深看了左磊一眼,轻声道:“磊哥,事已至此,不可挽回,您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来为您殿后,趁着兄弟们还没死绝,尚能护送着您离开,您就走吧!咱们还没有彻底完蛋,咱们还有很多武士,您走以后,赶紧带着他们回北方吧,休养生息后,再图谋复仇不迟!”

    本来左磊意志还有些消沉,可是一听宋满弓让他回北方休养生息的话,当时就是浑身一震,直接吼道:“不,我还有机会,还能战,我……”

    话还没说完,左磊愣了,因为,宋满弓腰间别着的那把土铳已经顶在了他头上!

    “给洪门留点儿种子吧,这一次我们没机会了,您就听我一声劝吧!”

    宋满弓最后说了一句,而后一枪托就将左磊给打晕了,随后对其身后跟两尊铁塔一般的大汉吩咐道:“你和兄弟们带磊哥走!”

    “那您……”

    “……”

    那两大汉还有些犹豫,不过被宋满弓一挥手给打断了,这个时候的宋满弓身上的江湖气竟然少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悲凉,亦有些沧桑,遥遥眺望了叶无双的方向一眼,轻声道:“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的,要不然一个都走不掉,磊哥是左家的最后一个人了,我总得保他,也算是还了老爷子的救命之恩!”

    说完,摆了摆手,道:“你们快走吧!”

    那两大汉也算是看出来了,宋满弓已经是抱定死志,当下不再犹豫,一把扛起昏迷中的左磊,在周围勉强聚集起来的一些洪门武士的护送下,从反方向冲杀了出去!

    ……

    远处,叶无双与墨龙他们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墨龙面沉如水,沉声问道:“老大,追不追?”

    “不追。”

    叶无双脸上洋溢着一种说不清味道的笑容,道:“好歹雪狐当年还送过我一根糖人儿呢,今天,我就放他儿子一命!”

    这话一出口,已经从狂化状态中退出,恢复清醒的叶静天顿时扬起小脑袋道:“爸爸,您不是告诉我,只要是敌人就坚决不能放过吗?哪怕他死了,也要在其棺材上多钉几颗钉子才能作罢。”

    “那也得看敌人是谁?”

    叶无双唇角的笑意更浓了,望着左磊离去的方向,饶有深意的说道:“左磊这么愚蠢的敌人,普天之下可是不太好找,他死了,新上位的是个什么样的对手谁知道呢?万一是个狠人怎么办?嘿……洪门现在可还有不少人呢,留着这么个蠢货继续败雪狐留下的家当岂不是更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