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水如烟和李家【求鲜花】

    眼看着自己的情报起到了很大作用,那李家家仆也顿时心思活络了起来,扭过那张看起来还算可以,但却充满势力味道脸蛋儿,看着李御邪小心翼翼的问道:“家主,您看……您预先承诺好我的……”

    说到这里,那家奴在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本来是水如烟的贴身侍婢,虽然也算是李家的一份子,但不是李家养大的那种孤儿,算是拿着工钱给李家打工伺候人的服务员一类的人,要想让她这样的人就这么背叛水如烟给李御邪效力,李御邪怎么可能不付出一些代价?

    这侍婢打的主意倒是很简单,只要自己拿了钱,就赶紧回老家就完全ok了,在李家摸爬滚打的久了,对这样的家族也就渐渐的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她也不想在这潭子浑水里面搀和的太狠了,知道那不是她一个小小的侍婢能接触的层面,只想着狠点儿心卖了水如烟换自己一生的荣华富贵,现在事情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也该急流勇退了!

    至于对不对得住水如烟,这侍婢也没有过多考虑,这个狗日的世道就是这样,现实太残酷,能把一个好端端的活人给*疯了,忠诚神马的东西太奢侈了,不是她这种小人物能触碰的,还是现实点儿的好!

    当然,最主要的是水如烟肯定已经有所察觉了,当初自己撞破她的好事的时候,还曾经威胁过自己呢,说了一些什么人站位很重要之类的威胁的话,这侍婢怕自己再继续搀和的深了,给命都搭进去!所以,现在是一门心思的琢磨着卷了铺盖闪人!

    “五百万,是么?”

    李御邪笑了笑,眸光阴沉沉的看着那侍婢,随机对着身边的一个日本人点了点头!

    “唰!”

    一抹寒光闪过!

    毫无征兆的,在那日本人手中就出现了一柄唐刀,狠狠朝前方捅了过去,“噗”的就刺穿了副驾驶的座椅,鲜血顺着刀刃缓缓滚落了出来。

    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侍婢眼睛毫无征兆的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眼胸口,那里,已经有一截染了嫣红血液的刀刃穿透出来了!

    不过就是五百万而已,为什么李家家主要出尔反尔,还动手杀自己?对于别人来说,五百万或许是个大数目,但对于李家家主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啊!

    犯得着吗?

    这侍婢有些想不通,一双眼睛瞪着李御邪,似乎在问——为什么?

    “可笑而卑贱的女奴!”

    李御邪冷笑一声,道:“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看透了什么叫做现实,于是拿着那点儿可怜巴巴的理论来和我做交易,可笑至极!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游戏旁人是没资格玩的吗?碰了,就得死!天真的女人,可笑的现实觉悟!”

    李御邪的眼中充满了蔑视,他这一辈子,见了不知道多少年轻女孩儿的奋斗历程,总觉得女人的思维是一种非常可笑的东西,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看透了现实,出卖灵魂出卖身体的去赚点儿青春钱,以为有了钱就是最好的,殊不知,当一天的婊子,一辈子就是婊子,当一天的叛徒,一辈子就是叛徒,迟早得还,迟早有哭都没地方哭的一天,报应真来了,哭爹喊娘的忏悔都没半点用处!

    眼前这个年轻女孩儿更是愚蠢,以为什么游戏她都能碰一碰,与虎谋皮的下场流传了千百年,就算是十岁的小孩子都明白,可这傻比娘们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一头扎了进来!

    “咯……咯咯……”

    这侍婢的喉咙间挤出一连串难听的声音,她现在哪里还能不明白李御邪这是在杀人灭口啊!?所有的后悔全都化成了怨恨,狠狠瞪着李御邪!

    “嘭!”

    车门开了,那开车的司机一脚踩着油门,一脚猛然抬起来就踹在了那侍婢身上,直接将之踹的飞了出去,而后拉上车门,扬长而去!

    等这侍婢滚落到路边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成了个血葫芦,不光胸口被一刀捅了个透心凉,被踢飞出来的时候头颅更是撞在地上,弄出来的伤口深可见骨。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娘们居然愣是吊着半口气没有挂了,一个人躺在冰冷的马路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中的月亮,脸上写满了后悔!但,更多的还是对李御邪的怨恨!

    “就算是死,也绝不让那个言而无信的老匹夫好过!”

    “……”

    一道声音,不断在这侍婢胸中回荡,似乎是这种坚定的信念给了她力量,居然如回光返照一样脸上恢复了一丝光彩,颤抖着从车上飞下来以后擦破了皮的手从衣兜里摸出一个手机,挣扎了很久,才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

    过了良久,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听筒中传了出来:“喂?”

    是水如烟的!

    那女婢狂喜,本以为这么晚了水如烟应该睡了,她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那个时间等铃声将水如烟吵醒,想不到,水如烟竟然这么快就接起来了!

    一定不能让李御邪舒坦!

    别人不知道,但是这女婢却是很清楚的,水如烟的身边可是豢养着一大堆从国际雇佣兵战场上退下来的杀人魔头的,就是在防备着李御邪那个老家伙!

    报复李御邪的信念让这女婢吊着半口气说什么也不愿意就这么闭上眼睛,强提起一口气,居然一口气顺顺畅畅的说出了一句话:“小姐,李家家主找你的去了,来者不善,小心,一定要小心!”

    这突如其来,宛如厉鬼索魂一样的一声凄厉叫声也是吓了水如烟一跳,不过在挺清楚这女婢的意思以后,顿时皱起了眉头,急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惜,在汇报给水如烟情况以后,那女婢心中的信念已经消失了,吊着的那半口气当时就散的一干二净,眼睛一翻,就呕出几口黑血,手机也“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两条腿狠狠抽搐了两下,直接嗝屁了。

    “喂?”

    “喂!?”

    “……”

    水如烟一脸轻呼了好几声,可惜,电话的对面再没半点儿回应,这下,水如烟也渐渐重视起来了,不用问也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御邪,我亲爱的公公,你终究还是要来了么?”

    水如烟叹了口气,赤足站在窗前,月光洒在那张美的让人窒息的容颜上,泛起淡淡光泽,整个人宛如沐浴在月光中的精灵一样,只是那双美眸却深邃很,轻声自语道:“八年了,终究还是要和你们李家刀兵相见了么?也罢,那就拼个你死我活吧!”

    水如烟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眼中掠过一丝伤感,若腹中的生命能听懂她的话,她真的很想说一句——对不起!

    ……

    (关于水如烟和李家之间的坑,断断续续挖了许多,不知道兄弟们还记不记得了,不过写到现在,也该到了埋上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