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楚河汉界(一)【大章求花】

    六月三日,上午十点钟,一辆由辽宁省沈阳市的列车组缓缓开进了京华市火车站!

    “哗!”

    当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还不等列车员首先下车,几个黑衣大汉就已经排成一条长队缓缓走出,走在最前面一个大汉“嘭”的一把就推开了那列车员,带着一身野蛮气息,还不干不净的咒骂道:“他妈的,眼睛瞎的吗?好狗还不挡道呢!”

    那列车员被气的够呛,眼睛都有些红了,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可最终也没能说出一句硬气话,因为他想起了领导在这趟车出发之际对他的嘱咐——这一次的乘客有点儿特殊,上面也是迫于压力没办法了才让他们上车的,让各单位的人员都小心谨慎点,坚决不要触怒这些人,对你们没好处的。

    本来以为这一次的乘客是什么大人物呢,可是直到他上车以后,才发现——这他妈的似乎不是些好人啊!

    作为一名列车员,他也算是走南闯北的挺有见识了,自然能看出这些人应该不是什么正经人,倒不是说是那种看上去左青龙右白虎的地痞流氓,相反这些人还很低调,一个个上车以后就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乱跑了,一个个身板挺的笔直,吃了吃喝拉撒,几乎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座位,从记录上来说倒更像是军人!只不过那一身黑衣,以及身上的气息却不如军人那么刚正!

    这种人,一般不是大贤,就是大恶!

    显然,这些人是属于后者的了。

    因此这列车员即便是被冲撞了,也是敢怒不敢言,没办法,临行前领导那颇有深意的眼神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站在他们领导那个层次上的人,已经能多多少少把握住一点这个社会的真相了,非常清楚,将这一趟列车承包下来的,全部都是洪门的人,据说是要去南方寻一个狠人的仇,十有**去了估计就回不来了!伺候着一群明知自己将死的人,还是能谨慎就谨慎一些的好,要不然惹毛了人家,真来个横眉立目、拔刀杀人也不是不可能,反正他妈的估计也用不了多久就得死在暗黑议会武士的刀下,还有什么是需要忌惮的?

    ……

    各个车门处,皆有无穷无尽的黑衣人走出,转眼间,整个站台上就已经变成了一片黑色的海洋,全都是身高、块头相当惊人的壮汉,带着北方汉子特有的剽悍气息!

    最后从软卧车厢走出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人,黑色西裤、黑皮鞋、黑色衬衫,笼罩在阴沉当中,不是左磊又是谁?

    站台上,已经有一部分在等候接站了,是个剃着光头的中年壮汉,脖子上带着一根金链子,在其身后,带着宛如两尊铁塔一般的男人!

    此人,名为宋满弓,洪门如日中天的实权派,大同人,晋西北地区大枭,双手土铳据说玩的出神入化,十七岁开始在道上混,手底下的晋西北男儿各个都是能征惯战的好汉。三晋的民风本身就剽悍,从古至今,素来都有“君王出降而民不降”的说法,二战时更是和日本人血拼的够狠,尤其是晋西北地区的民风剽悍接近野蛮,相当出名,宋满弓手下的人就全部都是晋西北的人,早年曾经跟着他打出了赫赫威名,当年还没有加入洪门的时候,就作风非常硬朗,组建了“火枪队”,在大同可谓是称王称霸,只不过好笑的是,因为冲撞了中央的大员,所以惹来了滔天大祸,中央直接抽调了正规军队去围剿,而这宋满弓也硬气,居然手提土铳带着手底下的兄弟直接和军队交过火,大街小巷的激战了一天一夜才被扑灭,宋满弓本人更是在家中提着两把土铳喷死不知多少士兵,才身中六弹被抓住了,当时可谓是搅闹的整个华夏地下世界一时风风雨雨无尽。

    也正是因为这份血勇之气,被洪门的雪狐给看上了,具体发生了已经无人可知,但也就是在枪决宋满弓那天,这家伙被洪门的人给救下来了,从此成为了洪门在晋西北的战将,十多年前南北大战爆发的时候,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三晋地区一口气拿出了八千虎贲,一口气打过长江,杀到四川腹地才算作罢,震惊天下!

    如今,宋满弓亦是第一个进入京华的人,手底下不光有晋西北的猛汉,更是收服了内蒙古阿不尔斯郎的人,风头正劲!

    此刻,一见左磊下车,宋满弓的脸上终于堆上了笑容,迎上去后,*着一口带着浓郁大同口音的普通话说道:“磊哥,咋这么晚才来,闹甚了?”

    “有点事情,所以耽误了行程。”

    左磊笑了笑,没有怪宋满弓大大咧咧的说话方式,毕竟宋满弓是洪门外地大枭里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支持他的,心里还是颇为看重这个人的,撇开宋满弓手底下的人是洪门最能征惯战的精锐不说,就是宋满弓这个人都值得信任,不过却没有直接表态,反而用他那双宛如鹰隼一样的双眸四下扫视了一圈后,才问道:“这里安全吗?”

    “嘿……放心吧!”

    宋满弓冷笑了一声,道:“这次从他妈的西八县的猎户手里收了一百来把五连发,全给兄弟们装备上了,现在已经蛰伏在火车站的各个角落里了,他叶无双只要敢进来,一口气就给他打成个血葫芦!他有步枪也没用,五连发这玩意儿,离得远了打不着,肯定干不过暗黑议会手里的高端家伙,但他妈要说近战,比手雷都好使,一喷一片铁砂子,铁人都能给他打成个筛子!所以,磊哥你就放心吧,他叶无双不来还好,只要敢来,老子下个命令,整个车站四面八方全都是带着火星儿的铁砂子乱飞,他来多少人都白搭!”

    “哦?”

    左磊扬了扬眉毛,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对宋满弓的办事很放心,沉吟了一下,才轻声说道:“五连发……这东西倒是不难搞,只不过得在行家手里才能玩出味道来,可惜了去年青帮那群人,手里有好东西不会用,最后被叶无双给灭了个干净,嘿……满弓,我可是听说了,你是玩这东西的行家。”

    “说不上行家”

    宋满弓笑道:“只能算是知道在什么地方用罢了。”

    左磊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对于这一场注定会有数十万人参与,血杀场围绕在整个长江以北地带上的生死大战来说,宋满弓手里那支四五百人的火枪队的威力真的很有限,能不能打下江山来,还得看手中的马刀锋利与否!当下,恰好看见七虎和三小将等人也下车了,于是挥手招过了司马长空,安排道:“你们哥几个人去安排兄弟们的住行吧,落脚的地方已经定好了,一切还是按照咱们计划行事!”

    “是,磊哥!”

    司马长空应了一声,就直接离开了。

    看左磊淡定的样子,宋满弓也是有些迟疑,沉默了一下才问道:“磊哥,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那边说吧!”

    左磊指了指旁边的出站口,与宋满弓并肩而走,边走边说道:“还是先让兄弟们休息休息吧,现在才是上午,一会儿好好吃上一顿,然后睡一觉,养好精神了再说,毕竟弟兄们都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了,已经非常累了,还是等晚上行事吧!”

    说着,左磊伸了个懒腰,在走入地下通道之前,最后看了站台上黑压压正出站的手下一眼,轻声道:“叶无双在京华,那么这里就是我们的主战场,嘿,这一次老子集结了内蒙古、山西、辽宁、黑龙江四个省的最能征惯战的精锐来这里,倒是要看看他叶无双凭什么来打败我,就凭云天会那群垃圾吗?”

    宋满弓张了张嘴,本来还挺想说其实在华夏还有一万暗黑议会的武士的,不过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因为那些人全都在虹口百惠,而这些天也没见虹口百惠出现大规模的人员调动,这一次打下京华应该是十拿九稳了!而且,这些天他们洪门的许多动作都是隐秘的,包括左磊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华夏这件事情,除非是有内奸,叶无双根本不可能知道!

    这就是一场虚虚实实的游戏!

    按道理说,暗黑议会的武士全部都在上海虹口百惠,云天会的精锐也全都在江南一带,洪门应该将打击重点放在这些地方,可他们却偏偏选择的平津一带,轻骑直下,恐怕就是华夏政府都不知道自己等人已经来了这里了,不相信他叶无双能料到!

    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已经走出了火车站,左磊这才扭头看了宋满弓一眼,问道:“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情……你查清楚了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左磊眸中闪过一丝沉沉的痛楚!

    “已经查清楚……”

    宋满弓叹了口气,低声道:“其实这一次,似乎是小少爷的过错!”

    “你说什么?!”

    左磊“蹭”的就停下了脚步,冷冷看着宋满弓,道:“你说……这一次是我儿子的过错?”

    “不错!”

    宋满弓虽然有些恐惧,但还是说道:“是小少爷在大学里面动了一个叫做小柔的女孩儿,所以才惹来了杀身之祸,小少爷年幼,不知道深浅,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儿其实就是叶无双最疼爱的小妹,他动了叶无双的妹妹,这才引来的辣手,也引来的叶无双对咱们整个洪门的疯狂报复,造成了今天的一切!”

    说这话的时候,宋满弓已经在尽力的调整自己的用词了!

    其实,如果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左磊,不是左风的父亲的话,他肯定会破口大骂——草,那个傻比,死了活该!

    宋满弓也是寒门出身,说实话,对于左风那种把寒门女孩儿当狗的做法非常不爽,你麻痹的,骚的不行不会花一百块找个女人?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你可以去夜场啊,花一万块找个公主带出去玩还不好啊,模样也是一等一的,何必跟犯了贱似得玩强j游戏?男人花钱找娘们,天经地义,我掏钱,你脱裤子,完事以后大家一拍两散,除了钱包变薄了一些,最起码不会带来任何麻烦,因为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嘛,你说你何必去伤害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儿?咱们道上混的,也该有自己的道义!那么无法无天,老是一副天王老子是老大,自己就是老二的做派,迟早得踢到铁板上去,现在好了吧,给命搭进去了,那是报应!

    如果不是碍着左磊的面子,宋满弓还真想冷笑三声呢!

    要不是叶无双连雪狐左谋也杀了,他是断然不会为了那么一个二世祖让手下那么多兄弟跟着自己去送命报仇的,说不得就得跟内蒙古的阿不尔斯郎一样直接跳出来反对发动复仇之战!可没办法,左谋对他有大恩,没左谋了,他早在二十年前就让拉出去枪毙了,哪里还轮得到现在的风光?这是债,得还!

    所以,他才来了,但要说左风,他还真是不屑!

    左磊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看出了宋满弓的不屑,眼中闪过一丝压抑的怒火,这两天他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气呢,他妈的,自己死了儿子,结果整个洪门上下没有一个同情左风的,他这个当爹的心里是个啥滋味自然不用说了,要不是宋满弓是第一个来京华的,他还真不想托宋满弓调查真相。此刻,再看宋满弓的态度,心里难免有气,不过总算没有爆发,阴沉着一张脸缓缓说道:“不管怎么说,因为这么一点破事,就杀害我全家的仇恨不能不报!”

    说完,抖了抖袖子,率先离开了!

    宋满弓无奈摇了摇头,最终只能叹口气作罢,跟着这么一个被仇恨冲昏头脑的老大混,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只是他最终也没说什么,反正,雪狐的仇,得报!他来这里,就是给雪狐报仇来了,没其他想法!

    ……

    (要去三亚参加年会,明天估计得忙一天,所以从今天开始到22号,每天的两章全部都集中成一章上传,保底4000字,这么做也是为了往预传存稿箱里放方便,要不分开老楚怕混乱了啊~~嗯……等回来了给兄弟们欣赏各位作者的美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