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抱定死志讨债【求鲜花】

    血杀场上。

    此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本一面倒的局面,在几个人加入进来后,诡异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四个……宛如幽灵一样的男人,轻飘飘的穿行在人群之中,毫无征兆的就会出现在一个雇佣兵身边,一刀斩下对方头颅后,又飘然而去,渐渐的,龙七也察觉到了不对,此时,他已经有十多个兄弟尸首分离了,当下,一抬头就吼道:“集结!集结!”

    语落,龙七忽然感觉到一阵毫无征兆的毛骨悚然从背后传来,浑身上下的汗毛当时就立了起来,头皮发炸!

    有危险!

    想都没想,龙七就地一滚,当时就滚开了!

    “铿!”

    一柄寒光冷冽的武士刀劈在了地上,溅起一连串的火花!

    而龙七,在就地一滚后,就直接站了起来,想都没想,回头就是“砰砰砰”三枪,可惜,全都打在了空气当中,对方居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也就是回头那一瞥的瞬间,他才依稀看到,那是一个穿着深蓝色衣服的人,身材高挑而纤细,从外观上看不出是男是女,装束无限接近于夜空的颜色,做了非常好的伪装,那打扮,让他想到了传说中的忍者,打扮实在是太像了!

    龙七也算是久经沙场见多识广的人了,在那尸山血海里闯荡的久了,打交道的自然也都不是些普通人,难免会听说一些相当诡异的东西,比如……那些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神秘力量拥者!

    龙七敢肯定,自己一定是碰上了那种在地下世界流传甚广的传说里的神秘力量拥有者!

    输了!

    也就是一瞬间,龙七知道他们完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二话不说,竟然朝那别墅门口冲了过去。

    因为有了那么几个神出鬼没的人搅局,此时,那些日本武士已经冲上来了,双方纠缠酣战在一起,各自有各自的对手,所以龙七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阻拦,淌着尸体一路就冲到了别墅门口,那里,正有十来号他的兄弟正在做拼死阻挡!

    “倏”

    一道寒光闪过,一柄长刀直接就朝龙七一侧身避开后,一枪托砸的偷袭他的那日本人脑浆子崩裂后,才一闪身避开横在门口阻挡的那十多个兄弟,冲上了二楼。

    ……

    卧室里。

    水如烟安安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着自己的妆容,容颜如同梦幻般,白皙而美丽。此时的她,已经换去睡衣,穿上了一声较为宽松的休闲服,细细梳理三千青丝,唇角竟然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似乎下面的枪声、喊杀声、惨叫声并未对她产生半点儿影响一般!此时,轻轻摆弄三千青丝,那一刻风华绝代。

    “嘭”

    门被撞开了,龙七满身是血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见到水如烟竟然还在化妆后,顿时一愣,随即道:“小姐,顶不住了,您还是赶紧离开吧!”

    “离开?”

    水如烟幽幽一叹,美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轻声道:“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呢?这普天之下虽大,却没有我容身的地方啊,我所眷恋的人虽然很愿意带着我浪迹天涯,可我却无颜面对他。”

    龙七一愣,心中暗暗着急,他可理解不了女人的心中究竟在想什么,现在如果坐在水如烟那个位置上的人是他的话,他绝对二话不说掉头就逃命去了,在雇佣兵的战场上挣扎的久了,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逃生的机会的。只不过这一次,他没地方逃罢了,一来是因为承诺过水如烟,二来,是因为他逃了大概这辈子也就再回不了家了,生不如死而已,还不如痛痛快快战死在这里,最起码这身子骨儿还能葬进自家祖坟。

    可是水如烟……明明有机会的啊!

    龙七有些想不通,这个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所以呆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而水如烟,则此时为自己画上了大红色的口红,那丰润而红的刺眼的嘴唇与白皙的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然有了种惊艳的味道,轻轻抿了抿嘴,让口红愈发均匀了一些,这才轻声问道:“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不知道,怕是最多最多也就二十分钟的事情了。”

    龙七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缓缓道:“对方人很多,有好几百武士,似乎是日本人,只不过如果只有这些人的话,我的兄弟动了自动步枪,拿下他们还不是难事,可问题是……对方居然有神秘力量拥有者!那全都是一群无法对抗的武士,哪怕我的兄弟都是狂沙百战后的勇士,也根本没办法与之对抗,只能尽力拖延一段时间,终究逃不过败亡的下场,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说此一顿,龙七急道:“小姐,您现在如果打定主意要走的话,还是多少有机会的,我召集所有兄弟护着您冲杀出去!”

    “你都说有神秘力量拥有者出现了,我还能有多少机会逃出去?一成?还是百分之一?呵……与其像丧家之犬的一样四处逃窜,到最后还是难逃一个死亡,何必呢?”

    水如烟轻声一笑,笑容中有着说不出的蔑视,淡淡道:“与李家之间这一场恩怨是非,迟早是要有个了结的,这了断本该在八年之前就该做的,我却犹豫不决了八年,也苟活了八年时间,拖延的实在是够久了,我也厌烦了这种日子了,就让这一切,在今日来个了断吧!呵……李家,今日不是他李御邪死,就是我水如烟亡!”

    龙七叹了口气,他其实很想告诉李御邪不会死,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根本没法说出口!他跟着水如烟也好几年了,这个女人能在男性为主导的世界里用了八年的时间里闯下这一片基业已经很不错了,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没法达到这个高度?和李御邪掰手腕子,输了也输的光荣,输出了气势!

    龙七算是看出来了,水如烟已经抱定死志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让她下了如此之大的决心和李御邪拼个你死我活,向李家讨回欠她的一切,多说根本没什么用了,于是想了想,就说道:“小姐,那您在这里休息吧,我这就下去了,我也有我的工作。”

    下去,就等于去拼死一战去了!

    水如烟一愕,终于回过了头,深深看了龙七一眼,露出一丝真挚的笑容,轻声道:“龙七,谢谢你这个时候仍然留在这里,只恨我是女儿身,要不然,我也愿倒提三尺青锋,与你并肩作战!”

    龙七耸了耸肩,留下个从容的笑容,道:“那人钱财,忠人之事而已。”

    而后,甩了甩衣袖,大步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