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愤怒转嫁,剑指南方【求鲜花】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周庆之的面色,几乎可以用惨白来形容了,眸光有些呆滞的看着那素棺上立着的雪狐的照片,就跟抽风了似得,忽然就叫道:“不行,我要去问问大少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莽汉子,此时看起来甚至都有点儿神经质了!

    雪狐,可是洪门里近乎神一样的存在!尤其是对于八虎这老一批人来说,感情颇为深厚,追随在雪狐身后南征北战了大半辈子,如今,雪狐说没就没了,谁能接受的了!

    “老周,别冲动!”

    司马长空显然在私人关系上和周庆之要更加要好一点,连忙就一把拉住了周庆之的胳膊,低吼道:“你冷静点儿!看看四下,那么多的兄弟都没有说什么,全都在默默等待着,你以为他们心里就不着急么?不过这是悼唁会啊,你就这么冲出去胡搅蛮缠,那大少爷他心里能舒服么?到时候真给你乱棍打死在这灵堂上,你也没有任何话说!”

    周庆之苦笑,道:“那也不能就这么缩着脑袋不闻不问吧?”

    “谁让你装哑巴了?”

    司马长空瞪了周庆之一眼,道:“你看大少爷都坐在那里了,在这件事情上肯定是会给咱们一个交代的,所以,耐心等待片刻!”

    周庆之仔细一琢磨,似乎还真是这么个道理,当下也就渐渐回过味儿来了,方才他也不过是一着急脾气上来了而已,属于那种麻雷子脾气,一点就响,不过人又不脑残,司马长空要是这么提点,他再不顾场合的跑出去,那就根本活不到现在了,当下也就按捺了下来,与其他几人找了一个小角落,默默站了过去!

    气氛,多多少少有些低沉!

    此刻,八虎当中对楼下那个态度极其恶劣,二话不说就让他们戴孝的年轻人再无半点儿怨怒了,那个年轻人说的对,逝去的人不光有让他们戴孝的资格,就算是让他们披麻戴孝他们都没什么好说的!

    能集结在这里的,几乎全都是整个洪门在北方各个分部的重要人物了,但面对着放在台上的那张雪狐的遗照,全都渐渐垂下了自己的高傲的头颅,在会场中连成一片,黑色中山装,各个肩并着肩,整齐的排列着,连成一片肃穆的黑!

    “咚!”

    九点的壁钟,终于敲响了,让下面的洪门高层人物顿时心中一松,仿佛自己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

    台上的左磊,也终于有了动静,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台前,但身子却没有走到两具棺材前面,而是站在了中间,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一种恒久的悲哀:“各位兄弟都已经到齐了,终于可以开始了,只是这一次,左某人怕是无法像从前一样,在开会的时候,宣布的是我们洪门近期如何如何强大的好消息,而是一个……坏消息!”

    “众位兄弟怕是也看到了,在左某人身边的两具素棺与照片,你们没有看错,他们……确实是我的父亲和儿子,我们左家一家三口,今天算是真的齐聚在一起出现在你们的视野当中了,呵……只可惜,还在世的,只剩下了我一个……”

    下面安安静静的,一家三代人,却接连陨落了两代人,纵观全族,却只剩下一人孤零零的活在世界上,确实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左磊垂着头,脸上带着苦笑,用一种缓慢而低沉的声音说道:“只是很可惜,我的父亲和孩子并不是安安静静的走完他们的一生的,他们……是被人害死的啊!”

    说到这里,左磊的声音陡然拔高了,朗声喝道:“就在数天前,我的孩子在京华,被叶无双残忍无情的杀害了!紧接着,叶无双又将刺杀的目光转向我身上,侥幸的是,天神眷顾我们左家,让我侥幸逃脱了杀身之厄,但最后,老爷子却没有逃脱灾难,他在极北之地的庄园,遭到了叶无双手下暗堂无情而野蛮的学习,将老爷子活活吊死在了房梁之上,甚至就连常年跟随在老爷子身边的老妈子都不曾放过,被夜间闯入的歹毒活生生乱刀砍死在了床上,割走了头颅,到现在都不曾找到!”

    左磊说这些的时候,从始至终都很平静,面对台下无数双问询的眼睛,不见任何慌乱的神色,声音出口铿锵有力,道:“直到我的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才忽然惊醒,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有针对性阴谋刺杀,南方的那头残忍无道的狮子,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向我们北方伸出了利爪,亮出白森森的獠牙!如今,南方的地下世界已经被平定,只剩的一个三合会,也被叶无双彻底端掉了,那个贪婪的雄狮,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向华夏挤进了大半个身子,根本不可能就此放弃的,天下,才是他最终的猎取目标!这一点,想必各位心中都是有数的,我们和南方之间,迟早要有一场死战,如今的事件,就是一个信号!众位想想吧,左家于洪门而言意味着什么,是扛顶强梁!若是左家一家人陨灭,那洪门就将陷入分崩离析当中,到那时候,他们要是再去北方,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敢保证,云天会现在八成已经全部退出香港,开始在长江一带集结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打过雁门关,一路北上,直到杀入山海关,将整个东三省的地下世界全部纳入囊中!”

    对于左磊的说法,下面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对。

    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从叶无双和洪门爆发冲突的时候开始,从南方与北方之间的一场血战已经注定的时候开始,洪门的许多高层就已经开始暗黑议会的行事作风,到最后只得出一点——但凡是被暗黑议会盯上的,到最后十有**都逃不出被吞并的下场!哪怕中间饱受挫折,经历数次失败,照样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

    他们所看到的资料,是非常惊人的!

    三征银三角,一连七八次冲击中东……

    但凡是被他们盯上的,到最后一个都没跑!

    如今,叶无双志在华夏,怎肯在拿下一个南方之后善罢甘休?南方初定,正是对北方挥出战刀的时候!

    这一天,其实所有人都已经料到了。只是,这些洪门高层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是如此的突然,叶无双的手段会如此的卑鄙!

    未战,先刺敌酋!

    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确实是有够卑鄙的,可是对于洪门来说,却是无比致命的!左家一家,那是洪门不变的领袖家族,对于洪门来说,地位实在是太重要,尤其是雪狐,一个人几乎扛起了整个洪门的强梁!

    此时,这些洪门高层听着左磊的诉说,胸中荡漾着愤怒!

    至于其他可能,此刻这些洪门高层压根儿是想都没有想,至于祸起萧墙,父子相残之类的,更是连那个怀疑都不曾动过一分!左家一家三口人,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和睦,和其他的豪门不一样,左家的父子之间,交流还是挺多的,在左磊年轻的时候,曾经跟在雪狐身边耳濡目染的学习了整整将近十多年的时间,平日间对左谋也是言听计从,就算是左谋甩耳光在其脸上,也不会有任何顶撞,简直就是一个模范孝子!就算是别人告诉他们左磊弑父篡权,恐怕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相信,根深蒂固的印象不是别人一句两句话就能动摇的!

    这些洪门高层永远不知道的是,面对生活的压抑,有相当一部分人,没能练出气量和豁达,反而是养了一身的怨气!他们更不知道的是,左磊跟在雪狐的那十多年,没学到雪狐的手段,却只学到了自己父亲为了权力六亲不认的狠辣和歹毒!

    左磊一边在台上“表演”,一边一双眼睛却不断瞅着四面八方,能清晰的看到所有人脸上的神色,见无人反对,有一种压抑的愤怒后,心中顿时一喜,只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已,直接砍掉了预先准备好的许多说辞,单刀直入,毫无征兆的就是一声怒吼:“可是,值得庆幸的是,老天让我活下来了,我在暗黑议会的刺杀里,捡回了一条命!这是天意!是老天要让我为左家的惨案去要一个说法!各位兄弟,你们说,如此血海深仇,我们能不报吗!?”

    下面,依旧是安安静静的,让左磊心中一慌!

    可就在此时,一道粗犷的宛如闷雷一样的声音忽然就响了起来:“草!怕个球,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人都给咱们杀了,还有啥好说的,拼了!”

    开口的是周庆之!

    这可吓了司马长空一大跳,完全是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捂这个莽汉子的嘴,可这回,周庆之没听他的劝,一甩大胳膊就将司马长空甩到了一边,抬头就吼道:“咋地?都是一群枚卵子的货,连给老爷子去南方报仇的勇气都没有了吗?都他们给老子用你们脖子上那颗夜壶仔细思量思量,老爷子生前是怎么对待你们的,要不是老爷子,你们他妈的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指不定年轻的时候就被人家砍死在垃圾堆里了!草!老子今天话给你们撂在这,和叶无双那瘪三之间,你是拼命也得拼命,不拼命也得拼命,今儿个你不打到南方玩命,明儿个叶无双就得冲进北方来杀你,顺道连你老婆都给干了!”

    群情,在这一刻被点燃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一大堆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本来还充满犹豫与恐惧,可只要有那么一个敢死敢战的跳出来往前面一站,那顿时所有人就都得变成嗷嗷叫的狼崽子!

    此刻,这周庆之的鲁莽,恰恰就是成了点燃一切负面情绪的那把火,“嗖”的一下,就直接点燃了导火索!

    站在距离周扒皮十多米距离上的一个疤脸大汉回头,怒视着周庆之,吼道:“放你妈的狗臭屁,周扒皮,别就以为你能,老爷子的仇,老子也能去报!”

    “轰”的一下,整个会场当时就直接炸窝了,堪称是群情激奋!

    几乎所有人在怒吼,就连平时胆小怕事的,此刻原本心里就有悲,再被气氛这么以影响,顿时也跟着吼了起来,声音嘈杂,但终归只有三个字——战!战!战!

    面对着这忽然爆发出来的混乱,左磊非但没有发火,反而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矛盾转嫁在了叶无双身上就好!

    想及此处,左磊看着下面争吵的也差不多了,这才挥手道:“众位静一静,听左某人先说两句!”

    声音是通过扬声器发出去的,顿时亚盖住了所有声音,下面争吵的面红耳赤的诸多大佬闻言顿时停下吵吵嚷嚷,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上面的左磊,左磊好歹也当了好些年的洪门话事人,虽然无所建树,但在位的时间长了,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积威的,此时开口了,人们也就渐渐停了下来。

    左磊先是对着台下的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才起身说道:“诸位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也在此代逝去的家父谢谢各位兄弟的情义!话,该说的,周庆之兄弟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这一场大战,我们是躲不过去的,叶无双的刀锋已经契进了我们的骨头里面,我们已经走到了不得不战的地步!与其在这东三省等着叶无双来杀我们,还不如我们直接一口气冲进南方,和他拼个你死我活,没准儿掌握了绝对主动还能有一线生机也未尝不可!”

    说此一顿,左磊一挺腰杆子,喝道:“所以,我的决定是……逝者头七过后,我们擦亮了马刀,一口气杀入南方!”

    “杀!”

    几乎所有人都举臂高呼:“和叶无双拼了,摘其首级,为老爷子复仇!”

    血性已经点燃。

    左磊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他是断然不会提什么接替位置什么的话的,太敏感了,提,不如不提!反正头七一过,洪门的勇士就要出发了,刀子一往出亮,回头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拼了命的打赢叶无双!到那时候,就算自己他妈的不愿意坐那把虎皮交椅,估计也会有人把他推上去让他坐的,因为只有他是名正言顺的,只有他坐上去了,才能让各个分部的洪门勇士效忠,才能团结其所有人一起奋战!

    因为,他姓左,所以,该是他的,一样都跑不掉!

    (不好意思,昨天断更了。。检查市场的时候,身体还是没好利索,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直接进了医院、、所以断更了,今天折腾了一天,九点多的时候才回来,更的迟,实在抱歉各位兄弟,所以两更合并在一起直接全贴出来了,今天再休息休息,明天恢复更新。唉、、真心不是老楚有意欠更断更什么的,事发突然,实在没辙。老楚的人品我相信还是有一点的,只要不是有事就更新保证,这回是真病垮了,有啥不能有病啊。。唉、、以上字数是后添加的,解释一下这本书第一次断更的原因,不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