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激烈冲突【一更求花】

    夜,三点。

    伴随着“吱呀”一声激烈的刹车声,李御邪终于抵达,带着三个一身黑衣的日本人下了车。

    此时,水如烟的居所里黑黢黢的一片,安静的让人窒息。

    只不过李御邪却徘徊在这门口迟迟没有进去,他身边的一个日本人有些不耐烦的站了出来,道:“李老先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要办事就干净利落一些,我们来中国是来对付叶无双的,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这许多时间。”

    “小心无大错。”

    李御邪看着黑黢黢的入口深处,总觉得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似乎里面正沉睡着一头洪水猛兽一样,缓缓道:“我听说我那位儿媳妇这几年可是豢养了一大批的亡命狂徒,咱们就这么进去怕落入圈套。”

    “一个女人而已,能有什么厉害之处?还豢养着亡命之徒,嘿……我就不信一个女人能得到一群武士的真心效忠,只要咱们进去一往出亮刀枪,还不顿时如鸟兽散?”

    那日本人张狂的大笑了起来,道:“都不过是沙子堆成的武士而已,一冲就溃散了!”

    李御邪没说话,只是目光阴翳的冷冷看着这不可一世的日本人,心道你他妈懂个卵,小看女人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也就只有你们这群傻比岛国侏儒的女人是些趴在床上让人草的货色了,出过什么杰出女性?人家西方最起码还出过圣女贞德之类的狠人,我们华夏也出过女皇武则天之类的女汉子,也就你们岛国侏儒的女人最没能耐了,你自大狂妄个毛线啊?走出你们那块像鼻涕虫一样的版图还敢嘚瑟,叶无双当初干的你们哭爹喊娘的时候咋不嚣张呢?

    不过这话李御邪是没法说出口的,毕竟他现在还是和日本人属于盟友的关系,没办法把话往死了说,却也没看口,只是冷不丁的看着那日本人。

    就这么被一个老头子冷幽幽的盯着,那日本人心里也渐渐有些发毛了,道:“其实我也不是没做安排,我们提前进入华夏的武士已经在往这边赶了,估计再过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能赶到了。”

    “那就等!”

    李御邪一字一顿的从唇齿间挤出三个字。

    “好吧……”

    那日本人无奈,最终只能放弃,去年夏末秋初的时候,叶无双东征日本,已经把他们雅库扎给打的元气大伤了,街头巷尾的激战,也不知道诛杀了多少人,到最后就是总长坂本征四郎都是他们的首相出面才好不容易保下来的,要不早就被叶无双给扫平了。现在要不是叶无双南征北战的让他们没有任何安全感的话,他们才不会主动对付叶无双呢,可即便是下定了决心,踏上华夏的土地以后心中也很不平静,李家几乎是他们唯一的盟友了,可不敢得罪死了,因此,就算是对李御邪的态度心存不满也不敢表现出太多。

    几人就这般逡巡于门外,愣是没踏入半步!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一支车队终于抵达,一大群穿着和服,手拿武士刀的日本人跃下了车,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怕是最少都有个三四百号人!

    “这回可以了吧?”

    那日本人对李御邪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随后,大手一挥,喝道:“雅库扎的武士们,进攻!”

    黑压压的人群,宛如冲开闸门的洪水一般,“呼啦”一下就涌了进去。

    没有嘶吼,没有战啸,只有沉默和压抑中的杀机在弥漫!

    人群,宛如一条游龙,转眼就朝院落中探进了大半个身子,这院子本身就不大,此时,走在最前面的日本武士已经无线接近于别墅门口。

    惊变,在这一刻发生。

    毫无征兆的,院落中的所有探照灯“啪”的一下就打开了,瞬间一片明亮!

    水如烟防备李御邪八年,早就将自己的家都经营的跟一座军事堡垒似得,所采用的探照灯全部都是从部队里面弄出来的好东西,光线强度可不是一般!

    强光之下,那些日本武士当时就被照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三四十号手里端着自动步枪、身上穿着迷彩作战服的汉子从各个角落里跃了出来,二话不说就直接开枪了!

    “哒哒哒!”

    枪声缭迫了黑夜的沉寂,那些日本武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被直接撂倒了二三十个人,血流了一地,还有几个更惨的干脆被直接爆了头,颅骨和脑浆子洒了一地。

    这根本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了,那些日本武士手里不过是拿着刀而已,可对手却用枪,还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当时就吃了一个爆亏,许多人也就是刚刚反应过来被袭击了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那他妈的自动步枪对着血肉之躯突突上几下,谁受的了?没被打成一堆烂肉就已经不错了!

    门口处,那下达进攻命令的日本首领彻底傻比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惨叫中喋血倒下的手下,过了好久,才终于反应过来了,将目光投向了李御邪,吼道:“在你们中国不是枪械管制很严格的吗?该死的,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说过让你小心行事的,是你不听。”

    李御邪冷笑一声,道:“我那位儿媳妇苦心孤诣的和下这盘棋下了八年,商场上没占着便宜,如果不在自己身边再安排一点儿狠人的话能说得过去吗?而且,她的身份很特殊,要搞到一些枪不算是难事,别忘记了,她的男人是谁!而且,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她豢养的是一群亡命狂徒。”

    李御邪心中在冷笑,最后看了眼一直坐在车上,并没有下来的两个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不错,他确实说过那是一群亡命狂徒,但是却没有说——那群亡命狂徒其实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活跃在中越边境上的雇佣兵!都他妈是一群刀口舔血,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十有**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没活路了才去当的雇佣兵!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参加过中越战争,更有年岁大的,还特么的参加过台海战争!

    这么一群狠人,会和你拿刀子玩?条件允许的话他妈的就是一颗超级炸弹炸飞你个狗日的都是正常的!

    李御邪就是要让这傻比吃点亏,不吃亏,怎么会露出他用来对付叶无双的家底儿,不看看自己这位盟友的家底儿,他李御邪敢和叶无双彻底撕破脸皮,拼个你死我活吗?

    那日本人也是被李御邪气的脸皮一个劲儿的抽搐,心道这老梆子真不是个玩意儿,不过却也无话可说,确实,进攻的命令是他下达的,最后看了眼那拼杀的正火热的场面,这才下定了决心,对着坐在车里几个人点了点头,用日语说道:“你们动手吧!”

    语落,那几人“嗖”的就冲了出去,速度快的简直就跟一道流光一样。

    那日本人则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是没了办法了,只能暴露底牌,若是不闻不问的话,里面的那群人就该全被杀光了,刀子再快,快不过子弹,“嘭”的一下就能给你射个血窟窿,还怎么打?

    李御邪微微眯着眼睛,心里也踏实了一些,看来雅库扎倒是不脑残,出动了异能者,不过脑子里同样疑问很多,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就不用和这日本人虚与委蛇了,扭头问道:“你们雅库扎的异能者不是被叶无双给杀光了么?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上一战,打醒了我们。”

    那日本人说起叶无双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刻骨的仇恨,缓缓道:“所以,这几个月以来我们一直都在致力于搜寻挖掘异能者,用了许多手段,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叶无双号称至强异能者!”

    李御邪沉吟了一下,问道:“你们有把握么?”

    “没把握我们来中国干什么?”

    那日本人冷笑了起来,道:“没有把握,不会试着朝叶无双这头雄狮的嘴里拔牙的,没拔掉容易被吞的一干二净!嘿……上一次叶无双东征的时候,与他交手的人不少,我们都做了详尽的记录,也对他的能力做了很中肯的评价,这一次,我们出动了所有至强异能者,有足够的把握留下他,当然,前提是铁卫不在他身边,要不然,谁也奈何不得!”

    “如此我就心里有数了。”

    李御邪目光熠熠的看着那幢别墅,冷笑连连:“看来让叶无双孤身前来的理由,还在我那位亲爱的儿媳妇身上啊,嘿……叶无双,你不是志在华夏么,那就永远留在华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