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一件血衣,一柄刀,执着的信念

    这一刻,水如烟已经准备了很久了。

    新婚夜,那天,她穿了一身婚纱,唇上涂了上好胭脂红,玉颜扑粉,美的宛如九天神女降临翻建。

    可也就是那一夜,鲜血溅满了她的全身,那染红婚纱的,是她那位“丈夫”的鲜血。

    同样是在那一夜,水如烟的记忆里多了两样永恒难以磨灭的东西——一件染血的白色唐衣,一柄唐刀。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她和她嫁入的李家形同陌路,八年之中,再无半点交集。

    不过,水如烟知道,迟早还是有那么一天了结一切的,因果这东西,说起来挺奇怪的,但既然当初产生了不好的交集,就迟早要有了结一切的时候,只不过如今这一切来的有些突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如果是在九个月以后,那该多好啊?

    水如烟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说实话,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让她都有些手忙脚乱的,完全超乎了她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不过,奇怪的是,她居然鬼使神差的将这个孩子留了下来,连打掉的念头都不曾升起,似乎是对于那个曾经救下他的男人打心眼里沉埋下的爱意,想给对方生个孩子,似乎又是一种女人母性的本能,总之,她留下了,觉得自己就算是受再大的难,也要让这个小生命来到世界上。

    可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了!

    其实,水如烟的要求真的不高,她只想做一天的母亲,不,哪怕只是一个小时也行!

    双眸望着天空中的冷月,过了良久,才终于轻声一叹,俏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落寞,她这一生很苦,可惜没有太多的时间回顾了,鬼使神差般的,居然转身走向了衣柜,在其中一个非常隐秘的夹层里,摸出了一把唐刀,一件并不是很干净的白色唐衣,上面的血迹她洗过很多次了,就是没能洗干净,在八年的时光积淀中,已经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暗黄色。

    “噌!”

    一道寒芒乍现。

    水如烟修长如玉般的手指轻轻在那唐刀上抚摸着,感受着刀身上传来的冰凉感觉,心里总算是多多少少有了些叫做底气的东西,她不会忘记,八年前,那个杀意如虹的少年就是用这把刀斩下了她那禽兽不如的丈夫的狗头,鲜血喷起很高,大快人心!

    抚摸着那个男人曾经用过的战刃,恍惚之间,水如烟似乎看到有一道英伟的身影在前方指引着自己,那是一种叫做信念的东西。

    从始至终,水如烟都没有看丢在自己身边的手机一眼,她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那个男人的话,无论他正在做什么,哪怕是正在战场上和人厮杀,也会毫不犹豫的放下手头的工作,敢来这里驰援自己,那是他对自己许下的诺言!

    只需要一个电话,今夜,李御邪屁都不算,像他的儿子一样,注定只能是个笑话,会被一刀斩下头颅插到木桩子上曝晒!

    可惜,水如烟没有打那个电话!因为,她不知道当叶无双来了以后,该怎么去面对那个男人!

    这一切,该怎么解释?

    她无法平静的告诉叶无双自己的身世,无法说出叶无双心中一直颇为尊敬的许家老战神当年在与李御邪斗法失败后如何的委曲求全,如何的将她丢出来通过联姻来平息李家的怒火,更无法告诉叶无双,其实她水如烟一直都是许家当年战败之耻的象征!

    那是对许家老战神的不尊敬,如果抖出来了,许家那位功勋赫赫的老战神身上将出现许多污点,与他那铁骨铿锵的传奇一生不相符合!

    水如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叶无双!难道真的告诉叶无双,其实别人说自己身上背负的利益联姻都不过是个幌子,真相是……自己不过是家族斗争和政治斗争失败后,被丢出来为男人的失败买单的一个可怜女人吗?

    水如烟说不出口!四大家族的辉煌已经被叶无双磨灭了,没必要在提出来揭开那些让人恶心的旧事,告诉这个世界曾经的四大家族是多么的凶狂,就连战功赫赫的许老将军都曾经不得不低头!然后,让这群已经日薄西山的小丑在灭亡前嘚瑟最后一把!

    她水如烟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而且,她也不想让叶无双知道,自己其实就是他在八年前无意间救下的那个只能坐在床上无力哀嚎的可怜女人!她身上,终究是打着李家的烙印,脏!她不想让叶无双知道这一切,让叶无双知道她所爱的女人,其实就是一直以来他都恨不得诛其九族的李家的儿媳妇!

    “一切,或许这样就挺好,就让这份感情在你心里一直都保持着最后的美好吧!”

    水如烟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站了起来,欣长的身子在地上映出一道唯美的影子,而后走到窗前,在床头柜上,摁下了一个一直安置在那里,却始终没有摁过的按钮!

    下刻,“嘟嘟嘟嘟”的警报声响彻四周!

    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嘭”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撞开了,闯进来的是一个身上穿着迷彩作战服的大汉,约莫四十来岁。

    这大汉在冲进来以后,一双虎目四下观察了好久,才终于沉声问道:“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水如烟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龙七,还记得我在聘用你们的时候,和你们说过的话么?”

    龙七一愣,随后很沉重的点了点头,道:“记得,您说,您可以帮我们洗脱我们的过去,让我们回国以后免除隔离核查,帮我们挽回岌岌可危的家庭,但……到了必要的时候,需要我们付出性命的代价回报您!”

    这样的交易……龙七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在上个世纪八十末,九十年代初之间为了生存而走出国门当雇佣兵的退伍士兵,只可惜,出了国门以后,他们是挣到钱了,可却骇然发现……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华夏历来都是对雇佣兵和枪支等管控最为严格细致的国家,被称之为“雇佣兵的禁地”,但凡是悄悄潜入华夏的雇佣兵,全都都被直接隔离起来核查,躲都躲不过去,这就成了走出国门的退伍军人心中最大的痛——有家不能回!

    最后,水如烟找上了他们,达成了那个交易,助他们回国,然后……他们帮水如烟卖命!

    他们答应了,只不过不知道的是,许老爷子因为歉疚水如烟,在背后使了很大的力气!

    水如烟此时抬起了头,看着龙七,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时候到了,你们可会反悔?”

    “不会。”

    龙七道:“反悔可能会让我们活下去,但却会被再一次从华夏驱逐,有家不能回的日子生不如死,所以我们选择遵守诺言!”

    “那很好。”

    水如烟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道:“现在集结人吧,去下面等着,豢养了你们这么久,是该用你们的时候了,一会儿你们就把守在下面,谁赶进来,直接击毙!”

    “是!”

    龙七点头应了下来,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

    房间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水如烟拿捏起了那把唐刀,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了,轻声自语道:“李御邪是么?呵……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吧,这一日,终究还是会到来!”

    不知道为什么,了结的时候到了,水如烟反而诡异的轻松了起来!一种发自内心的轻松!

    这些年……她活得终究是太累了,虽然对不起腹中的小生命,但她没得选,过去发生在许家和李家之间的那点儿事情,注定不该被重新揭开,她和叶无双之间,也不应该去面对那一份致命的尴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