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 楚河汉界(五)【求鲜花】

    是情报出错了?

    这是宋满弓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不过,这种念头很快就被他放弃了,一直以来,在京华驻扎的全部都是云天会的武士,这一点是断然不会错的!

    一直以来……

    恍惚间,宋满弓才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们……似乎不知不觉间走入了一个错误的思考空间,叶无双是完全可以换防的啊!

    一定是这样的,换防!叶无双一定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京华市与上海市的成员给调换了,八成,现在守着上海市的,早就变成了原来在京华的云天会武士,而暗黑议会驻上海虹口百惠的一万武士,早就在悄无声息之间北上,集结在了京华!

    一瞬间,宋满弓如遭雷击,整个人面色忽然之间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这绝对是一个毁灭性的错误!错误的根本就在于——他们洪门调查情报的人员早就在上一次雪狐入京的时候,就被云天会给全部坑杀了,以至于到了现在,他们根本无合格的情报人员打探消息!那群重新走马上任接手了这份工作的半吊子怎么可能查出叶无双如此隐秘的调动?能查出京华和上海叶无双的人数没怎么变化就真的已经是极限了!

    可问题是……云天会的那群人和暗黑议会武士有的比吗?

    云天会……其中有百分之三十五以上的人员,全部都是叶无双大败青帮后青帮的降将啊,就算叶无双训练的再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走多远,说白了,就是在三合会面前还能嘚瑟一下,要是真撞上他们洪门的精锐了,只有挨虐的份儿,最多十个冲锋就能打乱对方的阵脚!

    而暗黑议会的武士呢?虽然从前没有交过手,但宋满弓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数的,遥望江南一战,青帮号称有黑徒十万,结果被叶无双带了六千议会武士就在湖州一代给打了个丢盔弃甲,从那以后,更是势如破竹,几乎一口气就打进上海端了他们的老巢,斩下了陈中正的头颅!

    虽然这当中有着很多的曲曲折折,政府在里面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还涉及到了许多当地帮派,但暗黑议会武士的战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要知道,青帮好歹从前是他们的大敌啊,结果被暗黑议会用了六千人就打垮了,现在他们足足碰上了一万暗黑议会的武士,这是个什么概念?

    叶无双,好算计啊!

    这一切,虽然到了现在宋满弓看清楚了,可要在事前将一切都算计的清清楚楚,那得多么大的难度?绝对当得起老谋深算四个字!

    宋满弓呆呆的站在双方交锋的战场上,本来还打算趁着为时不晚赶紧和左磊说明情况,抓住这最后的机会飞速撤离这见鬼的地方,可等眼皮子抬起来的时候,嘴角顿时浮现出一缕苦笑,原因无他,现在双方已经完全纠缠在一起了,相互之间已经不分阵营的激战至白热化,想离开已经是根本不可能了,他们敢走,以叶无双那老辣的目光怎能看不出当中的战机?一定会二话不说就兜着他们的屁股碾压上来,杀猪宰羊一样驱赶、屠杀他们,就算到时候能逃出去,恐怕也是十不存一的下场!

    嘶吼、惨叫、怒啸……

    刀光剑影在较之,双方不断有人倒下,刀子砍断人骨头时发出的刺耳的骨裂声,人之将死时发出的不甘与留恋的呜咽……

    这一切,在宋满弓眼中看来,简直就是老天给洪门奏起的最后的挽歌啊!

    上帝欲想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形容的,可不就是他们现在的状态么?最后的疯狂!

    宋满弓脸上带着惨笑,心神也不知道究竟在琢磨着些什么,直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腥味和温热将他唤醒!

    宋满弓几乎是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手上全是血,这才总算回过了一些心思,战场上的喊杀声也变得清晰了起来,抬眼一看,却是一个护持在他身前的小弟被一颗子弹打穿了胸膛,这鲜血才溅了他一脸!

    在他身体周围,有十几名洪门的武士将他围得水泄不通的,筑起了一道血肉之墙,阻挡来自四面的敌人,以及……看不见的角落飞来的子弹!

    宋满弓不傻,此刻回过神来后,顿时就知道,那颗子弹其实是朝着他射来的,只不过那个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兄弟给他挡了子弹罢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宋满弓的心里终于升腾起一丝念想,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他一个大活人,哪怕陷入困境,也该拼一把才是,于是,直接扯着嗓子大吼道:“兄弟们,随时保持移动状态!听枪声可以判断,狙击手的距离很远,只要保持移动,才不容易被击中!”

    这一声领下,围绕在他身边这个小型战斗团体,登时飞快移动起来了,转战于各方。

    移动之中,宋满弓还不忘看一眼叶无双的方向,那里,那对可怕的父子已经汇合,跟冰冷的机器一样肆意杀戮着洪门男儿,两人都成血人了!

    可无奈,宋满弓不敢上去和那堆父子单挑,事实上,洪门现在人才凋零,在巅峰力量上,根本没有与暗黑议会抗衡的资本!

    ……

    远山。

    黑漆漆的丛林当中,闪烁着许多宛如饿狼一般的冷眸,身上覆盖着伪装,整个人几乎与丛林融为一体,像块冰冷的石头一样蛰伏在丛林当中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那黑漆漆的枪口不时会喷出一长串足有寸许长的火舌的话,怕是就是站在其旁边,都不会察觉在那丛林当中竟然蛰伏着一个死神!

    二愣子,便是这当中的一员,他不知道叶无双我为什么不让他出手,像此刻正在人工草原上与人激战的虎牙和冷箭他们一片一片的去杀伤敌人,反而让他蛰伏在这里做一条潜伏在黑暗之中的毒蛇,不过,既然是叶无双的命令,他也只能无条件接受了!

    其实,二愣子是到现在还没正视火系异能者的强大,若说范围性杀伤,号称“人形原子弹”的火系异能者的覆盖打击绝对是最可怕的,一旦那宛如流星一样的火雨铺天盖地的降落下来的话,是根本没办法控制杀伤范围的!弄不好就跟那天在紫荆花别墅区一样,一股脑儿得把这跑马场全都给烧了,包括着人工草原,真到那时候了,他妈的洪门武士是被烧成灰了,但估计议会武士也差不多了!

    二愣子……是放在叶无双手中的一张很大的底牌,在不到最后的时候,他是断然不会动用的!

    “第十七个!”

    “十八个”

    “二十一……”

    “……”

    带着满腔的愤恨,带着因为小柔的事情而积累的对这个世界的一肚子的怨气,二愣子就像一个被洗了脑的狂热恐怖分子一样,赤红着一双眼睛窝在草丛里面不断扣动扳机,射杀每一个他判定为可能是小头目的洪门武士,几乎都是一枪爆头,手里的m82a1步枪打出的大口径子弹几乎直接就能将敌人的脑袋打个稀巴烂,几乎是瞬间倒地!

    洪门的小头目,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其实,究竟射杀谁,全看这群狙击手自己的判定!但凡是每一个身边能聚集起不少洪门武士,将许多人团结在一起的人,十有**会被判定为射杀目标!

    很简单的标准,但却很实用!

    可即便如此,二愣子的开枪速度也让人侧目,最后,他身边的一个暗黑议会武士有些受不了了,回头道:“喂,我说兄弟,你不是在瞎打吧?咱们的主要目标是敌人的头目,而不是普通的武士,你该不会天真的认为你拿着这么一杆狙击步枪就能撂倒下面的万余人吧?”

    这议会武士的话说的也是相当的有道理,人数的差别就是人数的差别,除非你他妈的直接给下面丢颗导弹下去没准儿能一股脑儿全给炸死了。可如果这凭着一杆枪的话,在这种参战人数过万的超级火并当中真的是微不足道的,别说是m82a1了,就算是给二愣子换上每分钟能打出6000颗子弹的火神炮,二愣子也不可能一股脑儿把人家那么多人射杀,人就是人,再牛比也力量很有限,在这种大规模的火并里,个人的力量真的是微不足道的!

    “我一直都在执行老大的命令。”

    二愣子斜睨了那议会武士一眼,淡淡道:“我是老大亲手训练出来的!”

    一句话,就让那议会武士闭上了嘴!

    叶无双在所有议会武士心目中,那都是近乎于神邸一样的存在,强大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如果说刚开始那议会武士还不相信二愣子能那么快在人群中捕捉到洪门头目的踪迹的话,那么现在,他信了,仅仅是因为二愣子是叶无双亲手训练出来的这一点,就足够了!

    “一个普通士兵打死一个敌人,至少需要打出几百颗子弹,而狙击手,只需要一颗!”

    二愣子笑了笑,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脑子里面居然出现了当初在日本的时候叶无双让他对着枪祷告的事情,现在他终于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千人斩”,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夜自己对着手里的步枪祷告时的场景,轻声道:“对于我来说,因为我生而不凡,所以我的子弹不会针对普通人,只打有一定身份的人,这是我对着我的步枪许下的承诺。”

    看着二愣子脸上的虔诚,那议会武士觉得有些荒唐,摇头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二愣子则继续俯身射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麦里传来了叶无双的声音:“二愣子,能不能找机会给我一枪打死那个宋满弓!?我总觉着这人很精明!”

    “没有可能!”

    二愣子轻轻压住喉咙上的麦克风,苦笑道:“老大,如果能射杀宋满弓的话,我早就开枪了,我锁定他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只不过很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那家伙的命金贵着呢,身边一直都有很多人护持着,始终找不到机会!”

    “好吧……”

    叶无双说了一句,而后直接切断了通话。

    ……

    在所有人不知不觉之间,其实血杀场上的形势,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洪门在人数上占据着一定的优势,而暗黑议会武士则贵在战力强大,所以厮杀在一起,倒是打了个平分秋色!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终于在悄无声息之间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种变化最开始的小细节是——伴随着每一个洪门的头目被射杀,聚拢在其身边的洪门武士也就乱了阵脚,被议会武士趁虚而入!

    当然,对于一场双方参战人数都已经过万的超级火并来说,偌大的人工草原上,这样的一个只会波及十多人的小变故自然不会影响什么!别说死个一个两个的小头目,就算是死伤个二三百个又能如何?

    可问题是……在远处山林里隐藏着的狙击手并未受到任何干扰!他们准备了足够的子弹,有的是时间趴在那里一个一个的射杀敌人!

    当这些带着小团队与敌厮杀的小头目死亡数量上升到一定程度后,那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了!

    要知道,无论在怎样的一个团队中,至关重要的,绝对是基层领导,这些人可是在第一线直接指挥武士们的,死一个,就会让一个小团队爆发混乱!

    这就像一场瘟疫在蔓延,最开始的时候,只会在一个小小的村庄里面发病,然后,会不断的传染,不断的扩大,以点覆面,直到星星之火变成烧毁一切的怒焰!

    很快,这种小规模的混乱就扩大了,等一直都关注着一切的宋满弓发现的时候,在西方很大一块面积的人工草原上,洪门武士已经变成了打起来了毫无章法的无头苍蝇,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进攻来打击暗黑议会。

    至此,宋满弓才终于意识到,叶无双这把看不到、摸不着的软刀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插进了他们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