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 楚河汉界(二)【求鲜花】

    夜半十点,京华市,六环外,马场林立的马坡。

    一座名为“帝豪”跑马场,静静矗立在大地上。

    骑马,可以说是现代社会崛起的一项全新的贵族运动了,这些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土豪的注意,似乎开惯了豪车的那些有钱人已经厌倦了各种急速,反而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比较“复古”的活动,就像打猎一样,本身是属于穷人的谋生手段,现在却变成了富人们喜欢的运动,不知道是在那种杀戮中能寻找到生存的意义,还是在那枪声与肆虐当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反正,这种“运动”就是这么兴起了,并且变成了一项贵族运动,说起来还真挺讽刺的,人家穷人是被生活欺负的没办法了才去大山里和野兽厮杀寻找个活路,可富人却是安逸的太久了,所以去寻找刺激。当然,富人们的享受,全部都是被控制在了安全范围内的,早就失去了真正的味道。比如说骑马,懂马的人可不喜欢那种温顺的每个人都能上去骑上一骑的马,可偏偏那种只会忠诚于一人的马都相当的烈,谁靠过去一蹄子就能给他崩的他妈来了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摆出来?还有打猎,那更扯犊子了,摆一大群连野兔根本没有白色的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的傻x去打猎不是胡闹是什么?还真指望着这么一群人敢提着猎刀去和熊瞎子、野猪贴身肉搏?那不是上帝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行业倒是确确实实火起来了。

    而京华市,作为全国富豪最为集中的一个地方,这些行业自然不可避免的顺应着潮流出现了,在跑马这个行业里面,这个叫做帝豪的马场,却是走在整个行业最前列的!尤其是最近几个月以来,更是在整个业内如日中天,做的是高端市场,形成了一种私人会所一样的模式,并不对外开放,直接待会员,没有会员卡,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会让你进这个门,可以说是态度傲慢的甚至不像是一个做生意的了,可偏偏如此,还是有无数人来捧这个臭脚,原因很简单,这处产业,和暗黑议会之主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这是云天会在拿下京华以后,收取的一套原来李家的产业,都是在华夏着地界儿上混的,难免得和地下世界打交道,所以,京华的名流都想能攀上这个最新崛起的新贵的大腿!

    此时,夜已深,这个时间了,自然不可能再有来此骑马的人了,再加上本身就在郊区,因此,四下里是冷冷清清的,总有那么些惨淡的味道。

    晚风微醺,马场外,黑黢黢的绿化树林里,隐约之间,有影影重重在闪动,偶尔一缕冷月的光芒撒入,可见那忽而闪烁的……刀光!

    左磊一身黑衣,整个人几乎都隐藏在黑暗之中了,伸出猩红的舌头*着有些干燥的嘴唇,一双眼睛阴冷阴冷的盯着前面的马场,沉声问道:“孙满弓,你确定云天会在京华的主力人员就在这里?”

    说实话,对于这个情报,左磊总觉得有些不靠谱,云天会的总部可是在京华的!他们的人居然会放弃总部跑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不难理解!”

    宋满弓却是轻笑一声,道:“叶无双这是在挑选战场啊,您难道没有看出来么?”

    “挑选战场?”

    左磊微微眯着眼睛,道:“什么意思?”

    “当老爷子和小少爷死的时候,我们料到了战争的来临,难道叶无双会不知道吗?就像打一场球,现在叶无双的主场,他自然要挑选一个他理想中的地形了!”

    宋满弓虽然没多说什么,但心里却是早就鄙视透了左磊,要是老爷子在的时候,这么幼稚的东西难不成还需要自己在这里磨叽?老爷子只需要看上那么一眼,就一切了然于胸了!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您放心吧,我的消息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从我来了京华以后就派出手下的弟兄去云天会在京华的各个场子看过,里面的云天会成员已经在一夜之间撤光了,然后打探了一下消息,最终确定,他们全部涌入了这里,不光如此,就连叶无双都在这里了!”

    “他在这里?”

    左磊桀桀冷笑了起来,道:“他在更好,老子就是来找他的!”

    说完,猛然一挥刀,低吼道:“兄弟们,给我杀!”

    “稍等下!”

    宋满弓拉住了左磊,道:“要不?先派一部分兄弟进去试探一下叶无双?他就坐镇在这里,很明显就是在等我们,叶无双老谋深算,不可能跟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等我们,我怕这当中有诈!”

    “能有什么诈?消息已经探的明明白白的了!”

    左磊哼了一声,站到这里以后,他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恨,道:“云天会的人分部在整个长江以南地区,他在华夏就那么点儿家底,我们都是清清楚楚的,大海上也根本没有人抵达,他又不是神,难不成还能凭空变出许多人在这里等着我?!嘿,我看是你疑神疑鬼了!”

    宋满弓被搏的哑口无言,事实确实是这样,叶无双在华夏就那么些人,在人数上也就比洪门稍微多一些罢了,分布在那么多个地方,早就没了空闲的人手,他们也调查的清清楚楚,叶无双在各地分布的人数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也就是说,留在京华的人员绝对不会太离谱,多也不会比以前多出多少!这回他们出动了整整四个省的分部人员来京华,人数上绝对是占着便宜的,不会出什么岔子!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宋满弓就是觉得就这么一口气压进去不是什么好主意,叶无双就算不知道他们洪门最近的调动,不知道他们其实连内蒙古的人都动用了,那应该也不至于就这么傻站在那里等着他们过去,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左磊了。

    “好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咱们这么多人已经压过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左磊低喝一声,随即道:“兄弟们,听我命令,动手!”

    一语出,在其身后的大片树林中的顿时传来一连串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树木丛远远看起来在不断摆动,至此,方才看见,在那黑漆漆的树林当中,有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衣武士在黑暗之中挺进!!

    黑压压的一大片武士,俯瞰过去,就像是蚂蚁一样在攒动,没有见过那场面,永远无法想象原来人类成阵发动挺进时,场面是那样的骇人!

    而左磊,更是一马当先走在所有人的最前面,在其身边,便是一脸无奈的宋满弓!

    门口,并无守卫人员!

    对此,左磊并不惊讶,双方虽然没有尽心过正面的约定,却似乎心有灵犀一般,不约而同的直接选定了这么一个地方,用马刀和鲜血来解决双方之间的恩恩怨怨,都不想让地下世界的流血冲突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

    一路顺利!

    约莫过了二十多分钟,他们才终于行至一片空旷地带,应该是赛马的地方,地形相当开阔,是一片辽阔的人工草原,在京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弄出这么一大片人工草原,已经不是财大气粗了,而是奢侈,哪怕地点是选在郊区的。

    四下里,黑漆漆的,可见度很低,但左磊凭借直觉隐约间觉得,已经到了地方了,于是,一挥手喝道:“都停下!”

    “哗”的一声整齐的脚步声,在其身后,四省洪门子弟不约而同的站住了,仅仅那一瞬间双脚同时落地的声音,就如巨锤狠狠击穿了战鼓的牛皮鼓面一样,声音沉闷而高亢,宛如冲锋的号角!

    几乎是同一时间,架空在四周的灯打开了,“啪”的一声脆响在旷野上听起来很突兀,紧接着,四下里一片光明!

    这突来的光亮让左磊有些不适应,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就挡在了眼前,过了良久等放下手的时候,才依稀看清,在其对面**百米的地方,有一堵绵延不知多远的“人墙”!

    万军阵!

    左磊感觉呼吸有些急促,这真正与叶无双对垒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因为亢奋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在对面那黑压压的武士最前方,有一个男子竟然抱刀而坐在椅子上,说不出的悠然自得!在其身边,左右各侍立着一个女人,只不过在其中一人怀中,竟然还抱着一个孩子!

    虽然因为距离较远,左磊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但几乎是第一时间左磊就已经确定,那个抱刀而坐的男子就是叶无双,当下,朗声大笑道:“叶无双,看来酒肉和女人真的已经消磨完了你的雄心壮志,竟然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上战场!”

    “我的老婆孩子,全都是最伟大的武士!”

    叶无双给出了回应,气息沉凝如山,声音在夜空上飘荡:“废话不必多说,我只问你一句,今天,我是不是这里的主人!”

    左磊扬起了眉,道:“是又如何?!很快就不是了!”

    “那就行!”

    叶无双笑了起来,朗声道:“客随主便,既然来了,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玩!派出你们的最强武士,来和老子用刀在这大阵钱战一场!暗黑议会规矩,每战,职位最高者必冲锋在前!”

    左磊刚要做出回应,宋满弓就急着开口道:“不能接受,叶无双号称西方地下世界最强武士,老瘸子当初在香港就是死在了他手上,咱们这边没人是他的对手的,如果败了,对兄弟们的气势不利……”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人没听命令直接站了出去,却是那脾气最为火爆的周庆之!

    周庆之手里提着一把弯刀,微微眯着眼睛逡巡于最前方,根本不给左磊说话的机会就直接吼道:“洪门八虎,周庆之!”

    叶无双摇头一笑,虽然对其勇气挺佩服的,心道洪门确实是个盛产勇士的地方,竟然敢接自己的挑战,不过却没过多在意,起身就准备上前,却不料这个时候一直都安安稳稳呆在姬娜怀中的叶静天居然开口叫住了叶无双:“爸爸,我来吧!”

    他一开口,姬娜当时就不乐意了,她来这里还是想确保叶静天的安全,毕竟这可是一场超级火并,和他以前经历过的完全不同,刀剑无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当时就说道:“小家伙,别闹!”

    “我没有闹。”

    叶静天的表情很认真,缓缓道:“那天在中南海的时候,那个伯伯说我叶家一门英烈,全部都是少年就头角峥嵘的铁血硬汉,我的爷爷在十六岁的时候入伍,刚刚成年就走上战场,我的父亲八岁的时候入伍,十岁杀人,我……作为第三代人,不能比他们差!”

    姬娜皱眉道:“可是你面对的是一个很强大的武士,不是一个普通人!”

    “再强大也禁不住我一刀!”

    叶静天抬起头很不服气的与自己的母亲对视着。

    而叶无双,这个时候则有些错愕的回过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后,表情也渐渐转为认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问道:“你是认真的?”

    “嗯。”

    叶静天点头,道:“老子英雄儿好汉,我去摘他头颅!”

    “好!”

    叶无双居然跟抽风了一样,大笑着答应了下来!

    姬娜怒道:“叶无双!你难道忘记你当时是怎么训斥我的了吗?”

    训斥?

    叶无双当然记得,姬娜刚来中国之际,他曾说姬娜疯了,竟然让叶静天上了战场!

    不过,叶无双很平静,缓缓道:“之前反对,那是因为他的血液还没有沸腾,但是,他现在血液已经沸腾了,超乎我的预计,他的成长,我已经无法遏制,狂战士需要战斗!”

    姬娜无言。

    叶无双拔高了声音:“别忘记了,她是我的儿子,只要他有能力自保,那就必须尝试去承受风暴!”

    姬娜还在犹豫,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居然……缓缓点了点头!放下了叶静天,也不知其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注定会教育出一条真龙!”

    叶无双笑了,然后,将手中的刀递出,深深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道:“去吧儿子,给我斩下他的头颅!”

    “好!”

    叶静天清秀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干净的笑容,与其马上要做的事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轻轻抚摸着龙牙,低声道:“不朽的战刃,你陪伴父亲征战一生,现在,请陪我。”

    语落,迈步走出!

    于是,万军阵前,出现了相当诡异的一幕,一个怎么看怎么稚嫩的孩子,面对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猛将,毫无惧色的抬头喝道:“叶无双之子叶静天,代父而战!”

    “吼啊!”

    在其身后,无数武士在同一刻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怒吼!

    这绝对是震撼人心的一幕,注定会写入议会不朽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