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 这一夜,注定了动荡不安【求鲜花】

    就在叶无双带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从中南海走出来之际,在京华的另外一个角落,正上演着另外一幕。

    一个老人,在暗堂将注意力全部都投入在东北之际,在几个日本人的陪伴下,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京华,成功躲过了叶无双注视。

    这个老人,姓李,在叶无双来华夏之前,也算是整个华夏叱咤风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那一类猛人了,可惜自从叶无双回来以后,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不光祖宅被烧了,最后还被扒光衣服绑在马上大庭广众之下裸奔了一圈,秀了把自己的风骚,算是晚节不保了。

    不错,这个人,就是李御邪。

    不得不说,在这种南北大战马上就要爆发的前夕,李御邪入精华,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这个被叶无双欺负的连脑袋都不敢抬起来的老人,这一次入京华,显得非常的镇定,总给人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接李御邪的是一个小女孩儿。

    不错,就是一个女孩,她是水如烟身边的那个李家家奴!

    李御邪在出了车站后,当时就迎上了有些低眉顺眼的家仆,趁着脸打量了这家仆很久后,才终于道:“走吧,上车再说!”

    于是,李御邪在几个日本人的陪伴下,直接上了一辆李家在京华办事处派来的汽车,直到落座后,李御邪才终于打开了话匣子,有些阴冷的问道:“前些时日,你报告给我的那件事情现在确定了吗?”

    问这话的时候,李御邪眼睛赤红赤红的,看上去挺有那么点儿在压抑中变态的意思。

    “已经确定了。”

    家仆战战兢兢的垂着头,轻声道:“水如烟确实怀孕了,这段时间已经有了妊娠反应,只不过一直都是瞒着我在做的,只可惜,有一次她在上完厕所后,因为有点事情,急急忙忙就赶回了卧室,忘记冲马桶了,所以我成功取到了尿液,拿测孕试纸测了一下……在白色显示区上出现了两条红线,呈阳性!也就是说,她是确确实实怀孕了,而且我观察了她许久,发现她的种种症状都和妊娠反应很像!”

    李御邪面色更加阴沉了,一字一顿问道:“你确定是叶无双的!?”

    “肯定是!”

    家仆的语气很笃定,道:“水如烟是个洁身自爱的人,除了一些在正式场合的商业洽谈以及她的亲人以外,从来都没有任何男人能进入她的闺房,现在怀孕了,绝对是那个男人的!”

    说此一顿,那家仆跟表功似得急忙忙的说道:“有一次,半夜的时候我听到她那头有动静儿,就跑去看了,只是水如烟说什么也不肯让我进她的房间,当时我就有些怀疑了,然后就留了个心眼去查了一下监控录像,可惜没发现有人,但诡异的是,水如烟阳台的窗户却凭空打开,过了很久又凭空关上了,就跟见鬼了一样,该死的,要知道,那阳台的窗户可是我在给她打扫房间的时候亲手关上的,绝对是锁上的,如果不是人为的,风根本不可能吹开的!从那以后,我就琢磨着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就趁着一次水如烟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在她的卧室里面装了一个摄像头,守株待兔一样盯了很久,终于逮住了她的把柄,有一个男人,在不久前曾经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面,然后一对狗男女二话不说就纠缠翻滚在了一起,翻云覆雨,抵死缠绵。”

    说这话的时候,这家仆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半点儿脸红的觉悟,丝毫没注意到,黑暗之中,李御邪面色已经阴沉沉的了!

    该死的!

    水如烟可是他的儿媳妇啊!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当初可是确确实实进了李家的门!只可惜自己那儿子歹命,新婚之夜,还没来得及爬上老婆的床呢,就被人给杀了。

    杀人者,叶无双也!

    那是八年前的事情,谁知……他妈的叶无双竟然在八年之后又给他的儿媳妇上了!

    听那家仆说,似乎还是水如烟那臭婊子自愿的?一见面……二话不说就冲上去索需?

    我草啊!

    李御邪鼻子都气歪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自己的儿媳妇趴在床上眼巴巴的盼着杀夫仇人来草她,简直就是给李家蒙羞!虽然,自从他被人绑在马上绕着杭州城裸奔了一圈以后,李家实在是没什么威严可言了,但也不至于如此羞辱人啊,端的是把自己最后那点儿脸皮子给揪下来扔在地上狠踩!

    “李老先生,不必生气!”

    就在此时,一直坐在李御邪身边的一个日本人开口了,一边思虑着,一边缓缓说道:“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么,小不忍则乱大谋,一个女人而已,只要叶无双死了,你们李家的辉煌重新崛起,那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依我看,不妨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机会!”

    “哦?”

    李御邪抬起了眼皮子,曾家的灭亡,让李御邪感到了莫大的威胁,所以这一次这几个日本人找上他的时候,他才没有再次拒绝,沉默了很久后,缓缓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坑杀叶无双!”

    那日本人冷笑一声,道:“根据我们对叶无双的观察,这个人对自己的女人很重视,经常做一些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我们不妨将那个女人控制住,让叶无双来单身赴会,一举将之击杀!”

    李御邪眸光一闪,看上去有些心动,不过还是说道:“击杀叶无双?你们有把握么?击杀叶无双之后呢,怎么面对暗黑议会的疯狂报复?”

    “这一点您就不用担心了。”

    那日本人嘿嘿冷笑着,道:“看来您还是没有认清楚现在的形势啊!现在,叶无双马上就要拿下中国的北方了,虽然北方那群野蛮人现在表现的很疯狂,但再疯狂的蚂蚁都没办法对雄狮造成伤害,他们的灭亡是迟早的!您有没有想过如果叶无双拿下北方是个什么情况?到那时候,他就在亚洲站稳脚跟了,完全可以以华夏为跳板,辐射四方,谁都跑不掉,我们雅库扎躲不开,你们李家也不会有好下场,与其等到那时候,还不如现在就下手,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嘛!呵……只要杀了叶无双,一切就好说了!”

    “只要叶无双死了,我敢保证,有很多人乐意跳起来和暗黑议会为敌,西方可是有太多人看暗黑议会不爽啊,只不过他们怕叶无双,所以敢怒不敢言而已!只要叶无双这个人死了,他们会出手!所以,我们只需要弄死叶无双就行了!”

    “我们雅库扎在日本的时候见识过叶无双的手段,对此有过预估,也不是不能杀死他!只要能胁迫这个女人让叶无双孤身前来,我们可以倾尽全力将其击杀!”

    “……”

    李御邪仔细一想,心中也就渐渐定下来了,沉思良久后,才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

    (求几朵鲜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