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七日之诗(中)【求鲜花】

    叶无双的所作所为,令许多人迷惑,不光他的枕边人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甚至就连跟了他八年,与他南征北战、一个大锅里吃饭的冷箭都看不懂,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所说之言的执行力,在暗黑议会就是这样,铁王座的权利至高无上!叶无双在第一次坐到那个王座上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在暗黑议会,不需要民主,有意见或者建议可以提,我会考虑,但如果发生争执,你们最好全都闭上嘴,不明白我的命令的意思我不会怪你们,你们要做的很简单,执行就可以了。

    这一点,深入人心。

    事实证明,叶无双这些年从来都不曾做过半个错误的决定,在暗黑议会,都洋溢着一种狂热的崇拜!

    所以,当日,冷箭他们都询问叶无双的安排是个什么意思。

    转眼间,时间已经跳转到晚上,凌晨零点,雪狐死亡的第七天,一辆低调内敛的黑色奥迪a8在黑夜之中宛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就停在了楚灵韵的别墅门前,叶无双带着早已经在客厅等候的叶静天与二愣子在靡靡夜色中披着黑色斗篷钻上了车。

    开车的,是个军人,据冷箭说,似乎还是京华军区的一位大校,只不过他身上并没有穿军装,而是一套很随意的装束。因为……这注定是一场不会被记录在案的会面,无论是中南海的那位还是叶无双他们都清楚,不管他们今天晚上谈的是怎样的大事,不管他们之间商讨决定谈判出来的事情,于这个国家、于这个民族将具备多么大的影响力,最起码,这一次的会面,会被淹没在历史真相的河流之中。即便本身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伟大的,但规矩就是规矩,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哪怕做的再有理由,上不得台面,它就是上不得台面!

    ……

    凌晨一点,车子一路通行无阻的开进了中南海。

    较之小静天的好奇观望而言,二愣子倒是显得局促了很多,多多少少有些不安,毕竟他曾经是个华夏的军人,很清楚这个地方对于华夏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最终,车子停在了一幢华夏古典式小阁楼的门前。

    临下车之前,叶无双或许是看出了二愣子的局促,便拍了拍二愣子的肩膀,道:“从你投入我麾下的时候,就已经站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完全有那个资格直面这种地方,所以,挺起你的腰杆子。”

    叶无双的话很突兀,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二愣子倒是忽然之间平静了下来,整个人非常的安宁,脸上竟然鬼使神差的挂上了一幅笑容。

    叶无双没有在与二愣子多说什么,拉起叶静天的手,迈步直上二楼,当时就进了与一号首长预先约定好的见面底线。

    这是一间复合式的屋子,估计也是平时用来给人临时休息的,在客厅的沙发上,终于见到了那个曾有数面之缘,气度不凡的男人。

    叶无双表现的很随意,似乎就像是拉家常一样,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一号首长,笑道:“我原本以为会在您的办公室里洽谈,却不想会是这么一个有趣的场所。”

    “这里没人打扰,安静!”

    一号首长话中有话,其实,他们两个人都清楚,所谓的没人打扰,不过是指绝对机密罢了,但一号首长还是说了出来,看了眼二愣子,又打量了一会儿叶静天,忽然笑了,道“不准备给我介绍这两个新来的朋友!?”

    “他叫二愣子,曾经的华夏军人,不过现在是我的兄弟,火系异能者。”

    叶无双此言一出口,主席就愣了!

    火系异能者!

    这两天他可是一直都在查这个人的下落,只可惜自从那天在紫荆花别墅区一把烈火燃烧过后,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却是灾难找到,谁知,经是跟了叶无双了。

    一号首长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羡慕的,叶无双麾下的猛将如云,其实没几个人不羡慕!不过,也就是一瞥,他就将目光投向了叶静天,道:“那么这位呢?”

    “我儿子!”

    叶无双嘴角洋溢起一丝让人看不懂的笑容,道:“狂战士!”

    “嗖”的一下,一号首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无双和叶静天,过了很久,忽然笑了,道:“你倒是好运,我忽然觉得,是不是这天下间的好事,全都让你给占了去!”

    说此一顿,一号首长倒是恢复了正常,随即缓缓坐下了,抬眼看了叶无双一眼,这才道:“我只是与你一见,你却是倒好,将你的儿子和兄弟全都带来了。”

    “证明我的香火传承还在而已!”

    叶无双笑道:“也是想变相的告诉您一下,其实暗黑议会的强大,比之从前,更加如日中天!”

    这,就是叶无双带二愣子和小静天来这里的目的所在,这是一场洽谈,也是一场谈判!本来,叶无双的谈判桌上筹码就已经够多了,现在新加两枚筹码,还是重量级的,自然得亮出来!

    一号首长没有接话,反而无奈一摇头,伸手虚点了点叶无双,恍然失笑,不过也就是片刻,就再一次恢复了沉凝,沉吟良久,才终于问道:“你想要北边?”

    “一截枯木,不断祸害社会,不如取而代之!”

    叶无双很从容,缓缓道:“其实香港之后,您应该看出了许多。”

    “我是看出了许多。”

    一号首长叹了口气,道:“北边可以给你,但似乎给了你,黑暗将再难控制!”

    “黑暗行的未必不是圣道!”

    叶无双道:“我想,我在华夏的好处,您应该是能看得出的,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而已!”

    “不错。”

    一号首长点头,随即道:“可身边睡上一头狮子,我这儿也不舒服啊!”

    “对于别人来说是狮子,对于华夏来说未必!”

    叶无双微微摇了摇头,略一沉吟后,道:“我承诺过,我若主宰浮沉,必让毒品从这块土地彻底禁绝,贩卖儿童、走私等行当,完全泯灭!”

    一号首长有些惊愕的看了叶无双一眼,道:“我倒是听人说过你的言论,不过却未当真,若一切黑暗勾当禁绝,你拿什么来获取利益?”

    “我的利益从来不在华夏!”

    叶无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如果版图中有那么一块不属于我,总是心里别扭,所以摆着看还是不错的。”

    “那也仅可保百年而已!”

    一号首长摇头,想了想,忽然将目光投向了叶静天,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我可以和你儿子谈谈吗?”

    “当然!”

    叶无双笑了,拉着二愣子,缓缓退出了房间。

    而小静天则若有所思,脑子里想的,是父亲下午告诉自己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