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楚河汉界(四)

    一抹雪亮的刀光闪过!

    手起,刀落!

    “噗”的一声,一颗双眸暴突的头颅高高飞起,鲜血溅起很高!

    周庆之就这么死了,洪门八虎第二人陨落,陨落的挺可笑的,竟然是被一个五岁的孩子给斩杀的,简直就是对洪门老一辈人无言的嘲讽!

    左磊眉毛当时就立了起来,怒叫道:“给我进攻!杀了这个小畜生!”

    因为叶静天是直接冲过来迎战的,所以,此刻距离洪门的阵营相当的近!

    在左磊命令下达的瞬间,就有十多名洪门武士手握砍刀冲了出来!

    “砰砰砰砰!”

    一连串清脆的枪击声响起!

    几乎是在那些洪门武士出手的瞬间,他们就毫无征兆的变做尸体倒下了,全部都是被一枪击碎头颅,脑壳子都被打成了好几瓣子乱飞,混合着血的脑子都洒了一地,死的是不能再死了!

    一枪击碎颅骨!

    这绝对是大口径的狙击步枪才能打出的效果了!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了,毫无征兆的就十几颗脑袋炸碎了,非常血腥与骇人,就是洪门子弟这种刀口舔血的亡命狂徒都被弄的浑身一哆嗦,那种血肉横飞的场面也就只有现代这近乎变态的热武器才能弄出来了,震撼的冲锋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砰砰砰”的枪击声再次响起,又撂倒了二十几个人,枪法非常精准,用的弹头也肯定是那种特制的,几乎是打哪儿哪儿炸碎,场面极其骇人!

    因为距离很远,并且完全是游离在战场之外,所以开枪的暗黑议会武士是没有丝毫要收敛一下的意思,枪口根本没有做过消音处理,这种口径绝对超过12mm的大口径狙击步枪就跟大炮似得,能反装甲,造成的动静可是不小,再加上此刻四下里安安静静的,所以,即便距离估计都快超过一公里了,枪声仍然在四野回荡,让人听得清清楚楚的,给洪门武士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趁着洪门武士发呆这个间隙,叶无双连忙喊道:“儿子,快回来!”

    虽然叶静天的表现出乎叶无双的预料,三招直取洪门八虎其一的头颅,可以说是相当剽悍了,但面对着洪门黑压压的武士,叶无双也有些头皮发麻了,叶静天可是没成长到他现在这个地步,没有那一人超尘逐电,有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的能力,因此,当下就欲将之唤回来!

    只不过,叶静天竟然站在那里没动!

    弄的姬娜还以为叶静天被那狙击枪打在人身上残肢横飞的场面给吓傻了一样,当下就拔高声音道:“儿子,别怕,沉稳点,快退回来!”

    可惜,叶静天还是没动,只留给自己的老爹老妈一副看起来有些瘦弱的背影!

    此刻,如果姬娜走到叶静天正面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儿子脸上,哪里有半分被吓傻了的模样啊?那双如血一般双眸冷冷扫视着前方的洪门武士,脸上的神色,似乎是……跃跃欲试!

    不错,就是跃跃欲试!

    面对洪门无穷无尽的剽悍武士,叶静天的脸上洋溢着的竟然是战意!

    经过叶无双这么一喊,对面被弄得呆住的左磊也反应了过来,也没想其他,当时就吼道:“他们没有多少狙击手,对我们很难造成什么影响,给我压上去杀!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兄弟们,拼了!”

    左磊这一嗓子,终于唤醒了洪门武士们沉睡的武魂!

    没办法,北洪门的武士本就善战,无论是十年前的那场南北大战,还是在香港与叶无双爆发的火并全都毫无疑问的证明了这一点,此刻,虽然知道脑门子上顶着人家暗黑议会的狙击手,不过一个个还是跟不要命的亡命狂徒一般直接杀奔了出去!就像左磊说的,反正就那么一些狙击手,就是放开了让他们杀,十几个人又能在这种数万人的火并中起什么作用?他妈的还真就不信了,就能在那么多人里偏偏挑中自己?

    或许是一种侥幸心理,但洪门武士敢顶着这种压力发动进攻,其剽悍程度,可见一斑!

    就连左磊都冲在了最前面,他这个人虽然有些脑子不灵光,心机城府不咋样,但确实有那么一股子狠劲儿!

    只有宋满弓面色有些阴沉的四下环视,左磊草包,不知道那些蛰伏着的超远距狙击手意味着什么,他可是知道的!如果那群人专门瞅着各个小头脑进行狙杀的话,会造成很大的混乱,对全局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只不过,现在全面进攻已经发动,他实在是没得选了,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所幸,他们在人数上还占着一些优势,这么打下去,应该不至于吃了爆亏,打赢这一场至关重要的大战还是有可能的。

    宋满弓如今也只能如此自我安慰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安,觉得叶无双八成应该还有什么后手,这完全是一种直觉,只不过却又一时发现不了什么端倪,毕竟叶无双的人已经摆在那里了,四下里看样子应该是再无埋伏了,不知道那个后手源源不绝的男人为什么还能那么淡定!

    万人冲锋,铺天盖地,几乎是“呼啦”一下就涌了上去!

    叶静天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看着,到现在,他甚至已经能看到冲在最前面的洪门武士狰狞的面容了,只不过却没有任何恐惧的样子,歪着小脑袋径自打量着对方同时拔出长刀时,整齐划一的闪烁出的冷芒,人虽不大,却岿然如山,也不知过了多久,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容,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

    眼中的红芒,几乎变成了妖冶之光!

    “吼啊!”

    一阵宛如野兽般的咆哮,自叶静天口中爆出,只见,叶静天竟然忽然扬起头对天长啸了起来,如他父亲一般微长的碎发根根倒竖,就连肌肤上都渐渐浮现出一种金属色泽,虽然没有化成赤金色,但那光泽却宛如黑铁一般冷冽!

    狂化了!

    叶无双和姬娜傻眼了,完全没想到,他们的宝贝儿子竟然选择了狂化!

    这回,叶无双可是真的着急了,狠狠一挥手,喝道:“给我进攻!”

    在其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人马身上所携着的斩马刀在同一刻高举,而后,宛如大海的怒潮一般,汹涌而出!

    叶无双更是一马当先,整个人宛如一道流光一样狠狠冲了出去,很难想象,人的速度竟然能快到那样的地步,在其旁边,仅仅跟着的是姬娜,这对现在恨不能生死相向的男女,为了赶到他们的儿子身边,再一次选择了并肩作战。

    在他们身后,是铁卫和十二怒汉紧紧追随!

    虽然已经数年不曾这般友好,但他们之间仍然很默契!

    时光,在这一刻似乎回到了当初他们在欧洲并肩作战的时候,那是一段峥嵘而艰难的岁月,是他们所有人心中永恒不可磨灭的记忆!

    千万人在冲锋,千万人在嘶吼,平寂的跑马场,在这一刻被打破!

    只不过,却有一人停留在了原地——竹叶青!

    竹叶青遥遥眺望着那个马上就要被洪门淹没的孩子,也在犹豫,最后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了她,紧接着,她的身子渐渐隐没在了空间里,等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叶无双前方!

    ……

    叶静天此时双眸赤红,整个人的视线,化作一片赤红的世界,所有的理智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洪门武士,竟然……对着人家发动了进攻!

    一个……不算多么伟岸的身影,甚至,还非常稚嫩,提着一把长度都快赶上他身高的邪刀,口中在呼啸,人却已经杀了出去!

    第一个与洪门交锋的人,是叶静天,又是那一记自下而上的扫杀,直接就将与他率先对上的一个洪门武士给从裆部扫成了两截,鲜血洒落满地。

    可惜,这是血杀交锋,不是单打独斗,对面的洪门武士可不会给他反应的时间,他刀还不曾收回呢,下一人就已经冲了上来,一刀就朝他头颅上抡了过来。

    现在的叶静天只剩下了本能,已经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了,眼都不眨,完全是凭借叶无双一直都在训练他的战斗本能一下子弯下了身子,堪堪躲开了这一刀,这才收回龙牙,二话不说就借势砍在了那洪门武士的膝盖上!

    龙牙锋利,几乎是吹毛即断,这么一下子扫过去,连那刀子砍进骨头里时的刺耳骨裂声都没有,那洪门武士的腿就被齐刷刷的削断了,整个人就跟个木头桩子一样,“噗通”一下就栽倒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后面的人就冲了上来,无数双大脚丫子从其身上碾压过去,甚至连发出惨叫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就被踩成了一个血葫芦,都不成形状了!

    在这种集体猛冲当中,想活着,必须得向前冲,回头就得被身后在朝前冲的同伴搂倒,直接踩成一团肉泥,想活都没门!

    而此时,叶静天已经再次砍倒了不少人,渐渐的,他似乎找到了方法一样,根本不会往人家的面门上招呼了,借着身高优势,专门砍腿,一下子就能撂倒一个,整个人只是如同机械般抡着龙牙左右横扫,对方人实在是太多了,只要刀朝前方砍出去,必有断腿横飞,以及敌人倒地!

    于是,怪异的一幕就出现了,似乎是一台绞肉机架在了洪门武士的冲锋大队里面,那一块地方,鲜血残肢乱舞,每一刻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命丧血杀场!

    这一幕,左磊自然看到了,气的七窍冒烟,可是没办法,现在几乎是人堆着人往对面冲,谁也过不去,更停不下来,只能任由叶静天在那里肆意杀戮,好悬给他直接气疯了,心道一个小孩子竟然能在他们当中纵横辟阖无人能挡,简直就是对洪门最大的羞辱!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可实际不过也就短短瞬间而已,等竹叶青撕裂空间来到叶静天身边的时候,叶静天身边已经不知道倒下了多少尸首,可不等她靠过去,叶静天的刀,竟然直接朝她扫杀了过来,吓了竹叶青一大跳,只能飞快后退,堪堪避开,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边挥刀砍杀朝其冲上来的洪门武士,一边脑子里才终于想起——狂战士狂化,是完全没有神智的,只会毁灭眼前的一切生命体,除非是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自己没和叶静天仔细相处过,他不对自己发动进攻才有鬼了呢!

    于是,无奈之下,竹叶青只能护持在叶静天身边,却是无法靠近了。

    这一幕,叶无双自然看见了,心下不禁松了口气,令人直接朝洪门一方扑杀了过去。

    **百米的距离,在双方的全力冲锋下,不过片刻,就已经交锋!

    这是刀尖上的对话!

    可始一交锋,洪门一方就被吓了一跳!

    对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羸弱,相反,非常强大,强大的离谱!几乎是砍瓜切菜一样就冲进了他们阵营当中,手法老辣,根本不像是云天会那群实战经验很少的武士,反而……更像是狂沙百战后遗存下来的超级精锐!

    不过,洪门武士也相当的悍勇,在对方可怕的冲击下,没有垮掉,反而在对冲!

    双方发生碰撞的地方,有血与骨狠狠飚起,始一交锋,怕是就最少有百多人永远的沉睡在了这片人工草原上,相当的惨烈!

    宋满弓的心,也在双方发生最直接的碰撞之际,渐渐沉入了谷底,也终于知道了叶无双为什么会有恃无恐了!

    那些追随叶无双冲锋的武士,一个个身材全都非常高大,战斗手法老辣,各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剽悍武士,金发碧眼,他妈的哪里是云天会的武士啊?

    这……分明是本应该驻扎在上海虹口百惠高尔夫球场的暗黑议会精锐啊!

    一群……战斗力高昂的可怕的武士!追随叶无双在西方地下世界整整征战了八年的时间,说是个个身经百战那是一点儿都不夸张,虽然洪门武士也剽悍,但双方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上的!

    再加上那群躲在暗处狙杀他们的头目,引发混乱的狙击手……

    这场原本十拿九稳的火并,结果如何,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