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楚河汉界(三)【求鲜花】

    一个小孩子,却身具大气魄,少年时期,就头角峥嵘,堪称少年至尊,面对对面黑压压的洪门苍狼,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那一声清啸,经久不息,似乎在向全天下昭示——华夏叶家的第三代,崛起了!

    左磊彻底傻比了。

    就连周庆之都傻比了,呆呆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小孩子,产生了一种有如身在梦中一样的感觉!

    他妈的,好歹他也是在华夏地下世界纵横了二十多年的人物了,早已成名,洪门八虎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虽然自从南北大战后伴随着雪狐的隐退这些年也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绝对不代表是无能,相反,曾经他们的威名经过这么多年在地下世界的传播后,早就已经如日中天了,要不是八虎的头号人物老瘸子在香港的时候被叶无双钉死在了墙上,让他们的威名在最近这段时间内急剧掉落的话,也可以多多少少算是个传奇人物了。

    可是……现在一个几岁的小孩子竟然向他发出了挑战?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事情啊!

    过了将近足足五秒钟的功夫,周庆之才总算是反应过来了,顿时一口气涌上来,眼前一黑,好悬没被当场气死,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头发都一根根的倒竖了起来,绝对可以称之为是怒发冲冠了,狠狠瞪着叶无双,忽然咆哮道:“叶无双,我草你妈的,老子应你之邀来一场阵前对决,你他妈就派出这么一个小兔崽子来羞辱我吗?”

    不光周庆之憋着一口气,就连洪门的武士胸中都憋着一口气!

    一个五岁的孩子,倒提长锋就敢站在万军阵前邀战洪门战将,这是一种气魄,让叶无双一方的人心潮澎湃,可对于洪门来说,却是一种蔑视!

    一个小孩子而已,就算周庆之他妈的打赢了能得到什么名声?尼玛,两军阵前和敌人对决,一口气打爆了一个小孩子?这是威名吗?怕是笑名还差不多!

    至于输……周庆之根本没想过,一个小孩子而已,力量没有挖掘出来,无论是身高、体重、力量,还是经验,全都与他差了十万八千里,要是这样还能打输的话,整个洪门都得被全天下的人耻笑!

    “我没有羞辱你,和我的儿子对战,不算亏待了你,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是我的传承者,体内流淌着我征服天下的力量,未来注定了要镇压天下!”

    叶无双负手而立,冷笑连连,道:“让我儿子动手,是照顾你的,若我动手,你觉得你能在我手中走过几招?一招,还是两招?呵……最多三招,取你狗头!所以,还是让我的儿子陪你玩玩吧!”

    这话,说的可谓是红果果的了,就差没直接告诉人家——老子不屑于欺负弱者,所以让我儿子去杀你!

    可偏偏,刚刚还在暴怒之中的周庆之,竟然在无声无息之间垂下了脑袋,并没有反驳!

    他自己的能耐,他自己清楚,别说叶无双了,就算是老瘸子于他而言都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老瘸子,那可是整个洪门的第一高手,左手玩的一把快刀出神入化,跟个影子一样跟在雪狐身后,这些年也不知道弄死多少高手,可结果呢?在叶无双手里根本没撑过几招就被力劈了,死的挺惨的,虽然他没亲眼所见,但也听说了,被活活钉死在了墙上,整个人肚子都被人家给剖开了,从肚皮到脊梁骨,完全把人划开了,差点儿没片成两瓣儿,等自己人将其尸体收敛起来的时候,肚子里全是蛆,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

    想到这个结果,周庆之刚开始的那股子血勇之气也就散了个七七八八了,刚才他也是因为想着雪狐的凄惨下场,所以一个冲动就跳了出来,现在冷静的差不多了,不得不说,心里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发虚的,选择了沉默!

    “叶无双你他妈的少要张狂!”

    左磊怒吼了起来,叫道:“你儿子就你儿子,他妈的,周庆之,给老子过去弄死那小崽子!草,叶无双杀我儿子,今天,我要让他的儿子也喋血!”

    周庆之没有回应,而是将手中的弯刀平举,直直指向叶静天,缓缓道:“小家伙,不得不说,你倒是确实有勇气,长大了肯定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可惜,一切到此为止了,你没有未来!”

    叶静天无意于多说什么,他清晰的记得自己老爹的教育——战场之上,敌人就是敌人,没必要多说什么,一刀斩下对方头颅,以绝后患,比什么都强!

    所以,二话不说,“铿”的一声,龙牙就已经出鞘,在灯光之下,刀身上散发着阴冷的光泽,邪恶,冰冷,嗜血的气息渐渐弥漫而出。而叶静天的眼睛,也渐渐迷蒙上了一层淡红色!

    叶静天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虽然沉睡在血脉中的力量觉醒,大大改造了他的身体,使之无论是在力量还是在耐力上,都急剧发育到了成年男性的地步,可眼前这人不同,并不是一个正常成长的家伙,是个练家子,从小开始锤炼自己的身躯,到现在已经相当可怕,远远不是一般成年男性所能媲美的,自己年幼,根本无法力敌,所以直接就唤醒了沉睡在血脉中的力量,一阵温热的感觉在血脉中流淌,顷刻间遍全身,这一瞬间,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暴涨,竟然有一种能一拳打碎一切的感觉!

    “杀!”

    一声怒喝,从其口中爆出,声音很稚嫩,但当中的杀意,却一往无前!

    紧接着,双手握刀,“蹬蹬蹬”甩开步子就朝周庆之冲了过去,黑夜之中,最妖冶的是那一双血眸,闪烁着宛如野兽一般的光芒,凶戾而可怕!

    周庆之自然也发现了这异常,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那双血眼,心中没来由的就是一阵惊悸,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眼前这个小孩子……是个大敌!气息,也就渐渐沉凝了下来,缓缓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弯刀,微微眯着眼睛!

    **百米的距离,已经足够叶静天完成加速,一人一刀,超尘逐电,虽年幼,却已经初露那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韵,让在其身后的十二怒汉与铁卫顿时一震,因为……那冲锋的姿态,像极了他的父亲啊!

    姬娜却是一言不发,只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呈现出一共“弓”形,微微眯着眼睛,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出于放松状态,但只需要稍有异变,就绝对能在第一时间爆发出最可怕的打击!

    叶无双看了姬娜一眼,见这女人处于战斗状态,不禁失笑,道:“放心吧,静天不会有事,虽然他的血脉觉醒没有多久,但要斩杀此人,最起码还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的!”

    “但还是有危险。”

    姬娜瞟了叶无双一眼,冷冷道:“我不敢赌,因为在赌博上吃了很大的亏!呵……这辈子只赌了一次,就把一切都赔进去了,这样的亏,吃一次就够了!”

    姬娜的眸光,很深邃、也很冷,有一种刻到骨髓里的仇恨,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仇恨之中,又有许多复杂,不用说也知道,她一生中那一次赔了一切的豪赌指的是什么!

    不过,姬娜也就是看了叶无双一眼而已,很快就别过了头,淡淡道:“彼得是我唯一的孩子,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看着他流血的,虽然我答应了他的要求,但并不意味着我会遵守游戏的规则,只要有危险,我会动手!”

    “我也没指望着你会遵守规则,因为你从来都是喜欢制定规则的,难道不是么?姬娜!”

    叶无双笑了笑,不过随即就别过了头,沉默了许久,才轻声道:“其实这破规则,我也没准备遵守,静天……他同样是我的儿子啊,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你爱他深入骨髓!”

    姬娜扬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叶无双笑而不语,只是将目光投向了西方的一座远山!

    姬娜只看了那山一眼,就顿时一惊!那座山……虽然不高,但半山腰以上,仍然能轻松俯瞰整个跑马场,简直就是狙击手选择狙杀目标的最佳地点啊!当下,不可思议的将目光投向叶无双,道:“你居然准备了狙击手?!华夏不成文的规定不是不能用枪吗?要不然,必然会引来政府的出手!”

    “算不得大规模的使用,就算是中南海那位也不会说什么!”

    叶无双淡淡道:“而且我手里的狙击手也很有限,仅仅是几十个人罢了,起不到什么大作用!”

    “但从上而下俯瞰,你的狙击手却可以从容狙杀洪门的小头目,造成整个血杀场的混乱!”

    姬娜一字一顿的说道:“叶无双,虽然八年时光已过,但你的卑鄙,却从未减少啊!”

    “算不得卑鄙吧,兵行诡道而已,这本来就是一场相互欺诈的游戏,要怪,就只能怪左磊那个傻泡就这么横冲直撞的就闯进来吧!呵……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而已!若这一次进攻是雪狐指引的,他们绝对不会跟个愣头青一样四处冲撞的!”

    叶无双轻声一笑,道:“姑且算是我为主场的一点点福利吧!”

    语落,径自大笑了起来。

    ……

    而叶静天,此时已经冲过双方的缓冲地带,宛如一头从天空中俯冲下来掠食的猛枭般,速度快而极端敏捷,在冲到周庆之身前的时候,猛然一个俯身,而后身子停止,借着这一瞬间惯性的力量,手握龙牙,自下而上就狠狠朝对方扫杀了过去!

    这一招,相当的凶猛,长刀破空,甚至隐隐能听到气爆声!

    周庆之也是在血杀场上走过的老人了,哪里能看不出这一刀上所蕴含的磅礴力量啊?而且角度刁钻,是从下而上的扫杀,根本无法阻挡,当下,抽身就飞快退后,“蹬蹬蹬”的退出**步,才堪堪避开!

    叶静天一招未得手,非但没有放弃,反而再次一个突进,将刚刚抬到头顶的龙牙刀势一收,刀刃一转,又自上而下狠狠朝着周庆之胸口劈了过去!

    因为叶静天身材矮小,所以,这一刀的高度半上不下,要想挡住,发力的方式都不对,给周庆之郁闷的简直要吐血了,可他刚刚退了几步,身子正不稳,再退非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不可,无奈之下,只能将刀横在胸口阻挡!

    “铿!”

    两刀相击,爆出一团无限璀璨的火花!

    直到这个时候,周庆之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这个五岁小孩子所拥有的那近乎变态一般的力道,如果让他形容的话,只能用一个词——狂暴!

    没错,就是狂暴!

    仅仅一刀,就劈的他那弯刀“嗡嗡”颤抖个不停,反震回来的力道当时就崩裂了虎口,一瞬间鲜血四溅,差点儿没直接扔掉刀,而刀背更是狠狠磕在其胸口上,简直就跟被蛮牛狠狠冲上了一下子,那直将其撞的胸膛气血翻滚!

    或许,他应该庆幸,这一刀不是叶无双斩出的,若是叶无双斩出,哪怕不激活血脉中的力量,也能一刀给他将那弯刀崩断,直接将之砍成两段!

    此时,周庆之已然空门大开!

    叶静天好歹也是叶无双和姬娜调教出来,怎能看不出这是战机?当下收刀,一步踏出,一个贴山靠就狠狠朝周庆之撞了过去!

    叶静天的不高,肩膀最多也就和周庆之双腿持平而已,他不可能一个贴山靠直接撞周庆之个胸骨碎裂,但……那撞树撞出来的肩膀却狠狠顶在了周庆之……两腿中间!

    周庆之可不是那种横练铁布衫的狠人,其实,就算他横练铁布衫,也练不到那地方上,总不能拿那儿去插灼热的铁砂子吧?真那样做了,恐怕非但练不出铁布衫,估计倒是能练一只烤鹌鹑出来,所以,哪里能扛得住叶静天那撞树撞出来的肩膀啊?

    只听“咯吱”一声,就像是……捏碎了鸡蛋一样的声音传出,随后,周庆之倒飞了出去,落地时,眼珠子暴突,嘴里憋了一口气后当时就爆出一声玩如饿狼般的惨嚎!

    这一幕,惊骇了许多人!

    几乎是一往无前,一口气就直接攻倒了洪门八虎之一的周庆之!

    这让许多人都觉得有些不显示,一个才五岁的孩子而已啊,就能将一个成名已久的洪门战将给击杀,那他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那无敌的老爹又是个什么样的程度?

    值此之时,叶静天已经卖步走到了周庆之身边,清秀的小脸上洋溢着格格不入的无情,而后……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龙牙!

    叶无双,也就是他的父亲曾说过——永远不要对你的敌人心慈手软,哪怕他死了,也得在棺材上多钉几颗钉子才能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

    所以,叶静天知道自己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