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七日之诗(下)【求花】

    对于主席和自己的儿子究竟谈了什么,叶无双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只是在屋外笑眯眯的为自己点燃一支烟,而后靠在墙边默默抽着。

    只有二愣子在一边有些忐忑不安,犹豫了很久后,才有些忐忑的凑到叶无双身边,问道:“哥,你拉俺来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一个火系异能者,相当于一支机动能力很强的军队,更如一颗无法拦截下来的核弹头,还是那种能够重复使用的核弹头,对于一个军事强国来说,同样是无法忽略的强大存在,威胁远远在狂战士以上,狂战士虽然无敌,亦无解,但却无法在瞬间造成大规模的杀伤。”

    叶无双笑了笑,嘴上叼着烟,总是有种高深莫测的意味,看着二愣子的时候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我拉你过来,自然是让某位知道,你其实是跟我混的,而我暗黑议会,实力再次暴涨,黑暗的崛起,势不可挡!说白了,就是来拉你下水的。”

    二愣子虽然憨,也很土气,但是却不傻,看着叶无双的样子,隐隐约约觉得,似乎……被自己这位老大给坑了啊!迷迷糊糊的就被拉上了贼船,还是下不去的那种。只不过,他不会多说什么,其实,就算是叶无双摆明车马的来,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叶无双对他这一家子有大恩,不过还是多少有些局促的,憋了半天才说道:“可是,哥……我还是没办法完全控制那种能力啊,杀伤力时大时小,那天造成的那种破坏力,根本无法再一次弄出来了。”

    叶无双叹了口气,眼神多多少少有些复杂,沉默了很久,道:“你传承了老八完整的能力,当年,他也是如此,虽然火系异能已经锤炼到了巅峰,但仍旧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能力。”

    “啊?”

    二愣子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从叶无双点点滴滴表现出来的东西上,他知道老八对于叶无双来说,一定是个非常重要的人,沉吟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话来,怕问出什么叶无双不喜的问题。

    叶无双笑着拍了拍二愣子的肩膀,道:“好了,老八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他的能力,或许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一个人如我这般了解!火系异能者,似乎能发动多大规模的杀伤,和这里有关。”

    叶无双伸出手指,在二愣子的心口点了点,道:“胸腔中有怒火燃烧,烈焰能净化人间三千里,胸中若是平静,虽然也强悍,但终究做不到毁城灭地,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当你身处险境的时候,自然就厉害了。”

    “哦……”

    二愣子默默点了点头,犹豫良久,才终于问道:“哥……小柔的事情是不是给您带来了大麻烦啊?我这几天也多少听说了,似乎你要和北方的洪门……”

    “算不得什么大麻烦!”

    叶无双挥手打断了二愣子,直接道:“且不说小柔本身就如我的妹妹一样,就算没有她夹在这中间,怕是我也不会放过洪门,南方与北方之间,迟早要有一战!”

    二愣子垂下了头,虽然叶无双一直不提这个,但他知道,最近的暗流汹涌,必然还是和小柔的事情有关系的,可以说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也可以说是蝴蝶效应,亚马逊流域的一只小小的蝴蝶就是扑腾了几下花纹非常美丽的翅膀,就掀起了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风暴,说起来可能是天方夜谭,但对于南方与北方之间本来就紧张的关系而言,弄出这样的事情似乎也是在预料之中的。沉默了很久后,忽然抬头道:“哥,这一次你就带上我吧,我陪你打到北方去!”

    “不必有心理压力。”

    叶无双笑了笑,道:“不过你如果想搀和进来的话,我也不阻拦,你的火系异能已经觉醒了,这潭子浑水你就算是不淌也得淌了,没得选,迟早得搀和进来!可却没必要跟我北上,我们就在京华等着,他们会来的。”

    说此一顿,叶无双转过了身,轻叹道:“雪狐已死,他拴着的野兽已经完全挣脱了牢笼,死亡和黑暗迟早是要降临的。”

    “……”

    “吱呀!”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终于被推开了,一号首长拉着叶静天终于出现在了叶无双面前。

    看着那张洋溢着一种因为兴奋而略微发红的满是威严的脸,叶无双耸了耸肩,道:“谈完了?那么是否可以告诉我您的决定了呢?”

    “允许。”

    一号首长笑了,两鬓斑白,在房间中折射出来的灯光下,鬓角染雪透幽,轻声道:“兴国二百年,开万世基业,这样的事情,我无法拒绝,你的儿子说服了我。”

    “呵呵,看来我们之间的合作以后将再一次加深了。”

    叶无双笑道:“给我三个月时间,我给你一个再无内患太平大世,李家……亡!”

    “好!”

    一号首长沉沉呼出一口气,让叶静天回到了自己的父亲身边,看着孩子那张清秀的小脸,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沉默很久后,才终于叹道:“一个很有英气的孩子,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当年我已经坐在这个位置上,怕是你也不会离开华夏了,叶家一门三虎将,可保华夏二百年太平!”

    很高的评价了。

    可是叶无双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才说道:“过去的事情终究是过去的事情,我们谁也没有能力改变,命运不由人控制,我们都已经被推上了一条不可预测的道路,走到现在这种地步,超脱了我的人生规划,也超脱了您的人生规划,更是超过了整个华夏的未来发展道路,不过,如此也不是不好。”

    一号首长最后看了叶静天一眼,终于抬起了眼睛,道:“头角峥嵘,很不凡,像你,又不是你,可以告诉我这个孩子的母亲是谁吗?我倒是真挺好奇的,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才能孕育出如此不凡的少年至尊。”

    “姬娜·杰诺维斯。”

    叶无双耸了耸肩肩膀,道:“杰诺维斯家族的家主,欧洲地下世界女武神姬娜。”

    “原来是她,大名如雷贯耳,崛起的路上打出了几场足够上世界军事教材的大战,很强悍,在有关于地下世界人物的档案上绝对是名列前茅的人物,你可以去的办公室的桌头看上一看,紧紧拍在你后面!”

    一号首长唇角逐渐泛出一丝微笑,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其爷如虎,其父如狮,其母如鹰,传承下来的,必是一头将在人间叱咤风云的真龙。”

    叶无双不置可否,笑着与一号首长道了个别,直接带着叶静天走了。

    他叶无双心向着华夏,他的儿子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个炎黄子孙,最起码两代人之内,暗黑议会是向着华夏的,一号首长不可能拒绝这样的暗黑议会,做出退让,在叶无双的预料之中!

    于是,一切的一切,在雪狐死后的第七天的开端,发生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