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 洪门天崩【五更求花】

    两日后,一则来源于左磊的召集令从沈阳发出。只要求洪门各方大佬在一天时间内赶到洪门总部,具体原因不明,所谓何事也没有说!只说了惩罚的手段——当背叛兄弟论处!

    道上混的,讲的是一个义字。

    虽然义气不能当饭吃,而且现在也没人在乎这东西了,但最基本的一件事情是,这是规矩,得遵守!在道上,背叛兄弟那可是大忌,搁洪门里是要当着列祖列宗的面三刀六洞的!

    面对着如此严重歹毒的惩罚手段,那些洪门坐镇各方的大佬虽然心里面很不爽,但是也没办法,没人敢尝试去以身试法,不过这些常年混迹在道上的老油子,还是凭着一双比狗都灵的鼻子嗅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似乎……洪门出了大事情?

    不过多番探究不得之下,各方洪门的大佬也只能认命了,全都纷纷启程赶往沈阳。

    一天后。

    最先抵达洪门总部的,是洪门最强悍的战将——洪门八虎与四小将!

    八虎,那是追随雪狐曾经打天下的八个老人,死在香港的老瘸子算是老大,可惜命丢了,现在来的,只有其中的七头老虎——墨空,赵青霄,周庆之,弥雕,司马长空,卫恒,白探花。

    七个四十多岁,各个有如狼似虎般气势的汉子一字排开,往那大厦前一站,颇具震撼力。

    可也就是他们刚抵达的时候,一辆奥迪a6也停在了不远处,下来的是三个年轻人。

    他们便是洪门四小将中的另外三人了,是左磊带出来的四个年轻人,可惜如今也已经残缺不全,死了一个老瘸子的徒弟,现在就剩下了三个人——狄邕,梦青枫,赫连皓轩!

    狄邕等人终究是洪门的晚辈,此刻见到七虎,没办法继续保持他们的倨傲,三人对视一眼,便直接走了上去,抱拳道:“几位前辈也到了啊?”

    八虎与四小将之间倒是没有什么矛盾,毕竟是两代人,算是一种传承,不可能有什么实际冲突,七虎自然不至于摆脸子给三个年轻人看,当中司马长空便直接笑着开口了:“你们三个不错,这些年外放以后,把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确实有扛起咱们洪门脊梁骨的能耐!”

    “司马叔叔的过奖了。”

    “……”

    一番寒暄之后,七虎中的卫恒率先切入正题,看了眼身边的人,轻声道:“你们说这一次大少爷忽然叫咱们回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有人摇头,有人沉思。

    过了良久,赫连皓轩终于开口,道:“我看……八成不是什么好事。”

    司马长空挑眉,问道:“为什么?”

    “你们抬头看最顶层!”

    赫连皓轩指了指洪门总部那幢大楼的顶层,只见,在那云霄之上的楼顶上,竟然垂落着一朵大大的白花!

    因为位置不明显的原因,所以刚才几人都没有注意到,现在赫连皓轩点出来了,他们也是都看到了,顿时,一个个面色大变!

    只有在他妈的有丧事的时候才会挂这种白花啊!

    “想到了?”

    赫连皓轩脸上挂着一丝苦笑,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道:“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八成是咱们洪门有什么大人物没了,所以磊哥才这么急匆匆的唤咱们回来,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

    在洪门里,去世后有资格让总部挂上白花的人不多,也就那么几个,各个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只是不知,如今这去世的人,究竟是谁!

    几人没有过多讨论,并肩子一起进去了,可等进了大厦,更是惊讶!

    只见,但凡是大厦里的人,全都身上戴孝!

    七虎与三个年轻人更加惊骇了,心道……难不成是左家父子出事了?要不然不至于让所有人都戴孝啊!

    可不等他们讨论,就已经有个头上绑着白布条、身上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每人给他们递上了一个白布条,道:“左先生嘱咐了,所有来的人必须戴孝,然后直接去三楼的宴会厅,不允许在一楼过多停留的。”

    拿着那白布条,三小将倒是没犹豫什么,直接绑在了额头上,只是七虎却犯难了,他们在洪门的资格实在是太老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让他们戴孝的,现在谁他妈知道死的人是谁啊?莫名其妙就拿过个白布条让他们戴上,这不合规矩!

    周庆之是个暴脾气,当时就指着那年轻人骂了起来:“你他妈新来的吧?知道我们哥几个是谁么?就直接给我们个这么玩意儿?”

    “知道,不过就是八虎吧?”

    那年轻人斜了斜眼睛,道:“放心吧,逝者有那个资格让你们戴孝,不,别说戴孝了,就算是让你们跪在地上披麻戴孝打砂锅都有那个资格!哼……别说是八虎,就算是天王老子今儿个来了这里,他都得戴上!”

    “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咱们洪门规矩严苛,咱总得弄清楚才行吧?”

    司马长空显然要圆滑一些,脸上带着笑容试探性的问道:“这位小兄弟,今儿个的这丧……是谁的?!”

    “上去你们就知道了。”

    那年轻人说了一句,就去招呼别人去了。

    “我草,这么叼?!”

    周庆之眼角一抽,当时就准备冲上去给这不知死活的年轻人一点儿教训,却被司马长空给拉住了。

    “老周,别冲动,咱们还是上去看看吧!”

    司马长空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来了这里以后,我这心里就总是有些瘆的慌,正不知道是哪位长辈去世了,可千万别是什么对咱们兄弟很重要的人,要不然……唉,不说了,总之咱们洪门最近不太平,已经去了够多的老兄弟了!”

    说着,司马长空抖了抖那白布条,直接绑在了自己额头上。

    听司马长空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就不挣扎了,最近这段时间,他们洪门里去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连他们的老大哥老瘸子都死在了香港,所有人心里都觉得有些悲哀,情绪不是很高,也就纷纷戴上了白布条,就去了三楼。

    三楼是宴会厅,平时洪门组织什么表演的,几乎都在这里,当然,丧事也是在这里办的。

    如今,整个三楼,已经全是素缟!

    当七虎与三个年轻人进去以后,当时就傻比了!

    只见,会场内一片肃穆,所有来的人,全都自动集结成一个方队站在发言台下面,一股悲伤的气氛在弥漫。

    台上,左磊披麻戴孝坐在一把椅子上,在其身前,是两副棺材!

    棺材上放的遗照……赫然是左谋和左风的!

    七虎和三小将彻底傻比了,瞬间,面色苍白了起来!

    去世的人……居然是雪狐?

    一瞬间,感觉恍如天崩了!

    崩的,是洪门的天!

    ……

    (终于五更了,又写了一个通宵,累的快崩溃了,睡觉去了,求鲜花,希望当俺起床的时候,能看到兄弟们的花花鼓励、、嘿嘿、、)